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敦球:解决半岛核问题不可能一蹴而就

3月15日,朝鲜外务省邀请各国驻朝大使馆代表和驻朝外媒记者召开记者会,外务省副相崔善姬在记者会上表示,“朝鲜正考虑停止与美国的无核化谈判”。这一表态引发各方关注,半岛无核化进程又添新变数。

崔善姬在记者会上的讲话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的要点和特征:

其一,朝美行动不同步、不对等,可能终止对话。崔善姬对上月河内“金特会”没有达成任何协议深感失望。她说:“朝鲜15个月来停止试射导弹和核试验,但若美方不采取相应措施,朝鲜则无意让步或继续展开对话。”

其二,美国无意取得成果,故意搅局。崔善姬说:“美国(在河内‘金特会’上)只着重追求政治利益,无意取得成果。陪同出席扩大首脑会谈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提出过分要求,使得会谈氛围充满敌意和不信任。”在此,崔善姬明确指出蓬佩奥和博尔顿提出了过分要求,这是河内朝美峰会没有达成书面协议《河内宣言》的根本原因。

其三,向美国公开警告说将导致危险情况发生。崔善姬说:“国务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恩即将决定是否与美方继续谈判,是否继续暂停导弹发射及核试验?他还即将正式发表声明,公布第二次朝美首脑会谈以后的行动计划。”崔善姬还说:“可以明确的是美国在河内(‘金特会’上)丢掉了千金不换的好机会。”她明确警告:“美国强盗般的态度必将导致危险情况发生。此次,我们清楚地看到朝鲜和美方的算法完全不同。”

其四,肯定金正恩与特朗普的友好关系。崔善姬对美国总统特朗普评价称:“与蓬佩奥相比,(特朗普)对话态度很积极,两国领导人之间关系依然很好,十分默契。”这句话或许有两个含义,一是特朗普在河内的态度可能是希望达成书面协议的;二是朝美对话的大门目前还没有关闭。

其实,在第二次“金特会”后,朝鲜一直保持理性和克制,朝鲜官方媒体多从积极方面来介绍河内朝美峰会。但是,美方以博尔顿等为代表的强硬派却一直向朝鲜施压,只是一味要求朝方彻底废除包括宁边核设施在内的其他所有核物质、洲际弹道导弹、生化武器等大量杀伤性武器,并以更加严厉的国际制裁相威胁,却闭口不谈美国的责任和相应的措施。在美国的步步紧逼之下,才导致朝鲜发出上述严厉的警告。

在第二次“金特会”举行前夕的2月22日,10名持枪男子闯进朝鲜驻西班牙大使馆。袭击者在控制了8名大使馆工作人员后对他们进行了殴打和审讯。一名女性工作人员从二楼窗户逃走后大声呼救,附近居民听到后报警。事后,使馆工作人员告诉警察,袭击者拿走了使馆的重要通信器材、电脑、手机和一些存储U盘。西班牙警方3月13日召开新闻发布会,称经过多方调查取证后认为美国中央情报局(CIA)涉嫌参与了朝鲜大使馆袭击事件。华盛顿对此予以否认。西班牙警方认为,此次事件发生在第二次“金特会”之前,袭击者是为了获取有关朝鲜此次谈判的筹码、底线等机密文件。朝鲜驻西班牙大使金赫澈虽然当时不在使馆内,但他是第二次朝美峰会的筹备者之一。这个事件的时机来得如此巧合,令人浮想联翩。

如果朝核危机从1993年算起,已历时27年,曾经也出现过两三次解决危机的机遇,如1994年的“日内瓦框架协议”和2005年的“9·19共同声明”等,每一次都是因为美国首先不履行协议而导致朝鲜也不执行协议,一再错过机会。所以,长久以来,国际社会一直有观点认为,美国并不希望真正解决半岛核问题,让该问题长期存在,保持半岛和东北亚适度紧张,这样有利于美国干涉韩国和半岛事务,以便在韩国和日本驻军,来实现更大的地区和全球战略目的。从美国一贯的政策表现来看,目前似乎找不到有力证据来证明这个观点是错误的。如果上述判断是正确的,那就严重不符合包括韩国在内的东北亚各国的利益。

半岛核问题无论对朝鲜半岛还是对东北亚来说都是一件大事,如果美国继续使半岛核问题长期存在,朝鲜就难以融入国际社会,朝韩就难以实现政治和解与经济合作,朝韩铁路和公路就难以连通和使用,朝韩的融合与统一就没有希望,半岛的经济就难以腾飞,东北亚的经济共同体就难以形成。国际社会特别是本地区的国家能否打破上述魔咒确实是一个不小的考验。

事实上,韩国正试图在战术上有所突破。韩国统一部3月18日向国会外交统一委员会报告工作时表示,将在对朝制裁框架下,为重启开城工业园区和金刚山旅游等韩朝经济合作项目进行准备。统一部还决定,不断完善朝鲜半岛新经济构想和韩朝共同特区综合计划,为韩朝共同研究及实地考察等提前进行准备。虽然韩国政府的这些努力值得肯定,但是,其效果和意义恐怕是非常有限的,只有在制度上和战略上突破现有的束缚,才能为半岛和东北亚带来真正的发展机遇。(作者为国际问题专家、曲阜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本栏目特约评论员)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