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华盛顿居然还好意思打“宗教自由”牌

美国总统特朗普星期三在白宫会晤27名来自17个国家的所谓“宗教迫害幸存者”,其中有4人来自中国,一人是“法轮功”狂热分子,一人来自西藏,一人是另一邪教分子的配偶,还有一人是分裂分子伊力哈木的女儿。伊力哈木曾是中央民族大学的教师,他的违法活动和对他的依法追究都很难让人与他的宗教信仰直接联系起来。

打“宗教自由”这张牌一直是美国搞对外施压的传统保留项目,不过这手牌越打越烂,本届美国政府这样做尤其显得很滑稽。

众所周知,本届美国政府一上台就先发布了“禁穆令”,加剧了西方与伊斯兰世界的敌意与隔阂。宗教歧视与种族主义历来是孪生兄弟,而当下美国政治中的种族主义达到新世纪以来的最高潮。就在星期二,美众议院通过了最近一百多年第一份谴责总统的声明,针对的就是“种族主义言论”。

美国的价值体系出现其独立以来少有的混乱和撕裂,它在国际上又以“美国优先”公开的霸权主张行事,现在是很多年以来美国内部最乱、国际威信也最低的时候。而当下这个在西方世界也道义上声名狼藉的政府却不断对外升级意识形态攻击,真可谓勉为其难了。

大概是因为美国内部充满争斗,政治人物无论说什么话,有没有理,支持者永远给他们鼓掌,反对者永远吐唾沫,这养成了美国政府在国际上说假话也不脸红的坏毛病。同一面旗帜,想什么时候踩就踩,想什么时候举就举,无论别人怎么看,他们自己很享受这种自封的“特权”。

在中国,公民享有充分的宗教信仰自由,与此同时,所有宗教组织、宗教活动当涉及公共利益的时候,都须接受政府相关部门的依法管理,任何宗教组织都不能将自己凌驾于法律和政府依法管理之上。这样的宗教管理原则对任何法治国家来说,应该都是普遍适用的。

然而有一些极端势力、尤其是分离主义势力,打着宗教的旗号、利用宗教渠道从事违反中国宪法和法律的颠覆性活动,它们理应遭到限制和打击。

西方社会其实不难从它们的历史经验中了解围绕宗教的各种极端活动对社会的危害,就是现在他们自己仍然品尝着极端主义带来的苦头。但是一些人故意装糊涂,他们支持的中国“宗教受迫害者”恰恰都是那些打着宗教旗号、从事极端政治活动的人。

随着中美在与宗教有关的“人权问题”上不断碰撞,也因为美国在世界上的人权表现太烂了,双标得过于无耻,中国社会对华盛顿操弄宗教自由话题的不良居心看得越来越清楚。普通老百姓都知道,美国人一对中国讲“人权”“自由”,冒出来的全是坏水。

美国政府这么自私,天天喊“美国优先”,他们哪有愿望让中国人活得更好啊?他们巴不得中国倒退回落后状态,让西方的优越感在发展中国家的永久贫穷中闪耀光彩。

更重要的是,美国的鼓噪越来越难给中国社会带来实际干扰。中国的新疆、西藏等自治区都早已恢复了正常秩序,经济社会发展不断取得成就,宗教信仰自由和正常的社会秩序形成新的和谐,宗教极端主义已为各族人民所不齿。美国和西方一些势力支持的少数极端分子在中国社会里已经产生不了什么实际影响,他们成为了美国对华遏制政策可悲的炮灰。

美国高官和政客不断通过会见各种异见人士的方式来干涉中国内政,但这些活动的影响力递减速度之快一定令他们感到了沮丧。然而没办法,这就是时与势。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