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海潮:欧委会首位女掌门引人瞩目却难有作为

7月16日,欧洲议会经过不记名投票,通过了欧盟峰会对乌尔苏拉·冯德莱恩的提名,使之成为52年来的首位欧委会女掌门。冯德莱恩获得747个议员中的383票,反对者称比当选所需的374票仅多出9票,远低于2014年容克获得的422票,不具权威性。由于社民党和绿党作为第二和第三大党团,都表示要投反对票,不少亲欧派议员也拒绝投赞成票。直到投票开始前,冯德莱恩仍在“艰苦拉票”,直到16日凌晨4时还在做最后努力。社民党团后来改投赞成票,冯德莱恩才得以当选。针对虽然最终当选但由于低于400票,因而地位并不稳固的提问,冯德莱恩的回答是:“民主体制下,多数就是多数。”

选举结果公布后,默克尔总理当即向这位“坚定的欧洲派”表示祝贺,马克龙总统认为“我们可以为欧盟而骄傲”,即将离任的欧委会主席容克赞扬为“一位伟大的女主席”,美国驻欧盟大使戈登·桑德兰发推文说冯德莱恩应“努力加强跨大西洋关系”。

依惯例,欧委会主席应由欧洲议会最大议会党团领袖担任。7月2日,欧盟特别峰会经过3天的讨论,最终确定乌尔苏拉·冯德莱恩为新任欧委会主席,交由欧洲议会选举通过。冯德莱恩既不为人所知,在默克尔内阁中又属于“最平庸者”, 且国防部长在德国又属于“边缘阁员”。冯德莱恩获得峰会提名“纯属意外”,仍是法德两国间激烈讨价还价后最终妥协的结果。

欧盟理事会主席被视为“总统”,欧盟委员会主席便是“总理”。由于“总理主政”,因而更为重要。5月26日的欧洲议会选举结果公布后,欧盟便于28日晚召开特别峰会,讨论新一届欧盟领导人选。默克尔提议德国人韦伯出任欧委会主席,遭到马克龙以“没有执政经验”为理由拒绝,并提出法国前外长、现任欧盟与英国脱欧谈判负责人巴尼埃作为替代人选。法德领导人没有达成协议,欧委会主席提名只能“下次再议”。本应于6月20-21日举行的峰会,又因法德没有达成共识而推迟至6月30-7月2日。

欧委会主席由德国人冯德莱恩出任,欧洲央行行长则由法国前财长、现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嘉德夫人担任。欧盟最为重要的两个领导职位分别由德国人和法国人出任,别的成员国虽仍“颇有微词”却不得不接受。外界的第一印象是:法德仍是欧盟的“领导国”,法德轴心仍是欧盟的主导力量,欧盟重大事项仍是先由法徳商定,再由其他成员举手通过。

比利时现任首相查尔斯·米歇尔被任命为欧盟理事会主席(欧盟总统),西班牙外长约瑟夫·博雷尔被任命为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欧盟外长)。米歇尔属于自由派,曾担任法国国家组织秘书长,与法国关系密切,被认为是马克龙的好友,在欧洲建设问题上与马克龙持相同立场。

欧盟4个主要领导职务分别由两男两女担任,是马克龙早就提出的设想。可以看出,马克龙在本届欧盟领导人的安排问题上所起的作用更大一些。默克尔已进入执政后期,最后又因多次在公开场合出现身体不适状况而引发诸多猜测,再加上经济前景趋暗和大联合政府出现裂痕,对欧盟影响力下降。马克龙乘势扩大对欧盟事务的领导权。拉嘉德出任欧洲央行行长,马克龙将可借此实行其强化欧元区管理方案。欧盟对重大国际事务发表立场需重复法德首肯,欧委会主席的后面是法德两国领导人,其象征性多于实际作用。欧洲央行行长则不然,拥有较多的独立决策权。可以断言,在本届欧盟领导班子组成过程中,法国得分明显多于德国。

法国今年国庆阅兵仪式的主题是欧洲防务建设,其次是欧洲团结。法国防长帕尔利在对《巴黎人报》的谈话中指出:“特朗普总统是欧洲防务的优秀大使。”“他总是或明或暗地威胁欧洲,还威胁不再对欧洲实行永久性保护,欧洲不得不对自身防务提出疑问。”

马克龙指出,英国脱欧后法国将成为欧盟唯一的拥核国和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法国对欧盟的领导作用更加突出也更加重要。马克龙邀请欧委会主席容克、德国总理默克尔、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观看国庆阅兵式。法德混成旅和欧洲干预部队出兵国(其中有10个欧盟成员国出兵)军人参加阅兵式,也是历史上首次。“空中飞人”弗朗吉·扎帕塔脚踩“飞行踏板”进行特技表演,手中道具为自动步枪,法国推进防务现代化的象征意义十分明显。英国副首相大卫·利丁顿代表特蕾莎·梅首相出席,为马克龙捧场的意味十分浓烈。马克龙显然是要夺回被默克尔抢去的欧盟政治主导地位。

冯德莱恩是职业医生,现年60岁并生育7个子女,成为欧盟历史上首位“欧洲女士”,舆论称“妇女终于顶破了玻璃天花板”。但作为欧委会主席,她所要表达的只能是欧盟集体决策后的政策取舍,而不是个人思想。中欧关系主要是中国与各成员国间的双边关系,欧委会的作用有限。欧元区至今未从2008年经济危机中缓过劲来,对中国市场的依赖持续增强。欧美贸易摩擦升级,法德英在征收“数字税”问题上与美开打,中国同欧盟各国双边关系则连续上新台阶,颇能说明问题。

冯德莱恩在当选讲话中表示,她就任的首要任务是“社会欧洲”、反气变和英国脱欧问题。前两个问题是为了争取左翼党派和绿党的支持,后者是应对欧盟面对的首要难题。“欧盟仍处于极端困难时期,英国脱欧是最大危机。”10月31日是英国脱欧的最新期限,11月1日则是冯德莱恩履新的日子。冯德莱恩已表示,英国脱欧日期还将后延。英欧双方的缠斗还将继续,曙光尚未出现。

法国“黄背心”运动已达8个月,又出现个“黑背心”非法移民占领先贤祠运动,德国大联合政府随时可能解体,英国脱欧是英欧双方的共同灾难,特朗普对欧盟的压力还在上升。冯德莱恩作为“弱势主席”,只能是法德的代言人。但法德日子也不好过,而且法德也有权力之争问题。新一届欧委会就职后面临的重大考验将会接踵而来。冯德莱恩从德国政府“平庸阁员”中脱胎而来,担任欧委会主席恐也难有作为。(作者系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欧洲中心主任,前驻外大使)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