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海潮:美国为反恐留下 “半拉子工程”

“9·11”事件是美国立国以来本土首次遭受重大军事打击,更是美国历史上的最重大而且改变了美国历史轨迹的事件之一。小布什总统领导的“新保守主义”政府在获得联合国授权的情况下,以反对国际恐怖主义的名义,率领北约盟国入侵主权国家阿富汗,所言不彻底消灭“基地”和塔利班两大恐怖组织誓不收兵。出兵阿富汗是北约盟国首次在传统防区之外进行军事行动,是实施“北约新战略概念”的重要步骤,因为事关北约前途,“只许成功”。布什政府视反恐为美独裁世界全球战略的重要机遇,随后便发动了伊拉克战争,开辟利比亚和叙利亚战场,剑指伊朗,结果却事与愿违。极度战略透支使美国迅速从顶峰跌落,特朗普在竞选和当政后多次提出从阿富汗撤军的政策意向,要求盟国分担军费并补交“保护费”。

2017年月8月2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弗吉尼亚州迈尔斯堡军事基地发表“阿富汗和南亚新战略”讲话,对竞选及当政后反复强调要从阿富汗撤军的政策意向做出颠覆性修正,宣布将向阿增兵。特朗普指出,美国进行的这场史上最为漫长的战争,耗资和伤亡巨大却未达目的,草率撤军留下的真空将由包括“伊斯兰国”和“基地”组织在内的恐怖分子迅速填补,阿富汗又将回到“9·11 ”事件之前。美国从伊拉克错误撤军使来之不易的成果又落入恐怖分子之手,“伊斯兰国”组织得以发展壮大并占领美国士兵用鲜血解放的城市。美国不能在阿富汗重蹈伊拉克覆辙。阿富汗和巴基斯坦是世界恐怖组织最为集中和最为活跃之地,对世界安全构成极大威胁。为使业已做出的巨大牺牲不付诸东流,仍需继续战斗。美国将不再提从阿富汗撤军时间表,将根据形势发展做出不同决策。“我们必须应对此时此刻世界的现实——我们眼前的威胁,今天所面临的各种问题,以及仓促撤军所带来的可预测的后果。”

特朗普对美国在阿战略取得胜利所下定义为:消灭伊斯兰国,毁灭“基地”组织,防止塔利班接管阿富汗,阻止出现针对美国的大规模恐怖袭击。同时承认单靠军事力量既无法给阿富汗带来和平,也不能阻止恐怖主义,军事力量只能是为实现持久和平的政治进程创造条件。

特朗普宣布对美国的阿富汗和南亚战略做出根本改变:根据战场变化决定军事行动,赋予战地指挥官开战与临机处置之权;美国将不再负责阿富汗重建和管理,只负责反恐和帮助阿政府军与塔利班战斗,或寻求包括塔利班在内的政治解决方案;不再容许巴基斯坦庇护恐怖组织的行为,巴若不改变以往做法并配合美在阿战略,将受到严厉惩罚;拓展与印度的战略伙伴关系,在地区安全问题上加强对印合作,希望印度在阿富汗重建问题上协助美国;要求北约盟国支持美对阿新战略,与美一起增加军力和财政支出;美国将执行原则现实主义,不再运用军事力量寻求在遥远的地方建立民主国家,不再要求别人改变其生活方式,不再试图以美国方式重建其他国家。

美国随后宣布将向阿富汗增兵4000人,后又增兵3000人,使驻阿美军人数达到14000人。北约军事委员会、美军参谋部和驻阿联军司令部相继呼吁北约盟国向阿增兵,但除了阿尔巴尼亚同意在现有83人的基础上增兵30人外,其他北约盟国者未响应。这与“9·11”事件发生后所有北约成员国共同喊出“我们都是美国人”,积极参与阿战的情景形成鲜明对照。

2018年12月19日,特朗普宣布将于2019年春季从叙利亚撤出全部2000美军。特朗普指出,美国没有义务充当“中东警察”,本来半年前就要撤军,在接受建议后予以推迟。美国担当中东警察,付出了珍贵的生命和数万亿美元的损失,什么都没有得到。我们尽力保护的人却不领情。“伊斯兰国”的敌人本是俄罗斯、伊朗和叙利亚,我们干了他们的活。现在是回家和重建的时候了,是该别人战斗的时候了。特朗普同时宣布将从阿富汗撤出7000名驻军。

马蒂斯防长于次日递交辞呈,把与特朗普的分歧公之于世。辞呈说总统需要一个更加服从意见的防长,又说美国虽然没有充当世界警察的义务,但必须“尊重盟友”。应该尽力维护对美国安全、繁荣、价值观有利的国际秩序,努力通过与盟友的团结使自己强大。美国的强大与保持与盟友及伙伴的密切联系密不可分。

英法德国三大欧洲盟国的强烈反对美从叙撤军,认为恐怖主义对欧洲的威胁并未消除,英法不会从叙撤军,希图以此拉住住美国。正在乍得访问的马克龙总统称赞马蒂斯是“可靠的对话者”,“盟友就是要并肩战斗”。马蒂斯称将于2月底离职前出席北约防长会议,欧洲各国防长都希望届时与之会晤,以表“惜别之情”。特朗普对马蒂斯公开发表辞职信深感恼怒,当即称马将于12月底离职,副防长沙纳罕将于2019年1月1日起代理防长。还留下一句话:“盟国很重要,但不能利用美国”。

2019年1月26日,美国阿富汗问题特使哈利勒扎德宣布,在卡塔尔与阿富汗塔利班代表经过6天的谈判,为结束这场长达17年的战争达成框架协议,虽然“工作量仍然很大”,但塔利班已承诺将不会使阿富汗成为国际恐怖主义的平台,美国已感到“非常满意”。参加会谈的美高官称会谈对外国军队从阿撤离取得了“象征性进展”,就停火问题还将继续谈判,因为不停火,就无法撤军。双方商定于2月25日在卡塔尔开启第二轮会谈。塔利班发言人穆贾西德称,外国军队从阿撤离问题不解决,其他方面将难以取得进展。

哈利勒扎德从卡塔尔直接飞抵阿富汗,向阿总统阿什拉夫·加尼通报与塔利班会谈慰问。外界注意到,美虽声称与塔利班达成的任何协议都要经过阿政府同意,但阿政府却被排除在卡塔尔谈判之外。且塔利班把阿政府称为美国傀儡,拒绝与阿政府谈判。阿政府与塔利班无接触,才是问题的实质。阿总统加尼呼吁塔与阿政府进行直接认真的谈判,不要忘记这场战争的受害者阿人民,和平进程也应该由阿自己掌控。阿总统加尼指出,外国军队在阿是基于国际协议,不是长期需要,“没有一个阿人希望外国军队长期留驻在自己国家。”“外国军队驻阿当时是基于一种需要,这种需要已发生根本性变化。”

美国在阿最多时驻军达10万之众,除了2400名士兵阵亡和万名伤兵之外,20多个北约国家以联合国之名反恐长达17年的反恐战争,并无实质进展。美首次正式声称与塔利班谈判取得突破,承认与塔利班从未如此接近于达成协议,认真开启和平进程。但塔利班只是口头承诺,在核心问题即参与阿政府共同推动国家和平进程问题上未有任何涉及。美国与塔利班达成真正的和平协议路途还长,不能过高估计。迹象表明,特朗普要想从阿富汗和叙利亚脱身的愿望确有几分真实性。所谓的“最新进展”,外界又担心特朗普只是为了尽快从阿脱身而做的表面文章。美国撤军后阿是否会再度陷入混乱,那就与“美国优先”无关了。

美宣布从阿撤军和与塔利班会谈取得进展后,意大利宣布将在一年内撤出在阿参与北约“保障行动”的900名士兵。

自从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把中俄列为最大威胁,国际恐怖主义从首位后移至朝鲜和伊朗之后的第三位,美对外战略重归大国争夺和遏制对手的昔日轨道,大国地缘战略竞争和军备竞赛重新成为美国对外战略的首要选择。美国对外战略转身为国际关系注入了新的动荡因素。

美国自“9·11”以来的“全面反恐战争”并未取得预期效果,仅是一个“半拉子工程”,“战略转向”绝非想象的那么容易。特朗普要从阿富汗和叙利亚撤军的行动尚未开始,世界各地的恐怖活动便出现重新活跃之势。对美中东政策和与俄战略对立加剧退出中导条约的做法,欧洲盟友深表忧虑,美欧分歧进一步加深。这一点,在马蒂斯辞职问题上的表现尤为明显。美国应该记得,在阿富汗反恐未取得进展的情况下,小布什开辟伊拉克战场的教训?美国率领北约盟国在阿富汗反恐,本想把北约成为冷战后美国在全球扩张的主要工具,成为“一场失败的试验”。特朗普宣布将从叙利亚撤军,颠覆合法政府的“阿拉伯之春”美梦破灭。美国以反恐名义发动的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战争均留下无穷隐患。美国自己付出沉重代价,世界还要为美国的行动继续付出代价。美国正在把世界许多矛盾都集中到自己身上。(作者为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欧洲中心主任,前驻外大使)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