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永恒:化社会戾气为改革进步的动力

改革开放四十年来,人们有了越来越多的获得感,这是改革开放的重要社会心理成就。但是,很多人也在思考,为什么社会中的“戾气”却在日益增长。近来,经常看到这样的社会新闻:不系绳子的宠物狗威胁到小孩,孩子母亲防御性地驱赶了一下,竟然招来狗主人的谩骂与殴打;一个女乘客仅仅因为公交车乘过了站,可以不顾全车人的安全,情绪激动地强夺驾驶员的方向盘;菜市场边的几句争吵,就引来杀身之祸。很多人不禁会问,为这么一点小事值吗?人与人之间应有的尊重、理解、宽容和温情到哪里去了?

其实,这些公众行为和心理健康问题的背后,隐藏的是一种内心的挫败感。一部分人,尤其是年轻一代获得成功有一个漫长的过程,使得他们的获得感相对不足,随之而来的不公平感、剥夺感以及挫败感成了许多人的基本心态。他们常表现出心怀不满、容易发怒,总感觉自己吃亏,情绪处于易被激惹状态。因此,剥夺感、不公平感、挫败感就成了社会戾气背后的心理根源。在笔者看来,解决社会戾气我们需要从以下三方面着手:

打造机会更加均等的社会机制

人们的获得感不仅来自收获的“结果”,更多的来自能够得到发展的“机会”。机会的公平是一个社会“起点”上的平等。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在构建机会均等的社会机制方面取得了不小的进步,但违反机会均等的事情却又不时出现,年龄歧视、性别歧视、学历歧视、身份歧视等,很多人或许早已见怪不怪了。比如,有的高校招聘博士要求不得超过35岁,海归博士不得超过40岁,这种标准在世界其他国家可以说完全没有;有的招聘单位明确拒绝女性;有的企业招聘要求必须是“211”或“985”的大学毕业生。这些五花八门的就业歧视可以说是违背了唯才是举的基本原则,破坏了机会均等的就业机会,从而导致很多人产生了强烈的被剥夺感。这也就是社会戾气和屌丝心态产生的重要根源。

公平的社会首先表现为就业机会的均等,这是一个社会起点的平等,不应设置歧视性的原则与规定。在一个越来越专业化的社会中,唯一的就业限制只能是专业水准的限制。比如在美国,很多企业、学校和政府机构的显眼地方都能看到一个公告,其题目就是“公平的就业机会是法律”,谁要搞歧视,别人随时可以告上法庭。国家通过立法,保证就业机会的大致均等化,这是社会公平最基础性的工作。现实社会中就业难,门槛太多,给无数的人尤其是年轻人带来了强烈的剥夺感与挫败感。

改革社会激励机制,体现过程的公平

当下,我国社会一个突出的问题是,随着资产价格的攀升,尤其是房地产价格的非理性上涨,资产激励的作用越来越强,劳动的激励却严重被削弱。面对十年前的房价,年轻人年收入有5万就能获得满足感,劳动的激励是很明显的。然而,由于投机、炒房等因素,今天年轻人的年收入即使达到10万、15万也不会有太多的满足感,只要他们需要购买住房、只要还有沉重的房贷要还,他们就会感觉自己是“穷人”,就会对劳动收入感到不满,而社会劳动收入的激励就这样在高资产价格面前被极大地削弱了。在社会中,有本钱“玩”资本运作的,受到资本激励的永远是少数人,能够劳动致富,通过劳动的激励而成长的人永远是多数。一个社会正常的激励机制一定是鼓励更多的人勤奋与努力劳动,而不是成天去想着投机与运作资本。

近年来,我国的一个重要改革思路是减少“劳动税”,增加“资本税”,这是正确的选择。根据新的税法,今年劳动收入税的税率已经降低,税负减少,这对于强化劳动的激励有重要意义。与此同时,逐步推出房产税,这不仅能使社会资源得到合理利用,政府获得稳定的、制度化的收入,也能促进社会公平,更重要的是它改变了社会激励机制,即更多地鼓励人们勤劳致富,减少由于过度的资本激励带来的社会躁动。这一激励路径的转向对促进社会公平有重大意义。

促进结果的公平是必要的

促进结果公平对社会中出现的不公正现象具有补救功能。中共十八大以来,党和政府实施的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提高了全社会的医疗保障与社会保障标准,以及困难群众和老年群体的救助标准,这让弱势群体有了基本的底线保障。同时,我国的整体社会保障水平也随着国家经济的发展不断提高,这就体现了获得与结果的公平,这些措施对于促进社会公平正义起到了重要作用。这样的公平也让人们看到了希望,感受到了我们这个社会的人文情怀,也促进了公众的心理健康。

事实上,面对社会中的种种戾气表现,我们不必悲观,我们看到的是改革的责任。通过改革,不断推进社会机制中起点公平、过程公平、结果公平的构建,才是解决问题的正确路径。当年轻一代感受到身边有成长的机会,当我们各个社会群体都有希望与梦想的时候,当人们的心中充满阳光的时候,社会中的各种戾气就会逐渐远离我们而去。(作者是四川师范大学教师教育与心理学院教授)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