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长安:西方“就业繁荣”背后的隐忧

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发达国家的就业状况得到持续改善。特别是近两年来,不少发达国家纷纷步入了“充分就业”的状态,享受着前所未有的“就业繁荣”。但这种“就业繁荣”的背后,也潜藏着诸多的问题甚至危机,广大劳动者想要端稳饭碗并不容易。

金融危机后,随着各国经济刺激计划的推出,发达国家逐渐走上了缓慢复苏的道路,就业状况也大大改善。这其中,美国无疑是经济复苏的“领头羊”。统计数据显示,美国的失业率在2018年4月跌破4%,是半个世纪以来的最低水平。一直被高失业率困扰的欧盟的就业形势也有所缓解,根据欧盟统计局公布的报告,2019年4月,欧盟28国的平均失业率为6.4%,这是2000年1月以来欧盟失业率最低值。此外,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失业率维持在5%左右。

应该说,发达国家低失业率的实现,既得益于宽松经济政策带来的经济持续增长,也得益于积极劳动力市场政策的实施。但也应该看到,在实现“就业繁荣”的同时,发达国家也面临着内部矛盾重重、外部环境不确定性增加的问题。这不仅大大削弱了“就业繁荣”的成色,也导致就业的前景不乐观。

一方面,发达国家内部经济增长动力不足的问题突出,拉动就业能力下降。以美国为例,特朗普上台后实行了大规模的减税政策,但如今减税效应明显减弱,反而导致国内财政赤字不断攀升。据统计,截止到2018财年,美国的债务达到了21.52万亿美元,创下美国自建国以来的最高水平。

此外,“就业繁荣”是在劳动参与率持续下降的情况下实现的,使“就业繁荣”陷入了“虚假繁荣”的尴尬之中。比如美国的劳动参与率并没有随着失业率下降和工资上升而上升,数据显示,2019年4月美国的劳动参与率仅为60.6%,明显低于2000年的峰值64.4%。劳动参与率的下降意味着长期找不到工作的“绝望的劳动者”数量增多,自愿退出劳动力市场的人持续增加。

另一方面,贸易摩擦对全球经济复苏带来了显著的负面冲击,而英国脱欧前景的不明朗则加剧了外部环境的不确定性。世界银行在最新发布的《全球经济展望》中预计,今年全球经济增长将放慢至2.6%。经济增长是拉动就业扩大的主要动力,经济放缓势必导致就业形势趋于紧张。

尽管包括发达国家在内的各国都将扩大就业规模、实现充分就业作为政策的首要目标之一,但想要实现并保持“就业繁荣”状态并不是一件易事。因此,在当前复杂的国际经济形势下,发达国家的“就业繁荣”还能持续多久,不仅取决于各国国内的政策是否有效,也取决于国际经济环境能否改善。(作者是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