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海潮:法国“黄背心”运动的影响力并未消退

5月11日是法国“黄背心”运动发动的第26个“星期六抗议日”。法国内政部公布的参加人数为2700人,较上个周六的3600人继续减少。其中巴黎600人,少于上周六的1000人。主要集中在里昂、南特、蒙彼利埃三市。“黄背心”一直对内政部公布的抗议人数提出异议,认为至少是四倍以上,但人数减少已是事实。“黄背心”强调抗议活动不会结束,还会在适当时机号召大规模游行,而且“五一”游行已显示了力量。

五一国际劳动节是劳工表达政治和经济诉求的传统节日。每年的“五一”,法国各大工会组织抗议游行,要求政府提高劳工待遇和彰显工会号召力。极右翼组织国民阵线也在当天举行大规模集会,主要标志是祭出法国民族英雄圣女贞德,强调民族主义,反对外籍移民。今年的抗议游行因加入了“黄背心”运动,与往年相比增添了新的因素。又因以暴力倾向著称的极左翼“黑块人”(black blocs)加入,其中数百人来自意大利和西班牙等邻国,与防暴警察发生激烈冲突,加之警方公布破获了一起企图袭击爱丽舍宫总统府的4人恐怖集团,更为节日蒙上了一层恐惧乃至恐怖色彩。

工会游行队伍身穿红背心,环保人士为绿背心,与黄背心和“黑衣人”一起,构成了今年“五一”游行的流行色。有人还拍到警察为激怒抗议者向人群投掷石块,以便进行镇压的镜头,使警方甚感难堪。群众性抗议活动中,警方为使干预师出有名而出手挑衅屡见不鲜,这次被人抓到了证据。此前,警方已承认在对待“黄背心”游行时过度使用警力,特别是滥用橡胶子弹致人受到重伤甚至死亡事件,还透露出对入院疗伤的“黄背心”抗议者进行甄别登记。国际人权机构已介入调查。

自去年11月17日由网络发起的抗议燃油加税的“黄背心”运动以来,“星期六全国行动日”已持续了26个周六。运动由单一的抗税运动发展为“要购买力,要生存,要马克龙辞职,要进行公民倡议公投”的带有极端倾向的政治动乱。极左极右翼政党参与其中,传统的左右翼两大政党也竞相施加影响,以争取选票。

马克龙总统为平息“黄背心”的抗议活动,于1月15日发动为期两月的“全国大辩论”,回答民众提出的问题,收集民众的抱怨和平息愤怒。大辩论期间,全国组织了10000场辩论会,通过互联网收集了100多万条建议和海量资料,马克龙向全国民众邮寄亲笔信,亲自主持与不同政治派别的选民及地方议员的辩论会,有的辩论会长达七八个小时,要求大家充分发表意见和提出国家改革方案,实际上是解释政策和希望民众了解政府苦衷,并未达到预期效果。“黄背心”号召3月16日“四周月记念日”举行更大规模的抗议活动,以向3月15日“全国大辩论结束日”表达“极度愤怒”之情。

由于3月9日的“黄背心”行动日人数有所下降,一般认为该运动已是强弩之末。马克龙本人也认为事件已趋平息,“精神愉悦”的前往“快乐高山 ”滑雪场度假。孰知“黄背心四周月”抗议游行竟然发展为骚乱和“起义”,愤怒的人群打砸抢烧,使香榭丽舍大道面目全非。马克龙紧急赶回巴黎,发表电视讲话谴责暴力并解除了“处事不力”的巴黎警察局长职务。政府同时发布在各大城市著名景点如巴黎香榭丽舍大道、凯旋门、艾菲尔铁塔及中央和地方政府所在地举行抗议活动的禁令。

马克龙本定于4月15日在爱丽舍宫举行就任总统后的首次大型召开记者会,因巴黎圣母院大火而推迟至4月25日。马克龙讲话内容为总结全国大辩论成果和回答记者提问,试图平息“黄背心”危机,为即将举行的欧洲议会选举拉票。数百名记者聚集在爱丽舍宫大厅。由于讲演稿提前经媒体透露,只好修改讲稿,重点放在改善低收入者待遇方面。主要措施为:2000欧元以下退休金免征所得税。不因经济状况关闭学校和医院。进行议会改革,议员人数减少25-30%,20%席位改为比例制,以更多地体现政党的代表性。考虑取消专门培养政治家的国家行政学院。减少政府开支,裁减不必要的机构。降低企业税,降低所得税额50亿欧元。举国动员推动环保与数字经济,发展就业。不同意“黄背心”运动要求的进行公民倡议公投(直接民主),不会重新征收巨富税。

马克龙的演讲和记者会效果不彰。“五一”很多抗议者认为“情况没有任何改变”,如对退休金降税只是恢复了以前的做法,“我们什么都没有得到”,因此又“骄傲地”穿上了黄背心。“马克龙仍是富人总统”。“黄背心”运动为时已近半年,目的“只为尊严地生活”,“要生活而不是苟活”。政府总说没有钱,巴黎圣母院着火,富翁几天之内就捐款数十亿欧元。应该用这些钱改善穷人的生活。

“五一”传统游行人数达15-30万人,5月4日周六的人数相对下降,但同一天却有1400个知名文艺界人士在左翼《解放报》发表请愿书,声援“史无前例的社会运动”:政府千方百计诋毁和残酷镇压,但我们面临的真正的威胁是经济和社会困境。这场历史性的全国性动员要求直接民主,社会公正与税收公平,以及更加严厉的环保措施。”政府不断强化镇压措施,议会通过的反打砸抢法案践踏基本自由。“这场运动事关我们每个人。”“我们都是‘黄背心’。”

法国将于5月26日举行欧洲议会选举,各政党共提出33个竞选名单,不同派别的“黄背心”运动也提出3个竞选名单。“黄背心”运动政治化倾向更加明显。从法国的传统左右翼和中间派三大传统政党,到极左和极右两大极端政党迅速崛起,再到33个政党提出各自参加欧洲议会的参选名单,以及“黄背心”的草根运动名单,足以说明法国的政党碎片化已发展到何种程度。民众在对传统政党失去信心的同时,以极端心态把选票投给极端政党或政治派别。马克龙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战胜社会党和共和党候选人,以籍籍无名之身异军突起而当选为法国第五共和国最年轻总统的。

马克龙执政后仍执行传统的政策,政府组成也多为过去的“老人”,特别是为了避免资本外流免除巨富税,而被称为金融资本的代理人。普通选民认为处境非但没有改善反而恶化,“黄背心”运动即由此而来。一般认为是因为马克龙增收燃油税而引发史无前例的抗议运动,实际上燃油税只是点燃导火索的火种而已。低收入者生活日渐困苦,迟早会发出不平之声。

欧洲各国政党碎片化倾向日趋明显。欧盟28个成员国中仅剩下葡萄牙、爱尔兰、卢森堡、马耳他4个国家没有极右政党,不同色彩的极右政党正以不同方式活跃在各国政坛。经济危机、移民和安全危机、信任危机,使民众深患政治冷漠症。极右翼或民粹主义政党已在9个欧盟国家单独或联合执政。意大利成立了由极右翼和极端民族主义(北方联盟和五星运动)政党组成的联合政府。西班牙新近举行的议会选举结果表明,极右翼呼声党已成为议会第五大党。英国地方议会选举中,执政的保守党和在野最大政党工党均告失利,保守党丧失1334席位,工党丧失82席。特蕾莎•梅已被要求辞职。德国社民党当年气势已不复存在,极右翼选择党极有可能在东部落后地区获得较大进展。

欧元区经济至今仍未恢复到2008年金融和经济危机前的水平。去年下半年以来,欧元区经济增速预测已数次下调。据最新数据,欧元区经济增速将由2018年的1.9%,降至2019年和2010年的1.2%和1.5%。欧元经济火车头德国的经济增速今明两年分别为0.5%和1.5%,法国为1.3%t 1.5%,均低于欧元区平均水平。意大利作为欧元区的“坏学生”,今明两年的经济增速分别为0.1%和0.7%,公共债务分别占GDP133.7%和135.2%,远超过欧元区规定的占GDP60%上限两倍以上。欧委会主席容克惊呼“意大利将会拖垮欧元区”!在这样的经济形势下,民众生活改善和购买力提高谈何容易?

美国总统特朗普一直在唱衰欧盟,指出成立欧盟的初衷就是要与美国分庭抗礼,甚至鼓励法国效仿英国退出欧盟。特朗普首席战略师班农离职后到欧洲成立“运动基金会”,办公室就设在“欧盟首都”布鲁塞尔,与欧洲极右翼政党过从甚密,公开从事分裂欧盟的活动。欧盟目前的困境背后,明显可见美国的影子。

法国民众的反政府情绪在欧洲颇具代表意义,只是表现形势更为直接和极端罢了。但每次抗议活动都会有来自英国德国比利时荷兰卢森堡等国的“黄背心”一起参与。所称“我们的斗争是国际性的。‘黄背心’将会在世界各地取得胜利”。富有“革命传统”的法国民众发动的这场史上规模最大和时间最长的抗议活动,还将继续一段时间,不论从哪个方向进行分析,都将会对法国社会未来的发展产生重大影响,在历史上留下深刻的印痕。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