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用恶毒暴力毁香港的究竟是些什么人

由于激进示威者一度充斥了整个客运大楼,香港机场星期一下午取消了能够取消的全部航班,香港航运史写下了一个巨大污点。香港的局势仍在恶化,国务院港澳办发言人指出,香港的暴力示威中开始出现了恐怖主义的苗头,这一定性极不寻常。

瘫痪香港机场,这是恶狠狠地往香港国际航运中心的地位上捅了一刀,而香港作为国际航运中心是其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支柱之一。香港最极端的示威者不断攻击警察,使用越来越危险的武器,他们已经露出了与香港法治死磕到底的凶相。一句话,有一批暴徒就是要把香港“往死里整”。

那些最极端的暴徒都是些什么人,这令人困惑。因为他们的恶毒表现已经不合逻辑。一些人反修例,尽管受了误导,但这是有逻辑的。接下来把香港法治踩在脚下,毁掉香港的核心价值,那就是在毁这座城市,毁香港人包括他们自己的人生,这就完全没有逻辑了。

应该看到,香港仍有很多人存在负面情绪,他们的思想转弯并非一朝一夕就能做到,这可以理解。但是让正常的香港人去冲警察扔燃烧瓶,在毁掉香港秩序的一线打头阵,而且对摧毁这座城市的法治毫不顾忌,相信他们大部分人是干不出来的。因为这与他们的根本利益背道而驰实在太明显了,只要不傻不疯,他们就至少会犹豫,反思并克制自己的举动。

我们注意到,香港参与示威的人数在减少,但示威的暴力程度不断增加,其中有一批人已经决心与香港法治和整个国家为敌,瘫痪特区政府、打击警察的权威就是他们歇斯底里的目的。要坚决把这些人与普通示威者区分开来,前者已经蜕变成香港和整个国家的敌人,要坚决打击他们,严惩他们。

香港作为自由港,是个高度复杂的社会。这里有很多永久居民,但持的是外国护照,而非中国公民。他们中很多人还在香港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他们对香港的情感有很多其他牵制因素,对中国更谈不上忠诚。比如华盛顿称香港有8万多美国公民,英国公民应该也少不了。香港人国籍的多元性给推动形成恢复秩序的共识平添了复杂。

一直有媒体报道,一些极端示威者是“拿钱办事”的受雇闹事者,在一个普通社会里,做这种鉴定和甄别相对容易,但在香港识破这种鱼目混珠的“雇佣兵”则要难得多。哪个社会都有破罐子破摔的人,游一天行就相当于跑一天步,而且还挺“刺激好玩”的,又能拿一笔钱,政治示威越持久,“士气”越离不开金钱的支撑。

在一个原本很务实的社会,要有一批人几乎天天上街游行闹事,正常的学生和职员会有多少能够坚持得下来呢?而且他们干的事情是明显伤害自己城市的,还要搭上自己个人的前程。一定要有非常恶毒的政治目的或者经济利益刺激才会支撑那些人做“如此勤奋”的暴徒,他们确实已经有些像恐怖分子了。

香港的骚乱发展到今天,其中的暴力表现已经不是冲动型的打砸抢烧了。那些暴力极有组织和策划性,有战术,而且装备不断升级,目标非常集中地对准作为香港法治最重要屏障的警队。宣称这些是一般性的自发抗议,那是侮辱舆论的智商。

暴力的组织者们很想把他们的犯罪行径与普通示威混淆起来,把他们要摧毁香港的恶毒目的与一般示威者的具体诉求裹在一起,用后者做掩护。然而他们罪恶的底色终究藏不住,他们是一群披着羊皮的豺狼。现在已经到了将他们揪出来并予以打击、清算的时候。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