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锋:执念美式霸权,反华鹰派死性难改

中美关系的“质变”让世界充满了忧虑。在全球化、开放和自由的商业与社会交往已经成为世界稳定、和平与繁荣的基本保障之际,美国一些极端保守势力和白宫的鹰派人士却要把中国视为美国国内政治和社会分裂的“替罪羊”。为了达到这个目的,这些人不惜上蹿下跳,竭力兜售其反华理论和主张。近日,美国130名鹰派退役军人与极右分子联名签署和发表的“保持对华强硬”公开信,就是一个生动的事例。

反华鹰派与“身份政治”

美国政治中的“中国议题”从来都不乏争议。这不仅是因为美国国家安全战略选择与对华关系之间的长期争论,以及中美之间挥之不去的意识形态争议,更重要的是,美国国内长期存在的“身份政治”。美国学者弗朗西斯·福山认为,美国的“身份政治”就是相当多的美国人,在享有美国宪法框架所保障的自由和平等权利的同时,按照自身对美国式的幸福、自由和权利的理解,来选择价值和政策理解。在福山看来,当前美国“身份政治”泛滥,其带来的结果是,今天的美国依然标榜普世价值,在实际说法和做法上却充满了民粹主义、民族主义、甚至种族主义的歧视和偏见。

在这样的背景下,反华鹰派不仅在美国政府部门、而且在美国的媒体越发肆无忌惮地推销和兜售反华理念,颠倒黑白、抨击中国的共产党执政。“身份政治”已经再度扩散和蔓延到美国的对外政策领域。美国不久前出台的《印太战略报告》,就把矛头直指“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在中美关系正常化40年之际,这股反华逆流图谋重塑美国的中国政策话语,他们把对中国的担忧和不安,赤裸裸地演变成极具意识形态煽动力、追求对华全面对抗的战略指导方针。

那封130人联署发表的致美国总统公开信,就是这样一种由“反华政治认同”串联起来的极端主张。看看在这封信上署名的人物,许多是前军方和情报部门的官员,其职业生涯就是按照最坏的场景在和中国“战斗”。参与署名的学者,无一不是在其以往著述和言论中充满对华仇视的极端分子。

例如作为这封公开信的带头起草和署名者之一,章家敦曾是一名华裔美国律师,有过在上海工作的经历。2001年,他出版的《即将到来的中国崩溃》一书,危言耸听地断言中国将迅速走向瓦解。这么多年中国的蓬勃发展早已让章家敦成为笑柄。但他依然贼心不改,总是在不断唠叨和重复着“中国崩溃论”,是一位在中美两国都臭名昭著的“学棍”。2014年5月,笔者曾和章家敦一起在华盛顿开会,他在会上继续做中国“接近崩溃”的演讲。在他演讲结束后,我第一个举手提问,告诉他我的感受是:“2001年你的书就是一个笑话,今天你的演讲更是一个笑话”。

美式霸权已成破坏者

然而,对这帮反华鹰派的主张和观点我们不能轻视、更不能小视。章家敦这样的一批死硬分子是不会改变他们的执念和信条的,这是一批美国对华政策真正的“死磕派”。他们依然活跃在美国的媒体、资讯,甚至政策圈中。

出版了《中国百年马拉松》一书、杜撰了“中国就是要取代美国主导地位”的白邦瑞,曾一度是特朗普政府中国政策圈内的“红人”。章家敦更是在美国的《福布斯》网站、《国家利益》杂志网站频频撰写和发表各种反华评论,还四处演讲。在这封公开信上签名的,还不乏新生代和中生代的美国“中国问题专家”,有的甚至已经有过被纳入政策圈的经历。

这封充满冷战思维和情绪的公开信,不仅是要让美国的对华政策重新回归视社会主义中国为“死敌”的政策立场,还煞有介事地为特朗普出谋划策,主张联合美国的盟友与伙伴,不惜重新分裂世界,共同将对华全面对抗政策做深做足。在他们眼里,极力维护美式霸权就是第一目的。如果这批“死磕派”的主张得以实现,美式霸权必将成为国际秩序最大的破坏者。

世界的稳定、进步和发展有着难以避免的多样性,各国治理模式的成长和成熟,更有其文化和传统所决定的阶段性。即便冷战后克林顿政府曾一度将在全球范围内“扩大民主”列为美国对外战略的中心环节,但克林顿在离任后撰写的自传《梦想的高度》中坦陈,美国推进世界民主价值的真正魅力,“不是通过美国的军队输出美国价值,而是美国始终能够保持自己是世界最成功和最令人羡慕的民主实践”。今天,美国民主党的四位少数族裔议员因为批评特朗普政府,而被当今的美国总统呵斥,并要让她们“滚回自己的国家”。再加上在“美国优先”的口号下频频“退群”、非人道地对待美墨边境成千上万的移民,以及贸易霸凌主义等诸多举动,美国这座曾经耀眼的“自由和民主的灯塔”已经前所未有地暗淡。

世界繁荣不应再遭噩梦

如果今天美国的“中国政策”辩论和主张,因为担心中国的快速崛起,基于遏制中国的目的,重回冷战时代的意识形态对立和“新麦卡锡主义”的反共狂热,不仅这40年中美关系的友好交往将毁于一旦,更将对世界的稳定和繁荣带来灾难性的影响。

中国改革开放40多年来的艰难历程,是中国人民的辛勤劳作和中国道路的历史担当,为世界提供了人类发展多样化选择的“北京共识”,更为中国的国际贡献带来了能力和观念的保障。美国的对华政策如重弹“反共老调”,这不仅是时代的大倒退,更是美国的霸权利益想要重新绑架美中关系和世界政治的噩梦重演。

今天,中美关系出现的倒退令人痛心。但我们仍然坚信,世界和平与发展的潮流不是哪一个国家、哪一批人可以裹挟的。只要中国上下同心,把我们自己的事情办好,坚持全面推进各项事业的改革、开放和发展,美国一些死硬派的反华主张最多只会是“鹰犬吠日”而已。当前,中国崛起正深刻改变国际体系内的力量对比,主要国家间的利益博弈进程和方式,也正在出现严峻和复杂的调整和变化。对此,我们要有清醒的认识和周全的准备。中国崛起不仅是荣誉和成就,更是风险和挑战。(作者是南京大学中国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执行主任、南京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