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德瑰:安倍访伊,想当说客不容易

虽然在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热情接待美国总统特朗普的背后,开放市场的压力并未消解,但经济领域的互相角力并不影响日美两国显示同盟牢固性的“作秀”。在这种表面工作之外,美国似乎还给予了日本新的“外交空间”,这会是日本外交的新动向吗?

28日,安倍与特朗普来到横须贺基地一起登上了“加贺”号准航母,这是十分罕见的。而在此之前,特朗普表示支持安倍出访伊朗,恐怕更令日方一番窃喜。特朗普之所以表示支持安倍晋三访伊,显然是有让日本调停美伊关系的意图。据日本媒体透露,在特朗普抵达日本之前,安倍就已经向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提议在中东局势紧张之际,访问伊朗进行调停。

从特朗普表态看,第一,他已经默认安倍与伊朗领导层保持密切关系的事实,而且特朗普表示“谁都不想看到发生可怕的事情”,这显然为安倍未来进行调停减轻了压力。

第二,特朗普说美国并非试图改变伊朗体制,只是希望伊朗放弃核意图,而且透露了他想与伊朗直接谈判的意思。这事实上也给安倍调停美伊矛盾打开了“方便之门”。当然,这也是典型的“特朗普模式”,在极限施压之后,想向对方探底,看看压力的效果,以便最大限度获得利益。

这次在伊朗问题上的“特朗普模式”再现,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是日本与伊朗有着良好的关系。历史上日本通过中国对波斯文化就有引进,奈良正仓院国宝中有来自波斯的玻璃制品,奈良时代遣唐副使中臣名代曾与三个中国人和一个波斯人回国面见圣武天皇。二战初期,伊朗保持中立,1942年与日本断绝外交关系;《旧金山对日和约》签署之后,两国恢复关系。现在,对日本来说,伊朗是继沙特和阿联酋之后第三大石油供给国。日本对伊朗的出口包括汽车、家电、石油制品和石化制品。伊朗是日本在中东外交中重要国家之一。

不过,日本与伊朗的关系明显受美国与伊朗关系的影响。美国在推行对外战略时,总是要求日本保持同步,全然不顾日本的利益。多年来日本是一边看美国脸色,一边在可能的范围内维持与伊朗关系,同时维护自己国家利益的。条件是如果美国的霸道也遭到其他盟国反对,日本就会表达自己的主张。比如,2018年5月8日,特朗普宣布退出“6+1”伊朗核协议,第二天外相河野太郎就表示:日本继续支持核协议,希望与相关国家发挥建设性作用。显示了日本并非与美国的对伊制裁政策同调。

安倍访问伊朗的计划,是本月伊朗外长访日后提起并为美国认可的。所以,当安倍“请示”了特朗普之后,日美不少媒体分析认为,这一特殊角色使安倍有望成为一个中介者。

不过,安倍能不能成为一个成功的中介者,还取决于他能否成为一个成功的说客,如果日本没有主动的外交政策,而只是“传话者”,那么所谓日美同盟的牢固,不过是主从关系的牢固。

不过,就伊朗来说,似乎并未对日本的居中调停表现出多大兴趣。伊朗外交部发言人28日说,安倍的访问会改善两国关系,但是日本想扮演缓和伊美紧张关系的中介人,现在还不是时候。(作者是上海外国语大学日本研究中心主任)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