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木:玻利维亚,男性都成香饽饽

访问玻利维亚是好多年前的事了,但对该国的两大“难解之谜”仍时有念记。

印第安人是中国人的后裔?

玻利维亚首都拉巴斯市区海拔3632米,有“外交官坟墓”之称,市郊机场更高,4200多米。去那里访问的外国人成行前就会听到诸如外交官在此殉职和来访者有来无回的吓人故事。台湾籍作家三毛就曾生动描述飞机降落拉巴斯机场时外国乘客的紧张慌乱: “坐在我后面的欧洲人吓瘫在座位上,向空中小姐要氧气” “坐在前面的一个日本人也开始不对劲,喘了口长气便不出声了,两个空姐捧着氧气瓶给他吸,弄得全机的旅客都有些惶惶然。”

走下飞机,除了有些气短胸闷,头有些胀,我倒没有特别难受的感觉,但还是遵从主人的安排,在候机大厅慢慢喝下一杯“马袋茶”,一种由制毒原料可柯叶做成的的饮料,说是可以减轻高山反应,也算是以毒攻毒吧。

实际上,将拉巴斯比喻为“拉美的拉萨”更为贴切,二者可比之处不少:拉萨海拔3650米,仅高出拉巴斯18米;地理环境相似,都被终年积雪的大山环抱;当地印第安人同西藏人在长相、衣着打扮方面有很多雷同:皮肤黝黑,男女都喜欢戴毡帽,女的爱穿多层裙袍。更神的是,他们初次见面能搭话问好,吃饭时能找到可沟通的餐桌用语。十世班惮来此访问时说,他在拉巴斯有在家的感觉。

在玻利维亚,一直有印第安人是中国人后裔的说法,并有例证。比如,每年二三月的狂欢节,表演“魔鬼舞”是保留节目。表演者所戴面具“鬼脸”,其实是“狮脸”,此地的魔鬼舞与中国的狮子舞似乎有种内在的传承关系;在庆贺重大节日游行时,很多人穿绣着龙图案的衣服,龙是他们部族崇拜的图腾。

由以上可见,说印第安人是中国人的后裔,虽是一家之言,但也不是无根据的猜想。不过,人们很想知道:中国同美洲相距何止万里,中国人(当时可能还没有中国,权且这么说)是怎么到达那里的?美洲其时地广人稀,好地方多的是,来者为何选择象玻利维亚这这等高寒之地?为什么印第安人酷似西藏人?这些,迄今仍是待解的“难解之谜”。

男女比例真是1:4 ?

在拉巴斯停留一天一夜后,我们乘车前往海拔只有437米的圣克鲁斯。一路下坡,扺达该市时,高山反应症状一掃而光。按照使馆的意见,我们在圣市期间,由此地的华侨社团负责接待。但该市两个主要社团不团结,争夺“接待权”,相持不下。为息事宁人,不给他们添乱,我们分别拜会两派侨领,向他们表示感谢和婉拒接待之意。这使我们有机会结识张、田二位先生,对玻利维亚男少女多的奇特现象有了感性认识。

对男女比例失调程度,有1:3和1:4之说。当然,这仅是民间传闻,并非官方正式说法。但从张田两人的经历可以看出,玻利维亚男女比例失调严重、“男以稀为贵”是不争的事实。

他们两人都是想以玻利维亚为跳板移民美国,在此滞留几个月仍看不到希望。老张是北京一家报社的美术编辑,出来时没带多少钱,不想坐吃山空,便在一条繁华街道租了一个烤鸡摊。这种小本买卖投入不多,也无须太专门的技术,因而从业者众多,市场严重供大于求。据老张讲,扣除成本,每卖出一只烤鸡可赚1美元,但一天卖不出几只,有时纯属赔本赚吆喝。闲得无聊,他便义务教几个孩子学画画,其中有个8岁男童,聪明伶俐,学得认真,还请老张去家里作客,认识了他妈妈。不久老张就搬进这家,白吃白住,女方的唯一要求是他们能住在一起。

有一天老张特意在一家小饭馆里让我们见见他的女友。她祖籍哥伦比亚,白人,中学老师,文静而有教养,对老张总是含情脉脉。我们打趣老张艳福不浅,他却摇头叹息,诉说自已的苦恼:他把这里的情况如实告诉了在北京的夫人,原以为她会生气,没想到她对丈夫的处境表示很理解,愿意等他回家,一直等。这更使老张挠心:不回北京,对不住老婆,跟眼前的准夫人分手吧,也着实办不到。我们给他支招:那就两个家轮流住。老张苦笑:“关山万里,谈何容易?”

老田的情况跟老张差不多,也是租了个不赚钱的烤鸡摊,也认识了个当地妇女,同样在女方家里白住白吃。老田是山东人,人豪爽,讲话直, “靠女人养着还叫男人吗!”他坦言对这位妇女谈不上有感情,但很感激,很想挣钱帮她养那三个孩子,但苦于无能为力,心里实在难受,便在“离开”还是“留下”之间挣扎。后来我们没有联系,不知他做出怎样的决择。

玻利维亚为何男少女多到如此地步?就此我问过有关专家和两位中国驻拉美国家大使,原因主要归纳为以下3点:一,从1925年独立以来,玻利维亚同邻国打过几仗,每战必败,由此失去近半数国土,伤亡的自然多是男人;二,国家穷,很多男性青年去国外闯荡,一去不返;三,有些地方男女出生比例天生失衡,原因不明,玻利维亚大概就属这种情况。(劳木)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