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木:在日本,徐福为何被奉为神——中国徐福会会长访谈录

前阵子,想去日本自主旅游,便査阅了一些闲散资料,其中有相传为秦始皇寻长生不老药的徐福在日本被崇奉、被神化的记载:徐福被尊为农神、药神、航海之神;不少日本人还自称是徐福子孙,日本前首相羽田孜也说自己是徐福后人,如此等等,读起来颇有兴味但也心存疑惑,于是便向中国徐福会会长张云方求证释疑。

张会长是我的老同事,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他作为《人民日报》常驻记者在日本工作多年。80年代中期,他调离报社,出任谷牧副总理主持的国务院中日经济交流会秘书长,开始与徐福研究结缘,且专注于此。

繁忙的工作之余,他发表了 《徐福文化和徐福文化研究的意义》  《东方文化与徐福文化》 《徐福东渡——日本和韩国的徐福记忆》 《徐福到了佐贺》 《羌人、秦人、徐福与吉野里》等许多学术文章。他以采访所得和扎实的史料,用生动活泼的笔法,介绍徐福出海东渡以及日本至今经年不息的徐福热。

关于徐福出海东渡,他写道:公元前210年,太平洋左旋暖流涌动之时,一支载有三千童男童女、百工、五谷以及护航人员的上百艘由大翼、中翼组成的船队,从琅琊和芝罘(烟台)之间的海港,扬帆启航。2200余年前的这次创世海外探索,是以寻求长生不老药为名,而后,史书上说“平原广泽止王不来”,在那里生息繁衍,再也没有归来……如果用排除法分析,徐福一行到达的“平原广泽”,是日本的可能性最大。

希望张会长讲讲日本民众的徐福情结,他娓娓道来:

在日本,沿着季节风暖流流经的地方,留有很多徐福的传说和疑似徐福的遗迹,多达二三十多处。这些地方,有形式不同的徐福文化研究会和宣传弘扬徐福文化的民间人士;徐福公园、徐福宫、徐福祠、徐福长寿馆、徐福墓、徐福碑、徐福井等也不少;以徐福冠名的食品饮料、健康用品,诸如徐福饼、徐福套餐、徐福寿司、徐福茶、徐福酒、徐福美容香皂等也屡见不鲜。

日本青森县的小泊村(现并入中泊村),被认为是最北端的徐福登陆地,传说孝灵天皇72年(公元前210年),徐福在尾崎海岸登陆。2002年,小泊村在尾崎神社举行了徐福石像揭幕仪式(几百年前,尾崎神社供奉的是木制徐福雕像)。这尊雕像高11.8米,重60吨。小泊村的人传颂,是徐福给他们带来捕鱼技术,航海技术,所以奉他为“航海之神”。

青森县有日本著名的七夕绘画灯节,1997年,当地首次制作了104米四方形的绘有徐福图像的大灯,轰动一时。

东京都的八丈岛,是一个远离市区的海上小岛。当地传说,随徐福同行载有500童女的船队漂到了八丈岛,而500童男的船队漂到了青岛(俗名男岛)。1978年,日本徐福会理事、家住八丈岛的笹本直卫先生到西安参观兵马俑,自报家门是徐福的后代,希望允许他近距离瞻仰秦代风采,他的要求被批准。当他靠近真人真马大小的兵马俑时,说自己的第一直感是,“八丈岛的徐福传说是真的!”

佐贺县的徐福传说和遗址最多,也最吸引人。此处有个地名叫“浮杯”,传说徐福到达有明海海岸,不知在何处登陆安全,便将一个杯子放入海中,船队随漂流的杯子而行,浮杯地名由此而来。

有趣的是,在徐福登陆地诸富町,生长着一种奇特的芦苇,只有一侧长叶,河口有一种日本别处没有的叫作“齐鱼”的小鱼。无论是侧叶苇还是小齐鱼,在中国的赣榆都能找到,而赣榆是与徐福关系最密切的地方之一。

佐贺人认为徐福传授了他们农耕、植桑养蚕和纺织等技术,祭拜他可以保佑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因此每年春秋都有祭祀活动, 还有50年一大祭。大祭仪式场面壮观,人们抬着徐福御辇,从金立山(古称徐福本宫)而下,沿途表演,队伍浩浩荡荡,直至海边,绵延数十里。

记者:有报道说,日本前首相羽田孜自称是徐福后代,有没有这回事?

会长:确切地讲应该是这样:羽田先生写有《日本的秦姓和我》的文章,文中说:我的老家珍藏着500年前的家谱,记录了从秦幸淸到我祖父羽田贞义的情况。秦幸清是我们的先祖准确无疑。问题是,秦幸清与秦始皇远孙秦河胜以及秦始皇和徐福究竟有没有关系,找不到确凿的物证。我们一族确实是中国大陆的‘渡来人’门厅挂有《秦阳馆》的老匾牌,不容置疑。大陆来的人从前都被称作秦人,所以我们的祖先是秦人也千真万确。羽田和秦都读作‘HADA’,我们将‘秦’字改为‘羽田’是有历史原因的….”。

记者:一位生活在2300余年前的历史人物,在日本为何一直备受尊崇,历久不衰?

会长:这正是徐福研究的意义和价值。这一现象的背后不仅是历史,更是文化。我认为,徐福文化所展现给世人的是文化的交流,经济的发展,思想的融合以及和平、健康与长寿,是人类追求的永恒主题,不朽的真理。这是徐福文化的核心,也是其生命力之所在。为了在世界范围内弘扬徐福文化的理念,2010年我率徐福文化代表团访问日韩时,呼吁中日韩三国联合申报徐福文化的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日韩的朋友积极响应,今天日韩已经成立了申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徐福文化协议会。

记者:对徐福出海东渡的目的,咱们国内有“寻药说” “避难说” “开疆拓土说”。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会长:一切有损于友爱、和平、发展宗旨的形式、行为,都是背离徐福文化精神的。因此,有关徐福东渡拓疆扩张的观点,徐福是日本国家创立者的说法,我认为,尽管学术上可以探讨、争论,但在没有史料和出土文物佐证的前提下,武断地下结论是不合适的。从弘扬徐福文化的角度出发,我甚至认为这类有损于徐福文化宗旨的观点,应该摒弃。

记者:在徐福研究中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倾向?

会长:徐福是一个人,不是神,研究他弘扬他,不是神秘化他和神话他。旧唐书说:“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