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香港警权严重遭限,法治被戳了大洞

香港的秩序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特区政府依法施政面临严重困难,每次游行,暴徒恣意妄为,他们总体上显得比警察还要强势,香港的法治被他们捅了一个大窟窿,已经岌岌可危。

混乱在香港蔓延,一个重要的原因是警权受到极大限制。警察本来应当依法维护社会治安,对所有破坏法治之徒施以坚决处置。但是从6月份开始,就有暴力示威者向警察扔石头,警察依法采取行动控制局面,反被香港一些舆论指责为“滥用暴力”。这一个多月里,每有冲突发生,那些舆论对警察“使用暴力”的指控常常比对暴徒无法无天的指责更为严苛。

极端反对派控制的舆论平台并非很多,但他们的声音得到西方舆论的支持,加上社交媒体的发酵,形成了对香港警方的巨大压力。

从以往的情况看,香港法院的一些判例也打击了警察严格执法的积极性。2014年“占中”导致香港数月的混乱,但到最后,被判刑的破坏秩序者寥寥无几,而且服刑时间很短,香港警察却有多人付出沉重代价,或受到更长的监禁,或丢了饭碗。

香港素以法治为核心价值,但现在在法治之上又出了一个政治。违法要看是从哪个方向违的,如果是为了所谓“民主”而干出袭警、打砸政府机关的事,一些人就抱以了同情和宽容。警方为制止那些人犯罪而采取行动,在政治上就成了冒险的事,比打篮球盖帽还容易“犯规”,没打对方的手也容易被赖上。

这就不再是把法治放在核心位置了,而是价值判断凌驾到了法治之上。警察是兑现法治的基础工具,也是最显著的工具。法治最重要,警察就强大;由政治左右的价值判断变得更重要,暴力示威者就变得比警察还强大了。警察手里有催泪弹,橡皮子弹,还有真子弹,但都不敢轻易使用。而暴徒手里的石块、棍棒甚至土造凶器想怎么用就怎么用,并且他们人多,警察弱势就成了必然。

警权受到上述根本性限制,社会上的各种违法冲动会增加,从而导致一系列基层治安环节脱落的后果。这些后果都要由香港居民集体埋单。

目前香港一些人对警察执法和“不作为”的指责都与对所涉事件的政治看法和价值判断有很大关系,这等于是要求警察在做执法与不执法的选择前先要厘清政治立场,确保“政治正确”。这与警察的职责南辕北辙。

香港社会作为整体必须致力于恢复警察的权威,彻底取消政治对警察执法的干预、骚扰和限制。警察只能认法,不认任何“政治正确”,谁违法了就抓谁,处置谁,不管违法者的矛头指向的是谁和什么,他们是否头上戴着一顶“争民主”的高帽。

像现在这样,街头暴徒袭警,网络暴徒“人肉”警察甚至他们的家人,很多警察网上网下都被骂,重重压力之下,他们如何执法,强力执法导致激烈冲突的风险有多高,都已经不是一个法治社会应有的概念了。香港社会作为整体如果希望继续把法治作为核心价值,就请从正确对待警察的执法开始吧。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