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洪光:如何应对美在亚太部署中导

美国8月2日正式退出《中导条约》,美国新任防长埃斯珀随即宣称将在亚洲部署陆基中程导弹。中近程导弹射程500公里—5500公里。这个距离的覆盖范围,西太方向大致包括第二岛链之内(含澳大利亚北部),印度洋方向戈迪加西亚群岛,中亚西亚方向美国各盟国,北美方向美国阿拉斯加的阿留申群岛。可以说,美国的中程导弹之弧,就是沿着军事战略专家戴旭前些年指出的“C形包围圈”部署。其重点在亚洲,即第一、第二岛链,近程导弹重在第一岛链。

美方认为,第一岛链已残破不全,需要修补。近几年我海空军常态化出入第一岛链,进行例行训练,美国苦无相应的战力应对,日本也只能派机舰监视。为此,日本在宫古岛部署少量陆基反舰导弹,换装了少量两栖部队。这些举措,相对我战时出击第一岛链之外的强大军力,就是挠痒痒。美国兰德智库近期论证,我只要80发导弹,就能使美国在亚洲的56个基地瘫痪。这种说法可能夸大了我中近程导弹的威胁,但美国切实感受到我军的威慑,则是无疑的。

因此,美国加强了对第二岛链的经营,尤其是关岛和南太的基地建设,把部分易受打击、高价值的海空装备回撤到二线上来。那么,美军是要放弃第一岛链了吗?现在答案来了,不是放弃,而是以精干、只需少量人员操控的近程导弹补位,并辅以防空和岸舰导弹加以防卫,求得“性价比”最高的资源配置,仍在第一岛链与我争夺战场主动权。

部署中导,目的在于对我战略纵深进行威胁和打击,破坏我战争潜力。射程5000公里的中程导弹部署在关岛,可对我乌鲁木齐以东的几乎全境产生直接威胁;印度洋戈迪加西亚美军基地可对云贵川战略腹地产生威胁;部署在中亚西亚盟国的中程导弹,可对我西宁以西的新疆、西藏、青海西半个中国产生威胁,当然也威胁俄罗斯欧洲部分全境。部署在美阿留申群岛,则可对我北方地区产生威胁,同时也威胁俄罗斯远东地区。由此,我国全境将受到来自“C形包围圈”美国中程导弹的威胁,有的地幅甚至是重叠威胁。

美国技术储备雄厚,如果下定决心,或很快就能形成战斗力。废除《中导条约》第二天,美国防长就谈到主要部署方向和时间,即亚太方向。美国让中近程导弹尽快完成部署、形成战斗力,是有底气的。《中导条约》之前,美军装备了大量陆基中近程导弹,如潘兴地对地导弹,射程1600公里,命中精度40米。即使销毁或退役了,但技术储备还在。最新的洲际导弹和巡航导弹技术,迁移到中近程导弹上也不是什么难事。

其实美国已经这么干了。《中导条约》签订后,美国借开发战区反导系统,研制的拦截弹与中程导弹极其相似,换上弹头,拦截器即变导弹。美国还借口反击伊朗、朝鲜导弹,研制模拟靶弹,能打三四千公里,其实就是中程导弹。说美国遵守《中导条约》不发展中近程导弹,美国人自己都不相信,也不在乎。

面对未来的美国中近程导弹威胁,该如何应对?一是事先警告可能部署美国导弹的国家,如果接受美国导弹部署,就是站在美国一边,表示对我不友好。那么经济贸易和各方面交往,我将重新考虑。二是警告有关国家,战时美国如果发射导弹打击我国,我将视该国为敌国,该国所有目标都在我考虑反击之内,而不仅仅是导弹阵地。三是如果打击我纵深内核设施(战时核设施美国也难以分辨),我必予以核反击。四是只要美国部署导弹,其发射系统都将被我编入打击目标目录,相关诸元储存于计算机。一旦开战,先敌开火,作为第一批目标予以摧毁。(作者是原南京军区副司令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