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丁立:美国拉中国核裁军,该如何应对

美俄领导人刚进行了长达一个多小时的通话,但这无法掩盖美俄关系不好这个现实。美俄近段时间的矛盾之一,是美国以俄罗斯正在发展可能违反美俄《中导条约》所禁止的导弹为由,退出该条约。俄罗斯则在一再反对无效之后,决定予以奉陪。

各国于是哗然,因为《中导条约》失效后,美俄双方就可能不受约束地竞相发展这类原本共同被禁止拥有的陆基中程导弹。鉴于中程导弹的射程被该条约定义为500到5500公里,那么欧洲国家首先感受到压力。俄罗斯在拥有了这类陆基导弹后,对美国大陆的战略腹地并不构成什么威胁,但由于美军部署在北约的欧洲大陆地区,那么一旦美俄爆发严重冲突,部署了陆基中导武器的俄军就在能力上对其西部的欧洲国家构成物理威胁,这是它们所不能接受的。

欧洲以外的世界也不感到轻松。首先,中国近年来虽然在核与常规装备上取得一定发展,但在整体上与美俄还有一定差距,尤其在战略整体和存量上与美国还有相当不足。鉴于中国并非《中导条约》的签署方,中国过去确实为了在家门口练就抵御能力而发展了一些中导武器,但可能尚不足以充分威慑有意介入中国统一事务的外部势力。因此,美俄一旦恢复中导发展甚至竞赛之后,中方可能被迫卷入更大范围的中导竞争,以维护本国在周边地区抵御干涉的能力。

其次,美俄中可预见的中导竞赛可能还会伴随更多的次地区波澜。事实上,中东和南亚、东北亚一些国家早就拥有了中导射程的进攻性导弹。美俄《中导条约》失效,很有可能引发更多地区与次地区的中导发展。无论每个加速发展中导的国家理由何在,由于安全压力溢出而导致大范围中导扩散,将可能是大概率事件。

在这个时间节点,华盛顿发出了如下信息:若要美国重返《中导条约》,该条约必须经过重新谈判。条约若能升级,其成员将不再仅仅包括美俄,还必须包括中国在内。美国的神逻辑,是中国目前可能拥有世界上最多的中导。一个为世界安全起基石作用的国际安全协议,岂能放过当前拥有世界上最多被该条约所禁武器的国家?如果在冷战时期中国的中导实力尚微不足道,以至于在美俄开创《中导条约》时代之际无需计入中国这个因素,那么在这个中国已在亚太地区强大的时代,美国再也不能坐视欧洲因《中导条约》而获得稳定是以美国在亚太地区因中导式微而衰弱为代价。

就此,笔者要指出六点。第一,其实美国在亚太、欧洲以及印度洋上的中导并不少,只不过它们不是部署在陆上。《中导条约》对美俄任何陆基以外的核武器并未直接做出限制,而海基核武器恰恰是美国的优势所在。美国部署在其强大的海军舰艇之上的常规与核中导,迄今仍是世界一支重要的中导力量,这往往为人们在谈论《中导条约》时所忽视。

第二,《中导条约》的意义可能被高估了。《中导条约》只禁陆基中导,这恰恰是苏联的强项。无论有无《中导条约》,苏联的核中导都无法对美国中央腹地发动攻击。但在战略核武器领域,美国的海基战略核武器对苏联以及俄罗斯都构成强大威慑,所以美国即使放弃部署在欧洲的陆基核中导,也并未根本动摇它对昔日对手的战略威慑。因此,冷战期间美苏的核恐怖平衡,恰恰是建立在双方战略武器系统在一定程度上的平衡,而非《中导条约》起了什么超级作用。

第三,中国过去可能确实发展了一些核常兼备的中导,但中国的地缘和安全战略与美国迥然不同,中国无法用自己的陆基中导对超级大国的大陆腹地构成威慑。在全球战略平衡方面,中国得不到他国恩赐,只能靠培育自身的威慑反制。过去,中国可能由于能力不够,只是发展了比较有限的报复威慑。在当下中国经济和整体能力都已取得较大增长的情况下,中国仍然选择了有克制的战略现代化,表明了中国不与他国竞争全球超级威慑力。这既符合我国长期形成的战略文化,也同当前我国和平崛起的本质相一致。

第四,中国在战略上不欺凌他国,但自身尚未实现国家统一,这无疑同存在外来干预的因素有关,这也不能不说是重大不足。然而对于自身的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中国不仅需要足量的战略威慑,更要有能力在军事上有效遏制“台独”以及外力干预。中国发展中导,其战略设计就是为了实现国家统一以及周边安全,具有防御性和正当性。事实上,也正是由于中国大陆发展了这类能力,台海乃至西太平洋地区才有了更多的安全和稳定。

第五,美国提出要中国加入多边《中导条约》的谈判,貌似尊重我国的分项战力。虽然这种尊重也确实值得中国拥有,而且中国不经过几代人的努力根本得不到这种尊重,但实现大国地位,实现国家统一,不是有了一个或几个分项的“厉害”就能完成的。如果中国在战略武器威慑、中近海海空控制等分项领域全面凭实力达到被超级大国尊重的水平,那才是中美等国真正平等合作裁军的开始。试想,当美国依然拥有诸多分项优势,它提出削弱中国分项优势却绝口不提限制自己的分项优势,这样的世界只会朝着失衡的方向发展,对美国也未必是更安全。

第六,尚不平衡的大国之间不是什么都不必谈,而是不仅可能谈谈分项军控,还要谈谈整体平衡,更要谈谈其中必要的关联。中美之间很应该谈谈美国应该如何遵守国际法,而不是强词夺理,炮制越来越多的国内法,并用国内法凌驾于国际法之上,在21世纪还在推行霸权主义的炮舰政策。如果美国自省自律了,即使它能力强大但在意图上不再对他国主权构成威胁,那么别国也就不必破费银两去获得超出必要的中导。

中国不妨欣赏美国基于中国分项实力基础的想法。中国有了更强实力,也不怕谈。中国深知分项军控可能有利于改善世界整体安全,但也深知全球整体平衡将提供分项军控的基础。希望美国不要只热衷于通过谈判削弱他方,而是真心合作实现共同安全。中美诚意合作,中美两国以及亚太和世界的安全保障,也将天长地久。(作者是复旦大学教授)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