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科斯•克里斯托菲斯、李秉忠:地方选举背后的土耳其政治图景

土耳其3月31日举行地方选举,大约5700万选民参与投票,选举各地方的市长、区长和地方议会议员。土耳其上次地方选举是在2014年,5年之后国内外情势已经发生深刻变化。正发党深刻意识到这是埃尔多安2018年就任总统以来面临的重大挑战,因此严阵以待。

根据埃尔多安的意识形态及其政策取向,三个相互交织的因素值得高度关注,借此可以理解这次地方选举为何如此重要以及有何政治意蕴。

第一,埃尔多安和正发党寻求对土耳其政坛的主导,这决定了其对选举超乎寻常的关注,但这也会损害选举政治本身。为了赢得选举,正发党迅速转变为一架庞大的选举机器,动员手段和力度超出地方选举应有的限度。埃尔多安本人则擅长利用宗教话语争取选民支持。在不久前的一次竞选集会上,他就利用新西兰枪击案嫌疑人的“反伊斯兰”动机进行拉票。过度的渲染和动员可能导致选举失去自身本真的东西,并且将国内政治外溢到了国际层面。

第二,经济不稳定加剧了正发党对选民基础的忧虑,被迫重新打造赢得选民的话语体系。土耳其经济自2018年夏季以来呈现高通胀、货币贬值和高失业率等特征,这对最贫穷阶层和中产阶层都有极大影响,而这些阶层恰是正发党选民的核心基础。埃尔多安推行总统制时说,旧有制度造成政治、经济和社会的混乱,导致国家付出沉重代价,因此必须抛弃,而新总统制保障下的政局稳定可以转化为经济红利。但迄今为止的现实情况,与埃尔多安的承诺反差较大。埃尔多安显然意识到了这一点,忧虑由此引发的选民不满会损害正发党在选举中的表现。

作为应对手段,正发党着力突出土耳其一些负面和过去更坏的方面,渲染这些坏的方面将侵蚀正发党执政取得的成就。埃尔多安借此向选民传递信息:现有的政治架构必须得以维持,正发党一旦失去优势地位,土耳其的未来可能失去方向。正发党相信3月31日的选举不仅影响地方层面,还会影响整个权力布局和未来走向。为此正发党力求自保,只是这些自保措施将进一步助长社会的两极化现象。

第三,正发党面临的挑战也可以从现有的政治联盟中得到一些佐证,这种政治联盟对土耳其未来走向影响更大。

土耳其政坛现有的政治联盟已然是一种稳定和结构性联盟,而非短期结盟。正发党和民族行动党结成的“人民联盟”是土耳其政党结盟的第一个成果,两党的合作已经成为土耳其未来意识形态特征的基础,其政治内核是巩固总统制。“人民联盟”的基础包括定义新的“土耳其—伊斯兰的身份”,这一联盟无疑会强化民族主义和伊斯兰主义的成分,进一步损害土耳其国内的世俗主义等既有意识形态。

这一联盟也具有明显的地缘政治取向,在外交中表现为进一步提升土耳其作为地区大国的影响力。土耳其很多令外界困惑的外交举动,由此可以得到解释。不过,正发党和民族行动党合作的进一步强化,也可能意味着新总统制下双方对于政治权力的重新分配,进而导致既有权力格局的打破和政治图景的重塑。

与“人民联盟”相对的存在则是共和人民党和库尔德民主党结成的“民族联盟”,挫败正发党是这一联盟的唯一目标。反对党认为正发党和民族行动党的联盟在伊斯坦布尔、安卡拉等中心城市的选举中落败,会导致土耳其更深层的政治动荡甚至政治进程的翻转。有预测认为,共和人民党在安卡拉和伊兹密尔赢得选举的可能性较大,而伊斯坦布尔的局势尚不明朗。尽管,埃尔多安权力的未来不仅仅由城市选举的结果来决定,但中心城市选举的结果象征意义确实重大。

至于库尔德民主党,该党党魁德米尔塔什以及来自该党的多名议员现在还被关在监狱中,罪名主要涉及恐怖主义。库尔德民主党的策略是争取在东南部省份选举中的胜利,号召其西部选民为共和人民党投票。库尔德民主党试图以这种取长补短的策略,塑造自身在选举中的地位,确立自己的政治存在。

这次土耳其地方选举的重要性也导致选举过程当中和之后必然会出现多种声音,不排除出现小规模的冲突和短期的社会混乱等情况。不过,正发党很可能在大部分选区获胜,更重要的是这次地方选举将推动土耳其政治图景的转变,这种转变朝向何方尚待观察,尤其需要综合土耳其内政和外交近期的走势加以评估。(作者分别是陕西师范大学土耳其研究中心副教授、主任)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