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波:加强学习,克服事务主义倾向

又是年终,不时听到一些在机关工作的朋友唠叨,最近特别忙。一个“忙”字,反映了在改革进入攻坚期的今天,政府部门肩负的任务既繁重又紧迫。对于正在加速走向世界舞台中央的中国来说,事多且难无疑构成一大国情。但事务主义的出现与发展却与这一背景没有太多关系。就当前表现而言,事务主义主要有以下三种突出形态。

一种表现形态是只做不思。上面怎么部署和安排,下面就怎么贯彻和落实,貌似执行力强,马上就办,不打折扣,甚至层层加码,其实不从实际出发,缺乏学习和思考,概括而言是只听做什么,不问为什么。这种简单化执行呈现的只有工具性意义,不仅缺乏实践的主动性和创造性,更缺乏实事求是精神。

另一种表现形态是有事无人。内心有强烈的政绩冲动,只想着如何把事情搞出彩。在此思维作用之下,往往只谈成绩,不谈问题,只谈事情,不问效果。“文山会海”反弹,基层干部案牍劳形、疲于应付,结果脱离了真、实。群众满意应是我们工作的唯一标准和最终目标,表面工夫禁不起现实的推敲和历史的检验。按照毛泽东的话说,“沾沾自喜于一得之功”,“没有远大的前途”。

还有一种表现形态是痕迹管理。在一定意义上,强化痕迹管理针对的是长期以来不认真学习和工作的问题,有其现实必要性。但痕迹管理切不能陷入痕迹主义之中。不能只问痕,不看心,只问过程,不看效果,只问定量,不看定性。一些科研机构年终科研人员业绩考核,只重点依据论文发表的刊物级别和数量进行评价,至于论文的学术价值如何,人家早准备好了回应:不是已经有刊物确认过了吗?说到底,这是一种偷懒的评价,是一种外部的评价,没有完全进入实质和内容之中。

当下事务主义倾向的出现和发展,从一个侧面折射出当前一些干部的精神状态:拒绝思想、回避问题,缺乏事业心和担当精神,体现出对党的理论和政策的片面理解和消极应对,干事业仅凭借“空挡滑行”的惯性力量维持。

事务主义虽然不能简单地与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等同,却是滋生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的温床。如果任由其泛滥开来,会助推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影响健康力量作为的机会空间,挫伤他们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人人负责可能滑向人人避责,须引起重视和警惕。

加强学习无疑是克服事务主义的基础性工作,干事先学习,思定而后动。改进与完善考核评价体系为当务之急,应扭转评价导向,强化实质和效果评价,弱化形式和过程评价。比较而言,加强领导干部正确价值观和政绩观的教育与监督是根本之策,因为是否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根本立场和政治原则,已成为今天讨论事务主义最具根本性的问题。(作者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