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军红:推进务实合作的新时代中日关系

当地时间27日晚,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大阪会见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双方达成十项共识,并认为应共同致力于构建契合新时代要求的中日关系。

同处东亚的世界第二、第三经济大国的首脑,致力于在多边舞台发挥务实有效、积极负责的作用,推进世界经济健康稳定发展。中日两国领导人的共同担当,决定了新时代中日关系迎来务实发展新阶段。特别是,此次习近平主席风尘仆仆,径直奔向大阪G20主会场的工作状态,充分展现了新时期中日关系务实合作的新常态。

G20经济总量占世界86%、贸易额占80%、人口占64%,其影响力远超G7。美国金融危机10余年,G20峰会及其系列会议协调政策、共同努力,使世界避免了上世纪30年代大危机型长期衰退。G20机制体现了当今世界经济的新特征,更折射着中日关系的新结构。

一方面,2010年中国GDP超过日本,推进中日经济关系结构变化,中日关系超越了市场依赖,呈现在生产能力及其供应链上的依赖特征。如1995年到2018年,日本从中国的进口总额扩张了5.6倍,而从美国的进口总额仅增27%。与此同时,从中国进口总额2018年达19万亿日元(约合1万亿人民币),而从美国的进口仅为9万亿日元(约合5千亿人民币)。日本对“中国制造”供应链的依赖远超美国。

另一方面,二战后美国一直是日本最大出口市场,而2009年美国金融危机后,中国一度超过美国成为日本最大出口国。如此看来,在美国贸易保护主义压力下,纵使日企想调整产业布局,重构产业链,但中日间巨大的贸易存量折射出地区产业分工体系无法脱钩。中日经济依存根植于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历史积累,很难随着华盛顿的指挥棒起舞。

当下,世界迎来技术创新和新产业形成的新时代,中日关系恰逢两国制造业由大到强的共同机遇。第四次产业革命浪潮将中日推向时代前沿,共建产业链网络化、数字化和智能化升级版,以一体化的市场共筑“世界技术标准”。

中国“一带一路”倡议践行5年有余,“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逐渐摸索出新共识。中日两个超大经济体共同发展的“外溢效应”,为沿线基础设施建设和基础市场形成提供了内生动力。中日“从竞争到协调”,企业在竞争中找合作,将成为新时代中日关系务实发展的新特征。

国际协调与合作从来不会一帆风顺。新时代中日关系也需适应大国关系新变化,预备扎实可靠的政治储备。2014年以来,中日领导人达成了改善两国关系的“四项原则共识”,为新时代中日关系定了基调。2018年中日实现领导人互访,双边关系重归正轨。而今,国际风云变幻,多边自由贸易秩序,乃至二战后国际秩序屡遭践踏,中日领导人在多边舞台协调政策,为新时代的大国关系率先垂范。

和平崛起的中国,及其主导建立的周边大国关系,尤其是新时代中日关系,堪称践行大国责任、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的时代典范。(作者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