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长亮:莫因一时挫折唱衰AI产业

最近几年,人工智能(AI)一直是热词,国家政策引导,资本市场追逐,众多人工智能创业公司短时间内大量涌现,但目前为止成功者凤毛麟角,更多公司还在努力探索甚至有些已被市场淘汰。资本热潮开始降温,人才短缺日益严峻,这些都是目前我国人工智能产业面临的问题。一些媒体注意到这些问题,并把它们上升为中国人工智能产业光环渐退,我认为这有些悲观了。事实正好相反,这本就符合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其实中国人工智能产业发展正当其时。

中国一些企业作为人工智能领域先行者,在探索道路上取得一些成绩,也走了一些弯路。在探索道路上,这些都是可理解和可接受的,任何新兴领域的发展都不可能一路顺利。我们不能因为取得一点成绩就肆意吹捧,也不能因为犯了错误就一棒打死,否则没人愿意再做先行者,未来也就无从谈起。某些公司遭遇挫折,绝不能上升到对整个人工智能领域的悲观。这是两个不同层面的概念,不能混为一谈。

在人工智能产业发展过程中,炒作过头的问题一直存在,一些并无相关专业知识背景的媒体发布不少博取眼球的失实报道。比如脸书的聊天机器人,因为算法训练过程中出现问题,导致模型无法推理出优化结果,却被媒体炒作成“机器用人类无法理解的语言在交流”,引起大众好奇甚至恐慌。另外,今年第二季度中国人工智能初创企业仅获得1.407亿美元投资,与去年同期28.7亿美元相比锐减,部分媒体将其解读为中国人工智能行业资本枯竭。资本周期性涌入或退潮,创业公司倒闭或壮大,是行业发展的一个正常过程,并非“唱衰”依据。资本会带来泡沫,但有泡沫的啤酒也是啤酒。我们应客观理性看待人工智能产业发展道路上的问题,给予客观的批评和鼓励、科学的解读和分析。

人才短缺问题是目前制约人工智能发展最重要的一个因素。实干人才匮乏、产业落地难成为普遍问题,很多企业即使开出高薪也面临一人难求的局面。但人工智能人才短缺,不是我国独有,在全世界范围内都存在。这是因为人工智能的发展,历史上经历了三次寒冬,上一次寒冬直接导致从事人工智能领域的人才急剧减少,后续人才培养乏力,只有少数人在坚持,正是这些人的坚持使得人工智能在深度学习、大数据和强算力三大合力下重新迎来高速发展期。

为解决这个问题,教育部布局首批35所高校,授予人工智能专业建设资格。清华大学等国内高校已相继成立人工智能研究院和学院,培养专业人才。同时,科研评价体系开始探索“去唯论文论”等新的评价指标,这将有助于选拔年轻实干的科研人员,建设人才梯队。

我国政府高度重视人工智能产业发展。2017年国务院发布的《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将人工智能列为国家战略,目标是到2030年,中国成为人工智能行业的全球领导者,形成1500亿美元的人工智能产业。不仅如此,人工智能还被提升到“引领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战略性技术”高度。政府在资金和政策方面投入很多资源助力人工智能产业发展,提供了良好环境和广阔空间。

我国经济依然保持良好态势,人工智能产业落地场景众多,人才培养体制在不断优化完善,人才短缺问题未来会得到有效缓解。我们应正视人工智能产业发展道路上的问题,不因一点成绩而浮躁,不因一点挫折而气馁,相信人工智能产业在我国这一代人的努力下会有历史性的突破发展。(作者是中国人工智能学会学者)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