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颜色革命解决不了委内瑞拉的危机

在美国公开的强力推动下,委内瑞拉政治危机进一步升级。英国、德国、法国、西班牙等几个欧洲国家上周六声称,如果委内瑞拉8天内不宣布大选,它们就将追随美国,承认反对派领袖瓜伊多为总统,马杜罗则在27日拒绝了大选要求。26日应美国要求召开的联合国安理会紧急会议,各方态度分裂,甚至对立,未能通过任何决议。

委内瑞拉其实就是发生了一场“颜色革命”。而“颜色革命”对委内瑞拉这样实行五权分立和选举制的国家,将产生什么样的影响还是一个未知数。瓜伊多自行宣布自己为临时总统,立即得到美国等外部力量的支持,这本身就不是民主的方式。马杜罗获得连任的2018年总统选举,即使如反对派所指责的,存在纰漏,但毕竟走的是宪法程序,比当前反对派采取的方式更民主。

委内瑞拉危机应当说很深刻,也是全方位的。不可能说换个政府,这些危机马上就能化解。有可能是,旧危机未能化解,新危机却应势而生,让委内瑞拉的局势更加复杂。

马杜罗有数百万平民的铁杆支持,要想颠覆他的政权,必将让委内瑞拉同时付出巨大政治代价。即使真的政权更替,谁能保证马杜罗的支持者不会像今天的反对派一样闹事?国家秩序何以建立?

美国答应给反对派2000万美元,但它会给委内瑞拉巨额援助,为解决该国诸多经济和社会问题埋单吗?特朗普政府一直在削减对外援助,答案必然是否定的。混乱的国家里,做反对派比执政容易多了,因此“颜色革命”显然无助于解决委内瑞拉的问题,只会让这个国家像烙着的饼一样翻过来,继续被火烤。

马杜罗政府能否稳住局势,面临严峻考验。外部压力是巨大的。目前军队仍效忠政府,但委驻美国武官带头并号召军队倒戈,这种情况存在发酵的可能,军队中的中下层官员和士兵是否会长期效忠马杜罗政府,将是局势的关键。

西方国家当年集体反对叙利亚巴沙尔政权,但后者在俄罗斯的坚决支持下挺住了。莫斯科现在也公开力挺马杜罗政府,叙利亚的情形能否在委内瑞拉重演呢?一方面拉美被美国视为后院,美国为倒马杜罗下的力气估计会更大。另一方面,拉美有古巴在美国长期制裁下存活下来的例子。一切都是不确定的。

现在委内瑞拉不同政治派别的斗争搞成了你死我活,这太让人遗憾了。拉美最重要的是政治稳定,那里的左右派斗争是世界最突出的之一,让那些斗争得到控制是所有拉美国家的共同利益。现在美国帮着引爆了委内瑞拉的政治对抗,这无论如何都是在害这个拉美国家。

拉美过去的左翼政权屡次遭遇政变,甚至美国的直接军事干预。拉美右翼往往有点太着急了,而且一旦自己力量不足,就容易惦记引入外来干涉扶持自己上台,可这是对本国长远利益的损害。

如果委内瑞拉本国的力量通过协商能够化解当前的危机,将是该国之大幸。否则将会面临对国内结构和宪法秩序的一场大破坏。所有委内瑞拉人、包括反对党在内将一起为此埋单。还可以想见,委内瑞拉将不得不在这个过程中丧失部分主权,受到美国更加随心所欲的摆布。这应不是委内瑞拉国民愿意看到的结果。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