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香港反对派去美国“告洋状”令人鄙视

香港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与两名泛民议员近日访美,获副总统彭斯短暂会见。陈方安生等明显受宠若惊,将之当成“高规格礼遇”向香港舆论晒。

去英美“告洋状”,这是香港一些激进反对派人士的老把戏了。美国副总统与他们搞短时间的会见互动,2014年就有过一次,当时的参加者也有陈方安生。有人细看彭斯会见陈方安生等人的照片,发现壁炉上的时钟指向12点30分,从而嘲笑彭斯是用午餐前的极短时间见的他们。

不管会见的时间有多长,它类似于双方配合的政治行为艺术,目的是对外传递一个信号:美国支持香港反对派。

美国当然要把香港反对派当成与中国博弈的工具之一,特别是在美国将中国列为战略竞争对手之后、并且对华贸易战尚未结束的时候。华盛顿现在比以往更愿意搭理香港反对派,鼓励他们折腾,这完全在内地和香港人士的意料之中。

由于历史上的原因,当代中国人总体上讨厌任何力量因为内部纠纷而搞挟洋自重,政治人物这样干是要拉得下脸,不怕人戳脊梁骨的,因为人们很容易把他们与中国最困难时候效忠列强的那些人联想起来。

这次陈方安生等人提到美国1992年通过的“美国—香港政策法”,该法使美国将香港视为一个独立关税区。香港反对派近来散布如果“一国两制遭破坏”,美国可能取消该法。陈方安生等人留下了他们帮着美国对港实施这一威胁的印象,这就更不得人心了。

香港人跑到美国去不是劝美国如何对香港好,改善对港政策,而是跑去抹黑香港,协助美国用施压的方式打香港牌,最后的结果很可能是香港民众集体埋单,成就那几个反对派人士的个人野心,这样的游戏不能不说挺脏的。

香港早已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治下的特别行政区,少数挟洋自重的反对派人士却不肯接受这一最基本的现实,仍要在香港建立它作为西方殖民地或者飞地的规矩。他们也知道这完全不现实,他们真正瞄准的是采取这种对抗姿态能给自己带来的过程性好处。

比如香港特区政府建议修订《逃犯条例》和《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条例》,容许内地以一次性个案方式引渡涉案人士。连美国都可以要求加拿大配合引渡,内地与香港之间建立这种联系是很不可思议的一件事吗?这能从哪个角度谈得上“破坏一国两制”呢?

总的来看,陈方安生等人去美国“告洋状”只能在香港的一些圈子里刷流量,对香港舆论产生不了什么大的影响,更干扰不了香港治理的有序进行。美国能够日常干预香港事务的杠杆太少了,美方最方便的就是动动嘴,而他们这一年什么过分的话都说过了,对香港事务再多说几句又能怎么样呢?

重要的是香港社会成熟多了,激进反对派制造政治冲突的能量不断萎缩。香港有从前几年政治躁动中逐渐平静下来的趋势,重新更多专注于自己所扮演的亚洲金融中心的角色。

反对派还是应该通过香港的体制发挥《基本法》所赋予他们的作用,这当中的空间非常巨大,也富有独创性。做好香港的反对派是对民主政治内涵的重要补充,真正富有政治雄心的反对派人士有必要整理思路,真正用好《基本法》,无愧于自己的使命,也无愧于中华民族。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