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建国:专注赋能县域高质量发展和乡村振兴

县域与农村,高质量发展和乡村振兴。

1月22日,2019政务V影响力峰会扶贫分论坛上,老杨会客厅特别专场“压轴”亮相,而上述两组词汇,就是包括老杨会客厅在内的整场论坛的主题词,也是笔者长期持续聚焦的方向。

无论是嘉宾规格、数量还是领域、内容,2019政务V影响力峰会扶贫分论坛暨金梧桐县域服务计划启动仪式都称得上过去一年以来全国县域最顶级峰会。

这场由人民日报社新媒体中心主办,新浪微博和金梧桐县域论坛联合承办的活动,几乎聚齐了过去几年,深耕县域和农村的各领域“佼佼者”。

这里面既有过去一年全国县域高质量发展最好的县域政府代表及案例,也包括农村电商、三农大V,积极助力精准扶贫的央企代表、新农人和明星代表,农村电商、社交电商、新零售企业代表和权威主流媒体等等。

正是在这样一场全国县域最顶级峰会上,在集聚了全国县域高质量发展最佳样本面前,老杨会客厅金梧桐县域论坛特别专场“压轴”亮相。

金梧桐县域论坛主席、工信部领军企业100家上市培育工程导师梅绍华、鄢陵县县长李东岭、商水县副县长韩秀娟、辽宁省法库县副县长赵永硕、北京工商大学区域金融工程研究中心主任杨德勇、社区团购专家订单兔创始人连杰、新农人联合创业推动者毕慧芳、农优一百创始人李恩伟,构成了本次特别专场的嘉宾阵容。笔者照旧已主持人的身份与上述嘉宾围绕“县域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创新路径”展开深度对话。

细分起来,八位嘉宾,包括河南省鄢陵县、商水县、辽宁省法库县等三个县域政府代表,包括县域金融、农产品上行等县域高质量及农村电商领域专家、学者代表,也包括县域商业、品牌等参与县域高质量发展的优秀企业代表等。

这些嘉宾几乎涵盖了县域高质量发展以及以农村电商为重点的乡村振兴的所有重大领域和跑道,而这保证了过去一年县域和乡村振兴经验涉及的“宽度”。

而“厚度”更多地来自于本场对话嘉宾各自发言内容的深度。

更关键的是,在介绍经验和模式之前,几乎所有嘉宾都谈到了各自在实际工作中,所体验到的县域经济高质量发展以及乡村振兴中存在的问题和难关。

从县域政府代表来看,鄢陵、商水、法库分别代表着五大发展理念中的绿色发展、共享发展、创新发展的典型案例。

  

鄢陵县县长李东岭

以鄢陵县着力打造的“生态经济”样本为例,就解决了一些地区在践行绿色发展理念时,存在的一种现象:将“绿色”和“发展”隔离。

有些区域,在践行过程中,仍然采取着运动式、被动式的“环保”思路和方法,或者一禁了之,或者一刀切;有些区域,把重点放在“绿色”上,没有平衡好绿色和发展之间的关系。

而笔者认为,践行绿色发展理念的关键,在于做好绿色增长,从系统的角度看,包括建立健全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的经济体系,而且这套体系需要要有一整套产业体系和结构来支撑,包括相关的产业园、产业、企业和项目等等。

这方面,鄢陵县打出了一整套绿色发展产业“组合拳”。

对话中,鄢陵县长李东岭分别用三个关键词和三句话,总结了鄢陵”“生态经济”体系,包括花木产业、生态优势、融合发展,包括以花木改善生态,以生态承载旅游,以旅游繁荣三产。

李东岭着重介绍鄢陵在融合发展方面的经验,他说,借助与花木产业,以及花木产业带来的生态优势,鄢陵走上了一条三产融合、高质量发展的生态经济发展之路,包括花木深加工产业,继续做大做强花木产业,也包括花木产业结合生态优势,打造出来的文化旅游品牌,绕着健康发展的发展战略和健康中原的建设,积极争创国家健康养老示范区等等。

对话中,李东岭举了一个数字:2018年鄢陵文化旅游的综合收入已经突破了60亿元,成了该县重要的经济来源之一。

可以说,生态经济的 “鄢陵样本”真正实现了以产业生态化为导向,完成从粗放发展向绿色发展的转变、从线性发展向循环发展的转变、从高碳发展向低碳发展的转变,在践行绿色发展理念过程中,真正找到了绿色发展的内生动力。

  

商水县副县长韩秀娟

而高质量产业脱贫的“商水样本”解决那些问题呢?

笔者在全国考察时注意到,当下不少地方,尤其是中西部地区,在产业扶贫过程中,面临着基础设施不完善、资金短缺、产业基础薄弱、自生动力不足、存量劳动者素质偏低等许多共性问题。

此之外,随着产业扶贫的不断深入,脱贫工作的不断推进,牵扯涵盖的范围越来越广,也暴露出了几个新的、更深层次的问题:

包括产业扶贫与乡村振兴战略处于脱节状态。未来三年将是我国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战略实施并存和交汇的关键时期。产业扶贫需要主动有机衔接、全方位融入到乡村振兴的大战略中去,以此筑牢产业发展基础、改善基本公共服务、提高治理能力,巩固扩大脱贫成果;

包括一些地方的扶贫产业,本身在经济形势剧烈变化的当下,面临着多重压力,暴露出来了包括产业链不完整、产业附加值低、地处产业链中低端、扶贫项目小、乱、散等问题,急需进行二次升级等等。

而作为作为中西部地区代表性的传统农业大县,商水围绕高质量产业扶贫,形成了一套成体系的做法和经验。

对话中,商水县副县长韩秀娟重点阐述了该县高质量产业扶贫模式,一方面,包括“特色产业+电商平台+贫困户”的发展模式,在打赢脱贫攻坚战的道路上,商水利用公路、铁路、水路等交通优势,打通内外路径;另一方面,通过“渔网产业链”带动农民脱贫,把脱贫攻坚与招商引资项目建设、城乡融合发展等工作有机结合,形成县域经济发展与脱贫攻坚双轮驱动、互促并进的良好格局。

可以说,商水破解了新常态下产业扶贫二次升级难题,探索出了一条高质量产业扶贫的“出彩商水”答卷。

2018年同样也是乡村振兴元年,而农村电商高质量发展则是其中重要的产业内容。

当前县域电商,尤其是县域农村电商发展,也进入了“深水区”,县域电商已经来到了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但由于不少县域农村电商前期发展中,普遍存在着与产业规划脱轨、引入企业水土不服等问题,在朝向高质量转型时内生动力不足、转型进展缓慢。

  

法库县副县长赵永硕

对话中,辽宁省法库县副县长赵永硕指出了当下农村电商发展中一个普遍存在的问题:流量门槛过高。

赵永硕说,目前的传统的农村电商主要是靠流量支撑进行交流,而流量越来越贵,门槛也越来越高。对于一个县域来讲,存在着三个难点,第一个是传统电商的准入标准非常高,县域企业很难介入。第二个是产品品类有限,SKU不足,流量不能得到转化。第三个是企业烧钱的电商,就是说企业得通过上平台去购买流量,才能够增加销量,所以县域都是一些中小企业,砸不起钱。

而农村电商高质量发展的法库模式,则通过打造智慧法库县平台,解决传统电商痛点,取消门槛设置了,打通流量通道,塑造企业品牌,注重电商与产业融合。通过充分发挥企业优势拉成产业链,倒逼农业产业结构的调整,促进产业发展。除了县域政府主导模式之外,也有来自企业、专家学者的角度。

  

北京工商大学区域金融工程研究中心主任杨德勇

比如北京工商大学区域金融工程研究中心主任杨德勇提到当下县域金融市场,基本处于初始状态,地方政府实际支配金融能够有限,而这也成了制约县域高质量发展的金融短板。

  

农优一百创始人李恩伟

比如农优一百创始人李恩伟指出,县域仅有公共品牌还不够,而应该构建五位一体的品牌矩阵;农业散养散种比较普遍,需要龙头企业带动散户和合作社等;

  

新农人联合创业推动者毕慧芳

比如新农人联合创业推动者毕慧芳强调,县域电商一定要做好顶层设计,要真正找到找准最优势的点,而不是所有曾面一起推进;

比如订单兔创始人连杰则指出,农产品上行需要新的渠道,尤其是要重视县域本地升级;

......

正是对“问题”的诚恳表述,凸显出了之后经验和模式的来之不易,以及凝聚了投身县域和农村的各界人士的多少智慧和心力。

  

金梧桐县域论坛主席梅绍华

对话最后,金梧桐县域论坛主席、工信部领军企业100家上市培育工程导师梅绍华用“县域经济就是特色经济”,总结了本场对话留给县域高质量发展和乡村振兴的核心经验。梅绍华建议,每一个地方应该根据当地的自然资源和客观条件和产业优势做好特色经济上的文章,而且要实现差异化和错位化的发展。

本次论坛上,除了老杨会客厅特别专场之外,笔者还“意外”收获了两个奖项:“年度扶贫助威团影响力人物”、“金梧桐年度十大网红人物”。

  

杨建国获颁年度扶贫助威团影响力人物奖项

关于前者,大会组委会给出了这样的颁奖词:在微博上有这样的团队,就是微博扶贫助V团,连接着微博各垂直领域的大V通过线上传播,线下走访,精准对接扶贫的宣传和助推农产品的销售转化,助力脱贫攻坚。

  

杨建国获颁金梧桐年度十大网红人物奖项

关于后者,笔者认为更多是颁给由笔者参与传播的扶贫助农的“网红产品”,曾经考察调研过的扶贫攻坚样本县域,以及一路见证成长的新弄人,不断涌现的农村电商创新模式。

而这个奖项的意义,就是希望能够带动更多的人,跟随先行者的脚步,关注扶贫助农,让更多人能够发现那些优秀产品、新农人和涉农产业创新模式,从而能够让更多县域,更多新农人,更多农村发生美好的变化。

最后,就像本次论坛的名称一样,所有的光,将会更多聚焦“扶贫”,聚焦县域,聚焦农村农业创新发展。

专注赋能县域高质量发展和乡村振兴,也将一直是笔者以及老杨会客厅坚持的初心。(文/中国产业集聚研究专家、老杨会客厅创始人  杨建国)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