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法治是香港核心价值和世界共同价值

香港一些极端人士暴力冲击、打砸立法会大楼带来强烈震动,这个国际金融中心竟然出现蔑视法治如此不堪的一幕,给香港社会敲响了警钟。

在国际上,一直偏袒香港示威者的一些西方人感到了尴尬,呼吁克制,同时一些人将星期一的暴力表现归咎于是被香港政府回应不力“逼出来的”。最极端的表态来自美国众议长佩洛西,她不顾暴力行径遭到普遍反对,继续宣扬香港的示威者“激励了全世界”,表现出了“不应该被忽略的勇气”。

暴力示威正在世界范围内引起越来越多的警惕和反感。冷战结束以来,通过暴力示威导致政治剧变的国家都跟随了失败的表现,陷入长期混乱、停滞甚至倒退。非常有名的几场“颜色革命”没有给一个国家带来示威者最初期望的结果,国家接下来的转型都走样了,对所在社会参与分享全球化的红利都造成了进一步的扰乱和打击。

西方国家对他们内部的暴力示威活动持坚决打击态度,英国2011年对伦敦暴力示威的定性极其严厉,对示威者的追究毫不留情,可谓西方打击内部暴力示威的典型。

但对他们圈子以外的暴力示威乃至“颜色革命”,西方则总体上持鼓励态度,在示威者与政府的对峙中几乎一边倒地支持前者,从而客观上成为全球暴力示威的最大精神动力源头。在很多时候,西方的非政府组织、外交官和情报机构甚至直接参与推动暴力示威的幕后活动。

然而从全球范围看,西方最近几十年没有对任何出现“颜色革命”的国家承担责任。他们对搅动那些国家走向“革命”充满兴趣,西方舆论也很热衷给示威者戴高帽,但是当那些国家陷入动荡,需要各种帮助、尤其是经济援助时,西方国家又都纷纷跑开了,一场又一场“颜色革命”成了烂尾工程,晾在那里。

实事求是说,当今世界各国的治理思想都在与时俱进,政治理性普遍上升,经济及民生的重要性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在绝大多数社会里,经济问题是各种经济原因本身导致的,通过政治手段解决经济难题的空间已被开发得差不多了。

很多人相信,香港需要在经济和民生的深层领域加注新动力,这是全球性的普遍问题。美国民粹主义的兴起来源于白人中产阶级对境况的不满,特朗普政府想出一个办法,把一切归咎于其他国家在贸易上占了美国的便宜,用打贸易战忽悠舆论。其实很多美国人清楚,只有耐心的改革才能解决美国的问题。

香港一些极端势力在西方势力的帮助下,极力向香港社会灌输这样的观念:要解决香港任何问题都先要香港变得更加“民主”,让街头示威人更多、更有力量,直至不惜使用暴力。

然而香港毕竟是个发达社会,有珍视法治的传统,市民的平均素质高,加上有祖国做后盾,用在很落后地区搞“颜色革命”的那一套在香港复制,一定会遭到香港社会的内在反弹和抵制。中央政府和内地社会反对香港动荡的意志更是那些势力迈不过去的一堵墙。

维护法治是香港社会的共同价值,我们相信这也是当前复杂局势中香港各界公众的最大公约数。外部力量必须尊重香港社会的这一核心利益,停止对香港以暴力方式开展对抗者的支持。否则的话,他们就是在与包括香港公众在内的全体中国人民敌对。这样的敌对决不会帮他们构建可供政治上自我炫耀的资本。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