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木:国务卿蓬佩奥,更像是中情局长

5月23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谈到中国时,张口闭口“风险”、 “安全”,煽动意识形态对立,继续诬称“华为威胁美国国家安全”。这种论调更强化他在世人眼中的形象:不像个办外交的国务卿,更像是搞谍报的中情局长。

在美国国务卿蓬佩奥5月8日访英前夕,英国《卫报》在一篇报道中点评了美国几位很具特色的国务卿:“有的显得笨拙,比如约翰·克里;有的非常聪明,比如乔治·马歇尔;有的‘狡诈’,比如基辛格;有的在政治上活跃,比如希拉里·克林顿;而现任国务卿蓬佩奥则是个‘问题’ ”。

用“问题”二字来定义蓬佩奥,可谓用词恰当,意味深长。此公上任一年来的言行表明,真的是问题多多。

很重要的一点是,他对外交事务一窍不通,既缺乏国际知识,也没有外交经历,且刚愎自用,执意用当中情局长的思维和手段同外国打交道:粗暴、蛮横、动辄威胁。

据《纽约时报》不完全统计,一年时间,联合国、美洲国家组织、非洲国家联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国际和地区组织,都被他炮轰过。

他对待“对手”中国和欧洲盟友的行为,更能显示其外交风格。

按理说,同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打交道,仅从美国利益着想,也应平等相待,巧于周旋,慎重对待。但蓬佩奥却是不失时机地鼓吹“中国威胁”,抹黑中伤。以最近两个月为例:4月中旬,他访问智利、秘鲁等拉美4国,一路上不停地说中国的坏话。他对秘鲁《商报》说,“如果中国想在秘鲁或其他美洲国家进行电讯基础设施建设,我们希望这些国家睁大眼睛” ;在智利,他说:“中国的贸易活动往往与其国家安全使命、科技发展目标、窃取知识产权、强迫技术转让、从事非经济类活动紧密相连……”5月2日, 他在接受福克斯新闻网采访时称,“中国在世界各地撒网,盗取你的信息,我的信息,还有美国大学的信息,将这些信息传回中国”。5月8日访英时,他力压英国弃用华为,诋毁“一带一路”,咄咄逼人地质问:“为什么会有人把这种权力授予一个严重侵犯网络空间的政权?” 

因此有评论指出:蓬佩奥展示给世人的形象,活象一个搬弄是非、挑拨离间的饶舌妇,用中情局特工的眼光看中国、说中国,没有一点美国首席外交官的样子。

对欧洲盟友,蓬佩奥以家长自居,指手画脚,盛气凌人,不给对方留面子。他一再要德国等放弃与俄罗斯合作的“北溪2号”天然气项目,扬言否则将对参与该项目的欧洲公司实施制裁,他明明知道,德、法、奥地利、荷兰等国的很多公司已为这个项目投入了数十亿美元。他还屡屡发出警告:要是北约盟国在网络中使用中国技术,美国将限制情报分享;若欧盟成员国的公司同伊朗作生意,将受到制裁。他阻止欧洲国家使用华为技术,5月9日,他在一次演讲中拿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为例,不点名地挖苦英国现首相特雷莎·梅,他说“(对中国的做法)铁娘子会保持沉默吗?她会允许中国控制未来的互联网吗?”

蓬佩奥对欧洲盟友缺少尊重可谓登峰造极,因此被称为史上最欺负欧洲的美国国务卿。

蓬佩奥对自己当国务卿一年多很有成就感,称重新恢复了美国外交的“威望”。事实恰恰相反。他四处树敌,使美国在国际上处境孤立,面临更多挑战,美国在各国民众中的好感度大幅下降。

他发号施令,但欧洲国家常常并不买账。他叫停“北溪2号”,但该项目照常进行。他阻挠欧盟加入“一带一路”,但半数欧盟国家已同中国签署“一带一路”协议,包括G7成员国意大利,以及世界重要金融中心瑞士。蓬佩奥的傲慢很让欧洲人反感。他这次访英,《卫报》一篇评论的标题是:蓬佩奥,一个霸凌者访问唐宁街10号。文中说,蓬佩奥要与梅商讨全球问题,但他本人就是一个问题。

毋庸讳言,蓬佩奥执行的对华政策,已使中美关系陷入低谷。他宣扬“中国全民偷美国技术”,限制中国学者和留学生赴美交流学习,鼓吹中美文明冲突,对当前和长远的两国关系都产生负面影响。中美在很多方面已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损害中国利益,美国也要受损。可想而知,蓬佩奥的对华政策在中美两国民众中都是不得人心的。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美朝核会谈本来是蓬佩奥可以炫耀的外交成就,但因他的蛮横无理和得寸进尺,朝鲜方面提出不再同他会谈,朝美核会谈又陷入僵局。

对中情局的宗旨和手段,蓬佩奥有过透彻的阐释。4月15日,他在得克萨斯农机大学的演讲中说,“我曾担任中情局局长。我们撒谎,我们欺骗,我们偷窃,我们还有一门课程专门来教这些。这才是美国不断探索进取的荣耀。”

他这番话很让世人忧虑:由至今不肯走出中情局长阴影的人继续执掌美国外交大权,用如此手段办外交,已被搅得混乱不堪的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