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艳东:美国恢复执行死刑传达复杂信号

美国司法部长巴尔日前宣布,联邦政府决定在16年后恢复执行死刑。对于中国舆论而言,特别关心的有三个问题:一是这一决定是否会给章莹颖案的判决带来改变;二是美国政府为什么会在16年后做出这样一个重大法律改变;三是联邦政府恢复执行死刑,会给美国社会带来怎样的影响?

首先,这一决定与章莹颖案基本无关,也不会对之前的判决产生影响。有人认为,章莹颖案的罪犯被判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是因为联邦政府对死刑的谨慎态度,影响到了陪审员的选择,导致陪审团没有一致同意死刑裁决。这其实是误读,因为美国陪审团制度高度独立,陪审员的判断只受制于法律和良心,很少受到政府态度的影响。而且,美国陪审团的选任有复杂的否决程序,就是防止受到案外因素影响的人参与陪审团。也正是因为陪审团的高度独立与公正性,即便裁判结果在很多常人看来不可理解(如辛普森无罪案件),但最终也得到了社会的接受。

同样,美国联邦政府宣布恢复执行死刑,也很难改变章莹颖案的判决结果。尊重判决结果、禁止双重审判危险,是美国司法的基本精神。在法官认可陪审团裁决、没有重新组成陪审团的情况下,又没有出现新的证据,如发现凶手有其他漏罪,要改判章莹颖案件的判决结果,几乎不可能。

其次,美国司法部在16年之后重新宣布恢复执行死刑,其时间选择耐人寻味。美国总统特朗普是死刑的坚定支持者,多次呼吁恢复执行死刑。而根据美国民意调查机构皮尤研究中心的数据,2018年美国支持死刑的人数有所上升,达到了54%。考虑到部分公众的中立态度,可以认为,美国多数人支持死刑。在大选前夕,总统特朗普是否在充分利用一切政治资源争取选票,我们不得而知。可以肯定的是,如果美国多数人反对死刑,至少特朗普政府不会在这个关键节点上高调宣布恢复执行死刑。在美国,死刑、堕胎、枪支等问题,一直是民主党与共和党选战中争论的焦点。法律立场,始终在政治阴影下摇晃。

最后,美国联邦政府恢复执行死刑,也是美国法律向民粹主义摇摆的一种信号。多数国家废除死刑的过程都不是纯粹民意选择的过程,“遵从民意”是西方国家经常提到的一句口号,但唯独死刑是个例外。1981年法国总统密特朗颁布废除死刑令的时候,超过60%的民众支持死刑。多数国家废除死刑都是逆流而动的艰难过程,都是“理性战胜感性的结果”。美国是极少数保留死刑的发达国家,为了迎合民众的报复冲动、增加政治筹码而恢复执行死刑,有可能是一种复杂的政治信号。

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的夫人米歇尔曾经在演讲中高呼:“他们往低处去,我们向高处行。”民主党人批评称,这些年特朗普政府的一些政策从理性主义走向了民粹主义。如何看待死刑,每个国家都有各自不同的历史文化因素和复杂的社情民意因素。这对于任何一个国家而言都是一个复杂的问题。(作者是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主任)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