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木:韩国人为何热衷到国外传教

前几天,有一条新闻在韩国受到格外关注并引发讨论:5月9日晚到10日凌晨,法国海军特种部队与非洲国家布吉纳法索当地武装势力交火,救出了4名人质,两名法国军人在作战中牺牲。

获救的4名人质广受谴责,就因为他们无视不要去危险地区的警告,恣意妄为,致使两名年轻士兵失去生命。疑似非法传教士的韩国获救人质,更是遭韩国民众唾骂,认为她给国家丢脸,而且勾起对十几年前“阿富汗事件”的不堪回忆。

对那起事件,中国报刊有这样的记述:2007年7月9日,韩国20名传教士与先期抵达喀布尔的3名韩国人一起前往坎大哈,以“慈善活动”为名传播基督教。途中被塔利班劫持。3天后,塔利班提出,美国必须释放23名塔利班被俘人员,否则将全部处死韩国人质。7月31日,两名人质被杀害。

韩国当局慌了神。8月1日,宣布禁止传教士进入阿富汗。次日,韩国国会代表团前往美国求救。10日,经部落长老协调,韩国大使同塔利班谈判。时任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及印度尼西亚等国际力量也积极斡旋。依照谈判结果,韩国撤出全部驻阿军队、医疗队和非外交人员,终止在阿富汗境内的一切传教活动,支付赎金2000万美元。8月28日,全部人质获释,危机结束。

然而,韩国人到海外传教的劲头并未因此减弱。阿富汗去不了就去非洲,去中东,去一切可以溜进去的地方,包括中国,而且中国还是重要目标。据知情人士介绍,2017年中国曾将部分韩国传教士驱逐出境,但我国东北地区的基督教会里仍不乏韩国传教士的身影。

韩国向海外派传教士始于上世纪60年代,步伐逐年加快。据环球时报编辑了解,韩国在国外的传教人数为:1979年93人,1990年1645人,2002年,10422人,2016年27205人。目前韩国在国外的传教士遍布全球172个国家,是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基督教海外传教国。另据报道,韩国还有个雄心勃勃的“2030计划”,到2030年,在海外的韩国传教士将达到46万。

敢制订如此惊人的计划,是基于韩国教会人力、财力充足,教徒们有传播“基督福音”的狂热。韩国5000万人口中,约45%的人信奉基督教,又特别虔诚。他们遵守有关规定,自愿将收入的5%至10%奉献教会,为表示对主特别虔诚,宁愿倾家荡者也不乏其人。这些钱被用来供养教主,资助教士海外传教,以及修建教堂,全世界10大基督教堂,现有9个在韩国。在韩国旅游,还能看到“福音传播者”在街头热情专注地演讲、唱歌、发传单。

让人纳闷的是,在漫长的历史中,现在的韩国(1948年朝鲜半岛分成两个国家,北面的叫朝鲜,南边的叫韩国,此前统称朝鲜)一直属于儒家文化圈,没有基督教生存发展的土壤。基督教在韩国能如此强势,可以说,在相当程度上是阴差阳错、历史机缘巧合的结果。

基督教传入朝鲜半岛比较晚,而且受到主张儒学的朝鲜贵族的压制,得不到发展。基督教在那里大规模传播,要“归功”日本。

1910年,日本吞并朝鲜,推行“灭文灭种”的政策:查禁书籍,焚烧数十万册;规定学校里不许教朝鲜语,学生在课堂内外不许说朝鲜话,只能讲日语;强制“创氏改姓”,一律用日式的名字,将姓氏改为复姓,如“金”姓改为“金村”。朝鲜人以各种形式反抗日本人的残暴统治。1919年3月1日爆发“三.一运动”,130多万人参加,6000余人被杀,5万多人被捕入狱。在日本占领朝鲜的35年里,朝鲜人民的抵抗此伏彼起,从无停止。

同时,朝鲜人民将基督教堂作为集聚力量、抗日救国的场所,因为在那里可以讲朝鲜语,搞集体活动。日本人对此并非不知情,但慑于站在教会背后的是西方列强,也就眼睁眼闭。因此加入基督教被视为爱国表现,许多爱国志士和领袖人物是基督徒,象在沈阳刺杀日本前首相、侵朝元凶伊藤博文的安重根,在上海刺杀日本陆军大将白川义则的尹奉吉,韩国国父金九等都是基督徒。

朝鲜战争结束时,韩国民生凋敝,美国教会对其进行粮食、衣物援助,吸引很多韩国人皈依基督教。而在北朝鲜,基督徒被视为帝国主义的走狗,大批教徒逃到韩国,更壮大了韩国基督教的势力。身为基督徒的韩国首任总统李承晚,以行政手段扶持基督教会,教会则为他竞选拉选票。当时有人形容:基督教在韩国不是国教,象煞国教。

不过,韩国人在信奉耶穌基督的同时,也保留了许多儒家伦理,象敬天法祖,注重家庭,讲究长幼尊卑等等,这些在韩国电视剧里都有所体现。(劳木)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