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育才:中国国防费到底高不高?

作为中国政府自1998年以来的第10部国防白皮书,也是党的十八大以来的首部综合型国防白皮书,《新时代的中国国防》白皮书于7月24日正式发表。

新版中国国防白皮书意在向国内外介绍新时代的中国国防政策,回答有关中国和中国军队在当前和未来一段时期,在国家和地区和平发展与安全保障过程中的地位与作用。新版白皮书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进行了创新发展,与过去相比有不少“首次”。如首次指出“永不称霸、永不扩张、永不谋求势力范围”是新时代中国国防的鲜明特征。笔者认为,可能更受国际舆论关注的,是首次将国防费位居世界前列的国家进行国际比较。

国防开支情况无疑是人们关注的重点内容之一,世界通过国防开支情况判断中国国防建设以及国家军事战略和安全战略的性质。自然也会有别有用心的人借口中国连年增加军费开支,恶意曲解和攻击中国的国防政策。

中国的国防费到底高不高,首先通过横向比较就一目了然。白皮书从国防费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占国家财政支出比重和人均国防费水平三个维度,比较2012至2017年的有关情况显示,中国国防费占国内生产总值平均比重约为1.3%,远低于美国的约3.5%,俄罗斯的约4.4%,也不及印度的约2.5%。从国防费占财政支出比重看,中国平均约为5.3%,也远低于美国、俄罗斯和印度。从人均国防费看,2017年度中国国民人均国防费远低于除印度之外的所有大国。因此,同为战略和政治独立的大国,中国国防开支在此基础上保持适度增长显然是合理的。

其次,从实践看,中国国防费开支的方向具有社会建设性和历史补偿性,且完全服从于国家防御性战略的需要。改革开放40年的前半程,军队长期过紧日子,导致军人待遇和福利保障长期处于低水平,装备水平落后、战略训练水平很低,与其他国家特别是军事大国相比,历史拖欠较多。自2012年以来增长的国防费,主要用于适应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相应提高官兵生活福利待遇和改善工作、训练生活条件;更新老旧装备,稳步提升防御性武器装备的现代化水平;保障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保障实战化训练和部队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

第三,承担更多的国际责任和义务也是国家适度增加国防费的重要方面。新时代,伴随着国际利益拓展和国际地位的提高,中国军队更加积极地履行同国际地位相称的国际责任和义务。外界有目共睹的是,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执行亚丁湾、索马里海域护航任务,中国军队不断加大参与国际维和、国际人道主义救援等行动的力度,在力所能及范围内承担更多国际责任和义务,提供更多公共安全产品。

第四,中国国防开支的多少最终取决于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需要,取决于应对现实和未来军事威胁的需要。在“亚太再平衡”升级版的“印太战略”策动下,美国全面加强遏制性战略部署,对中国构成全方位的安全压力,其中军事战略压力尤其突出。美国在中国外向型发展的主要利益拓展方向加强进攻性核力量部署、反导防御部署和“高端战争”力量部署。在军事同盟框架下,由于盟友被要求更大的军事资源投入,从而保障美军“联合介入”和“行动自由”的能力越来越强。加之美国采取的外交政策使地区热点增温、争议问题向冲突和战争演化的危险性更高。在这种背景下,中国出于军事安全的考虑和需要,国防费自然也会增高。不过,其性质重在战略防御。(作者是国防大学教授)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