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木:特朗普政府搞砸了美欧关系

自特朗普入主白宫以来,美欧之间裂痕加深,日甚一日,其不堪状况在2月中旬举行的慕尼黑安全会议上有淋漓尽致的展示。在大会发言中,美国副总统彭斯一点不给东道主面子,粗暴发难,就一些双边和多边重大问题,对欧洲一通数落。作出欧洲领军人物,德国总理默克尔则针锋相对地逐条反驳,宣泄欧洲积存已久的对美国的怨气。对此,《纽约时报》给出的评论是:“欧洲和特朗普之间的分裂变得公开、激烈并且具体。”

这种看法不失为精准。

在会上,彭斯要求欧盟国家退出伊朗核协议,抨击德法英等国家无视美国作出的制裁伊朗的决定,容许欧洲企业继续在伊朗开展业务”,他口气强硬地说,“现在是我们的欧洲伙伴停止破坏对伊朗制裁的时候了。”对此,默克尔质问道:“对美国人来说,突然迅速从叙利亚撤军是个好主意吗?这难道不会再次加强伊朗和俄罗斯的能力?”德国坚持不退出伊核协议的立场。

就北约军费开支问题,彭斯在会上称赞一些国家提高了军费,但警示一些国家的军费支出仍未达到占GDP 2%的指标。而默克尔早就警告“不要盲目扩军”。

在大会发言中,彭斯重申,美国强烈反对连接俄罗斯同德国的天然气管道“北溪一2号”输气工程。默克尔回应称,“没有人反对从美国进口液化天然气,但是将俄罗斯排除在外是错误的战略信号”。该项工程在照常进行。

《华盛顿邮报》评论指出:一向对激怒特朗普持谨慎态度的默克尔带头指责特朗普政府将盟友视为对手的倾向,并“点对点”地发出尖锐批评。她的讲话似乎提供了急需的宣泄,欧洲大部分国家对美国的对抗行为积怨已经酝酿了两年。

慕安会历来是美欧协调分歧的场所,这次历时3天的会议却成为双方全面展开争执的平台。有专家指出,这完全是特朗普所赐。

还值得一提的是,彭斯在会上老调重弹,宣称华为等中国电讯公司对美国和欧洲盟友“构成威胁”。就在慕安会结束的第二天,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称,英国国家网络安全中心认定,“英国政府确认在5G网络中使用华为设备的风险是可控的”。英国是“五眼联盟”成员国,英国政府的这个结论很有可能被其他欧盟国家效法,以此为理由,继续使用华为设备。该报评论说,“这一结论沉重打击了美国说服盟友把华为挡在电信高速系统门外的努力”。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上述现象的出现,决非偶然,是欧洲对特朗普怨忿情绪的一次爆发,是当前美欧关系的真实写照。欧盟国家实在难以容忍特朗普变本加厉地推行各种“主义”:“美国第一”的利己主义,抛弃国际合作的单边主义,对抗自由贸易的贸易保护主义,出尔反尔的实用主义,颐指气使的霸凌主义……令人眼花缭乱的“特朗普主义”搅乱了正常的世界秩序和国际准则,使欧洲国家利益受损,尊严蒙羞。

具体说,欧洲对美国的一些作法尤其耿耿于怀。

冷战结束后,欧洲国家想走一条减少军备、发展经济、提高国民福利的道路,应该说这是正确的选择,但却为美国所不容。特朗普执政后,不仅美国大幅提高军费,加强军备,还不依不饶地逼迫欧洲国家增加军费支出,而且推动北约不断东扩,刺激俄罗斯反弹,使俄欧关系经常剑拔弩张。美国军力强大,又远在万里之外,自然无碍,却把欧洲置于危险境地。

伊核协议是国际社会经过多年努力取得的重要成果,对稳定中东地区的局势意义特别重大。但特朗普断然宣布退出该协议,此举为该地区埋下安全隐患,给IS等恐怖组织卷土重来留出空间,使难民潮随时爆发成为可能。这对欧洲是心头大患,但美国一点不为欧洲着算,只盘算自己在该地区的战略利益。

在巴黎签订的《巴黎气候协定》,凝聚着欧洲人的努力和心血,很符合欧洲人控制地球温室效应、提高大气质量的理念。特朗普下令退出,被认为是对欧洲的“打脸”,带有污辱性。

欧洲国家很担心特朗普今后会更加肆意妄为。《纽约时报》援引德国官员的话,悲观地指出,“没有人相信特朗普会在意盟友的看法和利益了。联盟关系已经破裂”。

联盟关系说到底是利益关系。盟主若不顾及成员的利益,甚至净干损害盟友的事,那么,联盟内出现龃龋、对抗、分裂,是顺理成章的事,同盟自然也就随之名存实亡。当然,美欧同盟还没走到这一步,但事情从量变到质变是世间不变的规律。有专家认为,若“特朗普主义”继续得势,美欧关系将会沿这个方向向前推进。

美国皮尤研究中心的一项最新调查结果显示,欧盟国家的半数民众不信任美国。这也算是特朗普搞砸美欧关系的新注脚。(劳木)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