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罗思义 :警惕英美贸易协议背后的阴影

在英国前外交大臣鲍里斯·约翰逊当选新首相两天后,英国《金融时报》披露,“退欧党”领袖法拉奇在纽约为一个新成立的游说机构“World4Brexit”举办了大型募捐活动,该机构旨在推动英国“脱欧”。法拉奇表示,自己在白宫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举行了会晤,特朗普敦促他与约翰逊联手让英国政治“重新洗牌”。

法拉奇称这个游说机构是由曾参与游说英国“脱欧”的美国政策分析师格里·冈斯特在“美国一端”组织的。实际上,对法拉奇所募集的资金来源以及美国决策层与英国支持“脱欧”团体之间的关系加以分析,“脱欧”背后的经济与社会力量中美国的影子清晰可辨。

笔者认为,一些中国舆论不应将“脱欧”简单视为英国的国内问题,忽视英美贸易协议谈判对中国可能造成的影响。卡梅伦担任英国首相时,中英关系进入“黄金时代”,英国成为G7集团中第一个加入亚投行的国家。卡梅伦为此制定了一个高度理性的战略,将英国定位为中国发展与欧盟关系的门户。这有助于英国的繁荣,英国在推进这一战略方面也具有很大优势:伦敦金融城作为欧洲最重要的金融中心,是世界上最大的外汇交易中心,也有希望成为人民币在境外最大的交易市场。

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走出去,他们将英国视为进入欧洲最合适的切入点,除了作为欧洲金融中心的强大地位,英国还可以从中国企业的投资中获益,这是一个“双赢”的结果。为了实现这种互惠互利的经济关系,英国政府需要以更理性和客观的态度来制定对华政策。

英国是全球第六大经济体,拥有众多高科技专利,中英“双赢”关系对华盛顿任何敌视中国的圈子来说都是不可接受的,这也是他们当初反对英国加入亚投行的原因,而“脱欧”带给他们进一步插足中英关系的机会。

从历史上看,作为可以影响欧盟政策的可靠盟友,美国一直支持英国“留欧”,但本届政府改变了这一传统策略,转而支持英国“脱欧”。这一政策变化遵循了当下华盛顿的一项总体战略思路,即美国的盟友应该增加对美国的“贡献”,以为其继续维持霸权服务。德国起初不愿被迫增加国防开支以满足北约标准并在关税问题上做重大让步,考虑到德国在欧盟的主导地位,美国转而支持英国“脱欧”。

这一政策的关键是反对英国与欧盟达成任何协议,反对英国仍然留在欧盟关税同盟当中,因为届时英国将无法自由与美国开启自由贸易谈判。笔者想要提醒的是,一个单独面对美国的英国将更方便一些势力插手,比如在新的美英贸易协议中加入新版美墨加自贸协议中的“毒丸条款”,即“如果一国被其他任何一方的国内贸易救济法认定为非市场经济国家,同时该国与协议内各方均没有签订自贸协定,任何一方与该国开始自贸协定谈判之前至少三个月,需要通报其他各方”,以及“任何一方如果与该条中所说的非市场经济国家签订自贸协定,其他各方有权在提前六个月通知的条件下终止适用协议,并且用双边协定取代”。一旦加入类似条款,美国等于拥有了对英国与其他国家贸易协议的否决权,它还可以进一步干涉华为参与英国5G电信基础设施建设的计划。

阻碍互利共赢的中英关系发展,不仅有悖于作为欧盟成员国的英国的利益,同样有悖于后“脱欧”时代英国的利益。“脱欧”派声称,今后的英国能够追求更加全球化的发展方向,然而限制甚至切断与中国这个全球增长最快经济体的互利关系,明显与全球化背道而驰,然而令人遗憾的是,伦敦的一些圈子似乎支持这种取向,这显然违背了中英两国的根本利益。(作者是英国伦敦经济与商业政策署前署长,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本文由李天阳翻译)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