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伟文:衰退风险逼近,美国经济看弱

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近日称,全球经济放缓、经贸政策不确定性和低通胀给美国经济前景带来了“显著风险”。 美联储发表的最新研究报告也估计,美国贸易政策的不确定性将使2020年美国经济和世界经济都缩小1%。根据美银美林、经济学人智库和美国全国商业经济学家对众多知名经济学家的调查,2/3认为美国经济将于2020年进入衰退。

经济基本面持续恶化

美国领导人8月1日宣称对华3000亿美元输美商品加征关税,纽约三大股指应声下跌。8月5日美财政部宣布中国为“汇率操纵国”,再次血洗美国股市,道指一度下跌767点,为2019年来最大单日跌幅,说明美国股市如今已成惊弓之鸟。当然,量美国经济“体温”,股市指标固然重要,但不是准确的晴雨表。2018年美国经济增长2.9%,道指却下跌5.6%。近期道指虽然一再剧跌,却很快涨了回来。9月6日道指恢复到26797点,今年来累计上涨14.9%,经济基本面却比2018年差得多。同样债市也不一定是经济周期准确的预测指标,要想得出更准确的结论,必须看美国经济基本面。

美国经济的基本面从2018年四季度就开始走弱。美国经济分析局已经悄悄地把该季GDP增速从终报的2.2%调低为1.1%。2019年一季度短暂反弹至3.1%,很快回降到二季度的2.0%,比一季度放慢1.1个百分点。拉动美国经济的四驾马车——私人消费、投资、出口和政府消费中,投资和出口都在减弱,主要依靠消费支撑,而消费前景也正在趋弱,剩下只能靠空前的赤字财政维持。

个人消费开支反弹,但难以持久。2018年四季度和2019年一季度美国个人消费开支增幅分别只有1.4%和1.1%,连续两个季度不及2018年平均增速3.0%的一半。二季度突然大幅反弹至4.7%,成为GDP增长的主力。其基本原因在于一季度美国许多地区遭遇暴风雪灾及联邦政府关门。二季度,汽车销售大幅度反弹,失业率也继续处于低水平,个人可支配收入则持续增长。由于个人消费开支占GDP比重达到71%,它的总体稳定,确保了美国整个经济基本平稳。但进入三季度后,这一趋势恐难持续。8月份密歇根大学消费者信心指数出现2012年12月以来最大单月下降,原因是美国贸易政策的不确定性使消费者踌躇。

投资和工业生产疲弱,难见起色。私人投资增幅从一季度的6.2%突然逆转为二季度的负6.1%。而作为经济增长物质基础的设备投资进入2019年后急剧转坏。一季度负增长0.1%,二季度微弱回升至0.7%。投资低落的基本原因是贸易战使投资前景不明及工业生产不振。2019年7月份工业生产指数109.2,同比仅增长0.5%,比今年2月份水平还低0.4%。其中制造业生产指数同比下降0.5%。8月份美国制造业PMI指数跌破荣枯线,同月不含国防和航天产品的核心耐用消费品订单零增长,为两年零四个月以来最差。

出口转跌,前景不明。美国领导人到处大打贸易战的结果与“美国再次伟大“的目标正相反。二季度净出口拖累GDP增长0.72个百分点。如果短期内美国政府不停止贸易战,这种态势还将持续。

赤字财政苦撑增长。今年来美国GDP的增长,政府加大开支是个重要因素。一二季度分别环比增长2.9%和4.5%,拉动当季GDP增长0.50和0.77个百分点。如果没有这层因素,两季GDP增速将分别是2.6%和1.2%,更接近真实水平。

“大萧条”征兆浮现

美国经济基本面在弱化,金融市场却仍在继续膨胀,从而包含巨大泡沫和重大风险。美国领导人最看重的是股指,越高越好。但股市已经包含很大泡沫。减税和制造业回流产生的资金主要没有流入实体经济,而是流入股市和债市。当前道指水平大约是2013年底的两倍,而过去5年GDP累计增长不足15%。美国国债已达22万亿美元,加上地方债共约26万亿美元,相当于GDP的130%。据彭博-巴克莱公司调查,当前美国公司债总额达到5.7万亿美元,比2007年次贷危机发生前的2.2万亿美元高出一倍半。其中3万亿美元是BBB级债券(临近垃圾级)。一旦经济下行,企业收益下滑,债券违约的连锁反应可能促发大规模金融危机。这与2008年金融危机甚至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的背景都有某些相似之处。美国知名财经分析师甘拉克不久前在一次会议上指出,美国经济正按“大萧条”剧本发展。虽然现在还不能断言,但必须高度关注。

2020年,衰退中大选?

美国经济不断走弱,衰退风险不断积聚,但目前尚未出现衰退,2019年内出现的可能性不大,但情况如继续发展,很可能在2020年大选前后出现衰退,或者即便GDP没有出现负增长,也将陷入增速仅1%的低迷状态。对此,白宫并无良策,只能寅吃卯粮,继续大搞赤字财政,并力压美联储降息。9月份美联储继续降息可能性极大。但那将是错误的政策,只是会使下一次衰退持续时间更长。唯一办法是放弃单边关税和贸易霸凌主义,重回多边主义和自由贸易规则轨道。因为只有这样,美国消费者才会恢复信心,企业才能恢复投资,美国经济基本面才能牢固。不知白宫能否及时清醒过来。

美国经济的衰退风险将进一步降低世界经济增长速度。据有关计算,美国GDP收缩1个百分点,将导致新兴经济体GDP收缩0.6个百分点。对此,我们需要做好充分准备,沉着应对,努力保持中国经济的平稳增长,对冲美国经济下行,为世界经济继续增长做出贡献。(作者是人大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