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金相淳:畏惧未来的日本,韩国应做好未来准备

在6月29日闭幕的G20大阪峰会中,参会国以联合声明的方式通过了强调“自由、公平的贸易”的《大阪宣言》。主持会议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闭幕式上表示“通过本届会议,各成员国找到了维持并进一步发展自由、公平、无歧视的贸易体制的共同点。

由于美国的反对,“反对贸易保护主义”的字句继去年12月G20阿根廷峰会后再次被删除,但自2008年G20峰会成立以来,“自由贸易原则”一直是最基本、最重要的原则。

日本政策“表里不一”“自相矛盾”

日本在G20峰会闭幕式上强调“自由贸易原则”,但却在7月1日突然宣布对韩国采取违反“自由贸易原则”的“拙劣”贸易制裁措施。日本政府从7月4日开始对向韩国出口半导体核心部件光刻胶、氟聚酰亚胺和高纯度半导体用氟化氢实施“个别许可制”。

由于日本的此项措施,过去能够随时按需进口的韩国,在7月4日后每笔订单需要经过90天的审查,才能进口相应产品,这实际近似于“经济报复”性的“禁止出口”。

从两个事例可以看出,日本政府的政策“表里不一”和“自相矛盾”。

第一个事例是:韩国最高法院做出了“对日帝强征的个人赔偿请求权并未消失”的判决。由于不满韩国最高法院判决,日本政府就此准备了100多项对抗措施,并在本次G20峰会结束后立即进行“经济报复”。但是,针对日本政府对韩国最高法院判例的抗议,日本律师早在去年就发表联合声明批判日本政府了。

去年11月5日,日本律师川上诗朗、山本晴太等人士在参议院会议厅内发表了《对于韩国最高法院判决的联合声明》。89名日本律师和6名学者发表了联合声明,主张“同意韩国最高法院做出的‘对日帝强征的个人赔偿请求权并未消失’的判决,日本政府必须努力解决问题”。笔者认为,日本社会的“理智”还存在着。

第二个事例是:日本似乎觉得这还不够,又提出了向韩国出口的部分物品被用于朝鲜核武器开发的疑虑。但是,日本安全保障贸易情报中心(CISTEC)早在2016年就公开了“日本向朝鲜走私氟化氢等被揭发,其中包括可用于核开发和生化武器开发的战略物资”的内容。

而且,联合国安理会朝鲜制裁专家小组最近发表的《年度报告》中,记载了部分可用作军事专用的物品是从日本向朝鲜出口的内容。对于这份由日本人直接参与的报告,安倍首相和日本政府需要说明日本的立场。

7月12日,青瓦台向日本提议就违反对朝制裁一事,两国共同接受联合国安理会相关部门调查的意见,但日本至今未对此作出回应。12日,在东京举行的韩日课长级务实会议上,日本政府做出了让步,表示“所谓不妥当的事情,不是关于违反对朝制裁的事情,而是日韩之间的事情。”

陷入“表里不一”和“自相矛盾”的日本,正在进行这为了国内政治而破坏与周边国家关系的“拙劣”演出。日本不能成为亚洲领袖,甚至连东亚领袖都无法成为的原因,恐怕只有日本的极右翼政权不知道。

日本的G7地位遭遇危机

在笔者看来,在安倍政权做出的“表里不一”和“自我矛盾”的政策决定中,可以从三个方面看出日本对未来的恐惧和焦虑。

第一,日本担心韩国的经济增长迟早会超过日本。在GDP方面,1965年韩日邦交正常化时,韩日之间有8.6倍的差距,而2018年韩国(1.6194万亿美元,世界第12位)与日本(4.9709万亿美元,世界第3位)的差距已缩小至3.01倍。

在人均GDP方面,2018年,韩国(3万3434美元)与日本(3万9306美元)的差距缩小到了5872美元。日本人口是韩国人口的2.45倍,但两国在经济实力上的差距却极为相近。很多海外专家均认为在不远的将来,韩国人均GDP和整体GDP均超过日本。

第二,朝鲜通过“朝美对话”形成经济开放,日本惧怕由此开启的“朝韩经济合作时代”。如果朝鲜开放,朝韩的人口总和将达到8千万,而随着朝鲜半岛经济规模的扩大,逆转与日本的经济实力对比将不需要很长时间。

加之一些媒体报道,目前1亿2685万的日本人口随着过去10年间的人口减少趋势而日益恶化,到2060年将减少到约8千万人左右。反观朝鲜半岛,虽然韩国处在人口减少的趋势中,但朝鲜的经济增长将使人口增加,预测到2060年将达到约9千万人。朝鲜半岛的人口数与日本人口数相当或反超时,朝鲜半岛跳跃式的经济增长与日本“失去的30年”经济下滑的比较结果,使日本不得不产生惧怕。

第三,由朝鲜开启的“东北亚经济合作时代”也令日本惧怕。“中·韩·朝”将通过共同合作,建立并主导包括整个朝鲜半岛和中国6个地区(东北三省、内蒙古自治区、山东省、河北省),以及蒙古和俄罗斯远东地区的“东北亚经济合作地区”。这样的话,朝韩经济合作下的朝鲜半岛的综合经济实力,将在短时间内达到跻身G5的水平,中国也将提前实现G1的目标,而这并非日本所希望的。

韩国促进“中·美·韩·朝经济合作体”

在二战中,被美国的两枚原子弹击溃的日本,其经济得以迅速发展的原动力是朝鲜战争。朝鲜半岛在遭到日本帝国主义36年的掠夺之后,又因战争成为废墟而南北分裂74年,这些惨痛的历史至今仍未得到治愈。如果日本继续否认历史,只能在不远的将来面对后悔的结果。

韩国曾是战后世界上最贫困的国家之一,却取得了惊人的经济增长,现在具备了GDP世界第12位的经济实力。到了2019年,韩国在造船、钢铁、半导体,以及显示器等大部分领域中,都领先于日本。韩国尚未赶超日本的只有材料、精密零部件、设备等部分领域。

舆论普遍认为,此次日本在半导体主要材料上的经济报复,对韩国来说是新的机会。因为此次日本的经济报复已成为一个契机,使韩国促进此前处于萎靡状态的材料、设备以及精密零部件的采购市场多元化,并提高国产化比例。韩国将与中国、俄罗斯、德国等国家的企业加强合作,并就促进相应领域的国产化。这意味着韩国将在最后剩下的领域中加速“脱日本化”。

最后,韩国的理性应对需要更广阔的视野。以“中·美·韩·朝”四方会谈的方式,通过“朝鲜半岛无核化”共同建立“东北亚和平体制”和“东北亚经济合作体制”。韩国要尽快做好关于未来共同发展动力的准备。▲(作者是韩国东亚和平研究院理事长、首尔传媒大学院大学特聘教授;本文由韩国东国大学博士生李杨翻译)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