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英利:维护亚太安全的危与机

研究当前的亚太安全秩序,有两个前提不得不引起高度关注:一是对时代特征的不同判断,将导致不同的安全理念和行为方式,形成迥异的战略选择和历史轨迹。中国认为世界进入了和平与发展的时代,和平、发展、合作、共赢成为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而美国认为世界重回大国竞争时代,要按照“美国第一”的价值取向,在战略竞争和对抗中谋求全面优势。二是美国在安全领域所表现出来的强烈的不确定性,以及对于国际规则的蔑视和对于其他国家内政的粗暴干涉,将导致或加剧地区热点问题的复杂化,打乱地区国家经济发展的正常节奏,抵消亚太国家为地区安全所作出的努力。

第一,塑造起点,在谋求安全的同时保持自身的独立性。多元并存是亚太地区国家最明显的特征,不同文明、制度、道路的多样性以及交流互鉴始终是亚太地区进步的强大动力。每个国家谋求变革、追求民主,是正当权力,无可厚非。但拥有和保持自身的独立性也很重要,应该得到国际社会的普遍尊重。丧失了自身的独立性,在政治上、经济上、军事上受制于人,很难说这个国家是安全的。这种独立性主要体现在三个层面:

一是自主的选择适合自己国家的发展道路和发展模式。中国有个成语“殊途同归”,通往一个目标,客观上存在不同的路途,没有最好,只有合适。适合于自己国家国情的发展道路,只能由本国的人民做出选择。选举民主是民主,协商民主也能达到同样的效果。一种模式不能解决所有国家的问题,生搬硬套或者强加于人都会产生水土不服。二是自主解决国内或域内安全问题的能力。国内出现矛盾和分歧,或者与其他国家出现争端时,主要依靠自己的力量或者在双多边的框架内自主解决问题。不要轻易让外部势力插手国家的内部事务,也不要轻易让域外国家插手域内国家的安全事务。任何军事同盟都是双刃剑,都会部分让渡自己的主权,都会破坏地区战略力量的平衡。既不要干涉别国的内政,也不允许其他国家和政治势力干涉自己国家的内政。三是旗帜鲜明的对霸权主义和单边主义说不。中国人处理台湾问题是国家统一问题,必须坚持由台湾海峡两岸的中国人用中国的方式来解决,坚决反对也不容许任何外部势力的插手和干涉。如果说中国有什么不能妥协让步的地方,这就是一条不容冲撞的底线。

第二,校正焦点,把可持续安全放在更为重要的位置。亚太地区是发展中国家最为集中的地区,面临来自安全和发展两个方面的“赤字”都很严重。历史和现实都证明,战乱冲突、恐怖主义、移民难民危机都能从贫困落后上找到根源。正如习近平主席所指出的:“贫瘠土地上,长不出和平的大树;连天的烽火中,结不出发展的硕果。”对发展中国家来说,“发展就是最大的安全,也是解决地区安全问题的总钥匙。”亚太安全与亚太发展紧密相联,发展是解决安全问题的基础,安全是促进发展的条件。安全和发展并重才能实现可持续安全。

不能只推广民主制度,不关心和平建设。一个国家不管什么政党执政,走上一条什么样的道路,如果不能聚焦发展的主题,积极改善民生,那就很难从根本上获得执政的合法地位。

南海问题既是安全问题,也是发展问题。南海地区的和平稳定,不仅是最终解决南海问题的必要条件,而且是确保各国发展的重要命脉,破环南海的航行自由对中国有百害而无一利。因此,中国与东盟国家解决南海问题的政治智慧在于共同维护南海的和平稳定,携手达成“南海各方行为准则”, 维护共同安全、促进共同发展。任何试图诱使中国和东盟国家偏离发展的黄金轨道,陷入并不存在的“安全命题”进行恶斗,都是别有用心。

亚太地区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一环。“一带一路”建设,既是合作之路,也是和平之路,没有地缘政治和军事战略的考量,客观上可以为沿线及先关国家自身的发展和安全创造条件。贯彻共商共建共享的理念,“一带一路”倡议框架内的合作,能够促进地区国家的现代化建设和经济社会的发展,持续为地区安全、稳定与持久发展贡献力量。

第三,超越难点,打造安全共筑的亚太命运共同体。在全球化的大背景下,各国的安全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紧密相联,没有世界与地区的和平稳定,就不可能有一国的安全。在亚太地区集体安全机制仍然缺位的情况下,突出以联合国宪章为核心的国际规则的主导地位,发挥好东盟等区域性合作组织的作用至关重要。然而构建健康稳定的大国关系则成为打造安全共筑的亚太命运共同体的关键一环。

早在1951年,美国智库在论证《美日安保条约》时,将中、美、日三国关系的三种演变组合进行了一番推演:“一个真正友好的日本与有名无实的敌对的中国,美国会感到相当安全,它不会带来很大的危害;一个有名无实的友好的中国与一个真正敌对的日本,其危害已为太平洋战争所证明;如果是一个敌对的中国和一个敌对的日本,事情就会更糟糕。”69年过去了,尽管亚太地区的安全格局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在以战略思维见长的美国人眼里,上述排列组合出现的可能性仍然存在,从美国最新推出印太战略中也不难看出明显的痕迹。有所不同的是,中国无论是作为美国的对手还是朋友,都不可能再有名无实。当今的中国已一跃成为具有强大政治、经济、军事实力以及广泛国际影响力的地区性大国。

其中最为关键的是,中国之于美国究竟是友好的还是敌对的并不取决于中国,而是取决于美国。在中美的交往史上,凡是美国对中国采取平等的友好的态度和行动时,那么中国对美国就是友好的。凡是美国粗暴干涉中国内政或者对中国进行军事威胁的时候,中国对美国就是敌对的。凡是美国在某些方面遏制中国而在某些方面又与中国合作的时候,中国对美国就是既有对抗的一面又有友好的一面。对于美国来讲,只要美国不想把中国变成敌人,中国是绝对不会成为美国的敌人的。

从中苏到中俄,双边关系经历了全面结盟、全面对抗之后,进入了全面合作阶段,两国关系始终在高水平运行,成为大国关系的典范。不仅符合双方的共同利益,而且有利于亚太安全。

中国、美国、俄罗斯和日本,都是亚太地区具有影响力的大国,对维护地区的和平与繁荣负有共同的责任。各国在朝核问题、国际反恐以及人道主义救援等领域进行了富有成效的合作。尽管各国之间有这样那样的矛盾与分歧,但都应该具有超越分歧的眼光和胸怀,在管控热点问题、缓解地区危机中相向而行,积极协调立场,累积政治互信,发挥建设性作用,与区内其他国家一道保护好我们共同的家园。(作者国防大学原教授 张英利)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