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正龙:议会选举结束,欧洲一体化进程何去何从?

刚刚结束的欧洲议会选举开创了一个崭新的政治生态,引发政坛震荡前所未有,对未来欧洲一体化进程将会产生深远的影响。

传统主流政党衰弱。自1979年欧洲议会选举以来,传统的中右人民党团和中左社民党团第一次在议会中不再掌握多数议席。这两个党团虽然失去不少议席,但仍保持议会中第一和第二大党团的地位。

由于亲欧自由政党获得传统主流政党的支持,以及法国总统马克龙领导的共和国前进党的加入,欧洲自由民主联盟党团将跃升为第三大党团。

在席卷欧洲的环保浪潮助推之下,绿党暂获颇丰。无论在德国、英国和法国,还是在奥地利、爱尔兰和荷兰,绿党均表现上乘。绿党-欧洲自由联盟一举成为欧洲议会的第四大党团。

极右翼的民粹主义政党得票率上升,但并非如预言的那样产生“政治海啸”。据统计,极右翼的民粹主义政党总共拿到约三分之一议席,分散在其他四个不同的小党团中,成为欧洲议会中一支反移民、反穆斯林、反欧盟的重要力量,从欧盟内部来改造欧盟和左右欧盟政策走向。

此次欧洲议会选举结果将改变议会的议事做法。未来,人民党党团和社民党党团如要通过议会议案,都需与其他党团达成共识。人民党党团和社民党党团最有可能与第三大党团或第四大党团结盟。如果与前者联盟,有望占近六成席位,如果与后者结盟,则可能占半数以上席位。在特殊情况下,不排除还需联合其他党团参加。总之,一个碎片化、分散化和多元化的欧洲议会达成共识,将更费周折,扯皮和折腾只多不少。

另一方面,此次欧洲议会选举对各成员国政府的执政表现也是一次“公投”,触发连带效应,对各成员国政局的冲击力不可小视。

希腊成为欧洲议会选举之后第一个被迫宣布提前大选的欧盟成员国。由于希腊执政党激进左翼联盟在欧洲议会选举中落后于反对派、属于中右翼的新民主党,齐普拉斯总理宣布将提前于6月举行大选。

日前,德国社会民主党党魁纳勒斯宣布辞去党主席及社民党联邦议院党团主席的职务。报道称,纳勒斯辞职的主要原因是社民党在欧洲议会选举和不来梅州议会选举中失利。纳勒斯鼓励社民党在逆境中“重振旗鼓”,用“新的主张说服选民”。社民党高层将重新安排人事,社民党或将退出与总理默克尔所在的联盟党组成的执政联盟。

意大利副总理马泰奥·萨尔维尼领导的极右翼政党联盟以近四成最高票获胜。观察人士认为,尽管他一再表示不会撤离执政联盟,但对萨尔维尼来说,选举结果进一步扩大其执政基础,或许认为现在举行大选恰逢其时,可以获得对议会更大的控制。

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联盟拔得头筹,而马克龙的前进共和国党屈居第二。针对有关菲利普总理因选举受挫,萌生去意的传言,马克龙出面予以否定,称政策不变,总理自然还会留任。

上述种种,无不说明,以此次欧洲议会选举为标志,一个人们熟悉的欧洲已远去,欧洲政治已进入一个新的时期。(作者是前驻外大使)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