李敦球:韩美同盟的转型与走向

随着朝韩关系和朝美关系的明显改善与缓和,今年的朝鲜半岛安全形势出现了难得的平静与和平景象。尽管目前朝美之间在弃核程序、进程与安全保障的同步跟进、落实方面存在某些分歧,半岛无核化进度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快,但也不至于会发生什么“高危震荡”,美国也没有提出什么“军事手段仍是摆在桌面上的方案”。朝鲜半岛长期对峙的双方事实上已经实现了“双暂停”(停止核导试验和大规模军演),半岛走向和平的大趋势不可逆转,且成为各方面的共识。在这个背景下,韩美同盟关系也正在逐步发生转型和新变化。

一、韩国能否在2023年收回战时作战指挥权。所谓的战时作战指挥权是指在朝鲜半岛“有事时”指挥韩国军队作战的权力。1953年7月27日朝鲜战争《停战协定》签署不久后,是年10月,美韩签署了《相互防御条约》,美拥有在韩驻军权,这标志着美韩军事同盟的开始。1954年11月14日,韩美签署的《对韩军事与经济援助协议议事录》中规定,“大韩民国武装力量被置于联合国军司令部的作战控制权之下”。1987年,时任韩国总统候选人卢泰愚首次提出要收回作战指挥权。1994年12月,韩国正式从驻韩美军手中收回了平时作战指挥权。2005年9月,卢武铉政府向美国正式提出收回战时作战指挥权。2007年2月23日,韩美达成协议,双方同意在2012年4月17日将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韩国,同时解散美韩联合司令部。2010年,韩国总统李明博与美国总统奥巴马商定将战时作战指挥权的移交推迟到2015年。2013年10月23日,第46次韩美安保会议《联合声明》决定,再次推迟原定于2015年12月1日的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时间,时任韩国总统就是朴槿惠。

韩国国防部长宋永武今年5月11日在出席国防预算讨论会期间表示,韩国拟于2023年从美国手中收回战时作战指挥权。6月28日,宋永武同到访的美国防长马蒂斯举行会谈,双方在会谈后发布的联合新闻稿称,为创造韩军尽早从美军手中收回战时作战指挥权的条件而加强合作。美韩计划于2018年10月在华盛顿讨论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事项。由于韩国总统的任期为5年且不能连任,文在寅的任期将在2021年结束,这意味着收回战时作战指挥权的重任落在了文在寅的继任者身上。8月25日,韩国政坛老将李海瓒(卢武铉总统执政时曾任国务总理)刚刚当选韩国执政党共同民主党的新党首。执政党势头正旺,而保守派在野党衰微,按时收回战时作战指挥权或许是大概率事件。届时,将大大提高韩国在韩美同盟中的自主性和独立性,即由“主从关系”向“伙伴关系”转变。

二、驻韩美军是否会撤走。近期美国总统特朗普发表过涉及撤走驻韩美军的言论,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博士在2017年也曾向白宫建言撤走驻韩美军。对此,东北亚各方的态度是不一样的,有赞成的,也有反对的,如日本就反对撤出驻韩美军。韩国总统外交安全特别助理文正仁今年4月30日在写给美国《外交事务》杂志的文章中表示,若半岛实现停和机制转换,美军驻扎韩国就将缺乏正当性。对此,文在寅5月2日指出,驻韩美军是涉及韩美同盟关系的问题,与韩朝签署和平协定毫无关联。青瓦台一位负责人当天也表示,这是文正仁的个人意见,青瓦台方面认为,与朝鲜签署和平协定后,美军仍需继续驻扎在韩国。韩国在美国驻军问题上一直存在矛盾的心态:一方面认为驻韩美军的存在不仅涉及主权完整,而且是“南北迈向和平进程”的一个重大障碍;另一方面又认为韩国当前很难摆脱美国的安全保障,这是韩国防范北方的救命稻草。

美国防长马蒂斯当地时间4月27日在五角大楼会见波兰国防部长布莱查克时这样谈到朝鲜问题:“只要愿意好好谈,很多条件美国都可以答应。为了签署和平协议,我们甚至可以撤军。”美国《华尔街日报》5月6日报道,特朗普声称美国每年为驻韩美军花费约12亿美元。驻韩美军费用“各承担一半”的协议将于2018年年底到期。特朗普威胁称,如果韩方不能承担所有费用,美国可能将考虑撤出驻韩美军部队。美国似乎是在敲打韩国。

其实,撤走驻韩美军并不符合美国在亚太乃至全球的战略利益。美国总统特朗普8月13日在纽约州一处军事基地签署国会参议院和众议院通过的“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该法案要求驻韩美军必须保持最高战备水平,为半岛的潜在冲突做好准备并支持该地区的导弹防御演习。法案还禁止将驻韩美军人数削减到2.2万人以下,而且撤走驻韩美军必须取得国会的批准,且除非国防部能证明这符合美国的利益和盟友的安全。这意味着美国在韩国保持驻军的态势不会改变。

三、韩美同盟转型并与印太战略对接。驻韩美军目前的人数是2.85万人,美国正将驻韩美军总部从首尔迁往首尔以南70公里的平泽汉弗莱斯军营。在朝韩关系和美朝关系明显缓和的形势下,驻韩美军未来的任务和目标究竟是什么?华盛顿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亚太安全项目主任帕特里克·克罗宁直截了当地说:“驻韩美军和韩国军队已经在考虑更广泛的地区任务,可能对旨在展示对半岛以外共同利益和价值观支持的行动越来越有兴趣,包括南中国海以及印度-太平洋部分地区。”美国国务卿蓬佩奥8月13日通过国务院发布讲话资料祝贺韩国光复73周年,他高度评价韩国的民主主义、自由、人权以及法治,称这些价值为提升韩美在印度-太平洋地区的和平与安全、加深国民之间的纽带、深化经济关系、实现广泛合作伙伴关系、紧密同盟关系发挥作用。可见,美国欲将韩美同盟关系纳入印太战略体系。

韩国外交部8月24日发布新闻稿称,韩美两国外交官员当天在首尔外交部就韩国政府推进的“新南方政策”与美国的“印度-太平洋战略”(简称印太战略)进行了磋商。双方认为,追求开放性、包容性、透明性的新南方政策与印太战略互补性强,并商定通过两国政策对接放大乘数效应,进一步扩大两国合作范围。从根本上来说,美国的印太战略就是其重返亚太战略、亚太再平衡战略的升级和拓展,意图在更大的战略空间范围内遏制和堵截中国向外发展的势头。所以,韩美同盟的战略转型将极大地影响亚太地区的地缘政治和地缘安全格局。

(作者为著名国际问题专家、曲阜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本栏目特约评论员)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