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斯瓦兰·辛格:印度靠什么与美国周旋

随着2020年美国大选临近,美国总统特朗普似乎忙着多线作战,希望让他的大国沙文主义可以有所收益。上月美国取消了北约盟友土耳其的普惠制待遇,本月又开始对墨西哥加征关税,而6月5日印度也成为他“极限施压”的目标对象之一。通过这种策略,特朗普正对越来越多的国家单方面加征关税。

过去,印度一些输美商品以减贫的名义被免于征税,将印度从普惠制待遇框架下的受益发展中国家名单中删去,是否意味着美国可能永远失去一个关键盟友?初步看来,行事方式日益强硬的印度总理莫迪,可能会将特朗普此举视为越过“红线”。而且,莫迪刚刚获得连任,其获得的支持率要比2014年人民党胜选时大得多。所以,这次如何回应特朗普,驱动力是莫迪雄心勃勃的“印度制造”愿景,以及第二任期让印度成为5万亿美元经济体的梦想。

不过,眼下有很多理由可以认为,美印贸易战只是象征性的,并非是造成任何系统性影响的实质性举动。首先,美国从印度进口的商品为590亿美元。这很难使美印贸易战伤筋动骨,也不太可能成为全球媒体头条。此外,特朗普针对进口印度商品的决定涉及不超过50亿美元的商品,相比之下,符合美国免税标准的全球进口商品为832亿美元。

其次,印度已经选择“不对称调适”战略,而非因为“可见红利”搞对抗。去年印度采购俄罗斯S-400防空系统曾遭到美国警告,但与其他国家不同,到目前为止印度尚未因此而受到美国制裁。此外,印度是美国的“主要防务伙伴”,过去5年从美国订购了120亿美元武器系统。

莫迪连任总理的第一天,就面临来自美国的指责,后者称印度一直没能“向美国保证会提供平等合理的市场准入”。不过,这番言论的目的显然是为取消对印度的关税豁免找理由。去年特朗普宣布大范围加征关税之际,给特定国家延期加征关税一年。现在,除了已经加征的钢铝税,对印度关税豁免的终止将影响印度特定出口商品,比如珠宝、纺织品、大型洗衣机、汽车配件和农产品,以及太阳能电池板和洗衣机等等。

与之前调适性的语气一样,莫迪政府的第一反应是将特朗普的决定描述为“令人遗憾的”,承认是谈判失败的结果,但引证印度“发展必要性和关切”,以及印度人民如何追求更好生活,这些让印度政府难以完全遵照美国的要求行事。

印度为对美让步创造空间,宣布有意对包括杏仁、苹果和部分金属在内的240亿美元美国产品加征关税,但已经延期几次。与此同时,印度一直默默抵抗美国要求其开放奶制品、医疗器械以及其他商品市场等更多压力,并且对美国哈雷摩托车这样具有象征性的奢侈品征收关税。

不过,这场印美贸易紧张浮现出的轨迹,关键还在于两国之间新出现的地缘政治摩擦。

美国一直不认可印度所宣称的“战略自主”,特别是美国出台对伊朗和委内瑞拉十分严厉的制裁,而伊朗和委内瑞拉却是印度第三大和第四大石油供应商。在特朗普执政的前两年,他将印度放在其南亚政策 和“自由和开放的印太”战略的中心。但是,去年莫迪倡议将中国和俄罗斯纳入印太战略,确保美、澳、日、印组成的“四国联盟”既不军事化,也不会成为少数(反华)力量的排他性俱乐部。也是在这种背景下,印度更改规制,提出印度《2018个人数据保护法(草案)》,导致与美国亚马逊、弗利普卡特和沃尔玛等美国电商在印度的拓展不很合拍。但是,随着特朗普因为2020年大选分心受限,美印之间逐渐酝酿的暗流,不太可能导致任何剧烈震动。(作者是印度尼赫鲁大学国际关系教授)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