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芳:美国酝酿武力护航联盟意欲何为

美伊关系持续紧张,双方围绕霍尔木兹海峡控制权的争夺也日趋激烈。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邓福德及其可能的继任者马克·米利上将最近接连放风,说为确保中东霍尔木兹海峡和曼德海峡的“航行自由”安全,美国将联合盟友组建一个“护航军事联盟”。而伊朗也酝酿在霍尔木兹海峡收取通行费,以补偿伊朗为守护霍尔木兹海峡地区安全所做的努力。美伊各出大招,一个要“武力护航”,一个要“武力收费”,相互叫板,霍尔木兹海峡时隔30年后又成为令世人揪心的火药桶。

美国提出组建护航军事联盟主要目的有三:一是轮番上演极限施压戏码。在“美国优先”旗号下,美国不断对其他国家实施制裁,对伊朗这样的敌对国家更是要极限施压。5月2日开始全面封锁伊朗石油出口,虽然对伊朗经济造成严重影响,但伊朗石油出口并未完全中断。伊朗一方面提高铀浓缩丰度,强硬回击美国制裁,另一方面拉住欧盟挽救伊核协定。这些措施使美国对伊制裁效果大打折扣。在此情况下,升级对伊朗施压成为美国必然选项。借数起扑朔迷离的油轮被袭事件,美、英加大向海湾地区派兵,试图通过军事极限施压迫使伊朗屈服。

二是将“制裁问题”转变为“航行自由”问题。美国禁止伊朗石油出口,对世界能源市场造成极大破坏。霍尔木兹海峡是多国利益的交汇点,是世界上最重要的石油贸易通道之一。据统计,2018年,通过霍尔木兹海峡的日均石油运输量为2100万桶,约占全球石油消费量的21%,通过海峡的液化天然气数量,占全球液化天然气贸易量1/4以上。一旦海峡出现危机,将对世界经济造成重大影响。正因如此,包括欧盟在内的美国盟友制裁伊朗也不积极,欧盟甚至考虑建立新的石油支付系统,避开美国制裁继续与伊朗开展贸易往来。

美国建立护航联盟,将美伊间的制裁巧立名目地转变为涉及世界各国利益的霍尔木兹海峡航行安全问题,试图把更多国家牵涉进来,从而使海峡航行安全问题复杂化、扩大化、国际化,也把制裁问题合理化。

三是加快推进未来“海湾北约”构想。2018年9月,美国提出“中东战略联盟”的集体安全协议,把海湾合作委员会的6个国家以及埃及、约旦拉到一起,以“海湾北约”之名对抗伊朗。由于海湾一些国家矛盾很深,“海湾北约”构想迟迟无法推进。而油轮遇袭事件给美国加速推进构想提供了难得契机。

组建所谓的护航军事联盟,实际就是组建以美为首、以海湾国家为主的攻击伊朗的军事联盟,通过这个军事联盟对伊朗在霍尔木兹海峡的军事行动进行最大限度的牵制和威慑。美国组建联军护航的计划范围从霍尔木兹海峡到曼德海峡,这样就可拉拢更多中东地区盟友,改变对伊单打独斗的状况,为其围剿伊朗增添筹码。

不过,美国在中东地区无视联合国的作用,动辄使用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胁的手段很难达成目的。

首先,高风险导致响应国家寥寥无几。海湾战争时期,美国一呼百应,共有30多个国家追随美国参战。但今非昔比,尽管美国盟友某种程度上支持美国行动,但要真正加入护航联军却持谨慎态度。从扣留伊朗油轮行为看,英国已做好加入护航联盟的准备,这也是英国为脱欧后在世界格局中寻求新位置的表现。日本、沙特和阿联酋因自身商船遇袭,也很有可能加入。欧盟国家整体反应谨慎,法德出于自身利益既不想与伊朗为敌,也不愿追随美国加大对伊制裁,更不想激化海湾地区形势,鉴于美国对欧盟影响力的下降和欧洲势力的崛起,法德加入的可能性较小。此外,海湾国家经济十分依赖石油出口,担心霍尔木兹海峡发生战争会导致石油命脉被掐断。因此,不排除部分国家会参加美国组建的护航联军,但其规模和数量不会很大。

其次,未经联合国授权的军事联盟出师无名。由联合国组织的多国海军护航编队在亚丁湾护航已11年,亚丁湾和索马里海域海上安全形势发生巨大改变。现在,美国无视联合国想另起炉灶组建联军护航,有可能会带来新的问题。如果美国在霍尔木兹海峡进行监视、拦截、登临、检查、扣压等行动,很可能会受到来自联合国、国际社会及周边国家的质疑、抵触和相关国际法制约。俄罗斯已公开指出,美国打着维护“航行自由”的旗号,实际就是“海盗的自由”。

再者,美国过度依靠武力,加剧了海峡周边国家矛盾。霍尔木兹海峡已保持了30多年航行安全,尽管海湾一些国家之间矛盾重重,但出于共同利益始终保持海峡通道畅通。美国作为域外国家,不断挑战中东安全底线,退出伊核协定使中东和平曙光熄灭,频繁使用武力加剧各种矛盾,增大了地区的不稳定性。可以肯定的是,海峡乱则海湾乱,没有一个国家能置之度外、全身而退。这一点海峡国家看到很清楚,盲从很可能会给自己国家带来灾难。(作者是国防大学国家安全学院教授)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