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逸:中国为何赢?美国就算明白也做不到

今年以来,“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进又“连下数城”,意大利、卢森堡、瑞士等欧洲国家纷纷转身拥抱。但正所谓“几家欢喜几家愁”,自然也有不开心的:不久前,曾出任白宫幕僚长的班农就将“一带一路”定义为中国最具野心的地缘政治扩张战略。这从侧面解释了,为什么和班农在思想上高度共鸣的一些美国政要,比如国务卿蓬佩奥等,如此不遗余力地指责乃至诋毁“一带一路”。

当然,由此也产生了一个更值得思考的问题:为什么迄今为止,美国没能阻挡“一带一路”倡议,也没能提出一个替代性倡议并加以有效实践?简而言之,“一带一路”的提出及在美国战略阻挠下取得的成功,主要源自以下原因:

第一,新安全观战胜了旧安全观。自1648年《威斯特伐利亚和约》签订以来,差不多500年间,虽然具有同样西方历史文化背景的诸多国家在全球演绎“城头变幻大王旗”的权力游戏,但万变不离其宗的是基于自我中心主义和个体化的旧安全观。虽然在某些特殊情境下,人类的共同利益、国际社会等词汇或概念,会被纳入其中,但基本上都是一种包装,对大国、尤其所谓“霸权国”来说,自我中心的绝对安全,是指导其对外战略的核心与根本。

中国则不同。在这点上,班农对中国属性的三点概括,即“非资本主义”“非基督教—犹太教”“非盎格鲁撒克逊”,虽然不符合政治正确,学理上也很难算规范,但还是蛮切中要害的:因为自身历史特殊经历导致的记忆,以及在全球化进程中依靠内生动力机制崛起的实践,使中国成为践行真正的新安全观的新型大国。世界安全了中国才真的安全;真正的安全必须考虑不同主体合理的安全关切;尊重主权平等;真正做到大小强弱不同的国家平等探讨和解决彼此间的分歧;不仅指引中国的发展,而且让中国倡导的“一带一路”真正带来合作共赢的结果。

当然,不同主体从中获得的收益不可能绝对均衡,但相比美国将其他国家置于自身霸权体系时的蛮横,相比美国指点“普世价值”或要求“美国优先”时的跋扈,中国倡导的“一带一路”纵然在实践中有些小小的不足,但已有足够的引力让那些“苦霸权久已”的国家找到一个值得认真尝试的对象。

第二,新发展观战胜了旧发展观。世界要和平,人民要发展。过上幸福生活,不仅是中国人民的要求,也是世界人民的要求。作为践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型大国,意识形态和认知结构让中国天然对服务于资本掠夺本性的旧发展观没有兴趣;美国的说客们无法解决的核心挑战,就是如何让其他国家相信“一带一路”不会带来任何收益。

二战之后,发展中国家在政治独立后寻求经济自主性发展的道路中艰苦探索,但直到中国崛起并提出“一带一路”之前,被各种科学理论包装的西方式发展道路和模式,最终都被证明多数是形形色色的糖衣炮弹。良心一点的,是那种主要服务欧美国家传教士情怀的玩物,虽然最终在发展上起不到什么实质性作用,但好歹传播了一些看上去不错的理念,没事还能拿出来获取一些心理慰藉;糟糕的是各种“普世价值”包装下的掠夺性实践,无论是援助变债务,还是经济援助包装下的政治渗透与干涉,又或者是藏着结构性路径依赖陷阱的吮吸式发展模式。以上这些最终导致的结果,就是直到中国崛起并系统性地提出“一带一路”等倡议,世界上多数发展中国家,不断在一个具有显著“中心—外围”特征的世界里陷入低速徘徊乃至彻底停滞的尴尬境地。

第三,新秩序观战胜了旧秩序观。世界上各个国家的大小不等,强弱不同,在客观上可支配的资源与主观意愿之间的差异也非常显著。同时,持续不断发展的世界,无论经济、政治还是社会、文化,又是需要一定秩序的。

从实践看,直到中国崛起之前,主要国家的兴替,遵循的基本都是“霸权—挑战—新霸权”循环。这是走资本主义道路、遵循有各国特色的资本主义发展模式,所决定的必然。就像资本主义的发展必然从自由竞争走向垄断一样,资本主义国家眼中的世界秩序,就是在单一霸权和少数寡头之间的选择:没法一统天下,就来个五强多极;要么,就来个两极对峙;再要么,就是弄个有良心的单极霸权。喜欢这种秩序观的,是有机会登顶或已经成功称霸的。

中国的秩序观是不同的。大家的事由大家商量着办、不能少数国家说了算,全球治理要各方共同参与,搞“一带一路”要共建共享共治,这些不是空泛的外交辞令,而是中国的真实想法,也是持续不断坚持落地的真实实践。对多数有正常思考能力的国家来说,一边是能摆脱霸权压迫、大家平等对话共同决策的新秩序,另一边是继续承受低质量霸权压制的旧秩序,在两边之间做一个选择,真的不会很难。

“一带一路”的成功,其实早就有迹可循:2015年中国倡议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成立时应者云集,让不少人吃惊,因为参与其中大家有钱赚,谁愿意在一个后冷战的全球化世界里跟发展过不去?谁愿意相信有国家宁可跟着美国被欺负也不愿跟着中国谋发展?谁又愿意非把用来改善生活的资源用在购买那些唯一用途是制造世界末日的东西上?所以,“一带一路”倡议成功,中国作为新型大国的创造性崛起,以及无法摆脱冷战思维的旧霸权国家的结构性衰落,都是必然,这是世界各国人民追求美好生活的必然选择,更是无法阻挡的历史大势。(作者是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副教授)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