笪志刚:中日开启自贸合作大势所趋

当今世界各国普遍重视多边通商谈判和打造有利于本国的区域一体化机制。无论《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还是中日韩自贸区、中欧经贸谈判,涵盖双边或布局多边的自贸谈判此起彼伏。这不仅折射了全球化和区域一体化进程不可阻挡,也反衬出贸易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的沉渣泛起没有市场,更使上述深刻影响世界经济乃至全球化未来的两大类变量孰优孰劣高下立判。

作为世界第二和第三大经济体,中日两国一直致力于推进构建区域多边通商机制,并在多方协调与务实推进中发挥着相应的主导作用。但令人遗憾的是,在中国与众多国家签署自贸协定、日本也与不少国家缔结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的热潮中,中日间的自贸机制构建却因美日同盟的刚性、美国的战略猜忌、韩日关系的曲折、俄日关系的走势等诸多因素,一直落后于两国经贸合作水平提升和双边关系改善的进度。

随着最近日本经济团体联合会、商工会议所及日中经济协会组成的经济界代表团访华,与中方官产学界讨论推进两国自由贸易等问题,这个既老又新的话题重新进入两国商务及民众视野。

说是老话题,是因为从本世纪初以来,围绕两国开展自贸谈判的议论及设想一直就没停过,但都因两国历史恩怨与现实矛盾的曲折变化而未取得任何实质进展,经贸利益最终让位给了地缘安全和外交博弈。而且,由于日本面临来自欧美的通商谈判等压力相对较小,日本本身对推动构建中日自贸区的冲动并不是很强烈,加上多年潜藏心底的筹码思维挥之不去,日本明显缺乏主动。

说是新话题,是因为随着中日关系跳跃式的改善,两国关系进入第三方甚至第四方合作新时代,日本经济界、尤其企业界看好中日自贸合作潜力,要求中日构建更高合作平台的呼声再次增大。而且,面对来自美国咄咄逼人的双边通商谈判挤压,日本主动发展对华自贸合作谈判的内在动力正在由弱变强,形成官产学研用的共识。

其实,中日发展自由贸易是典型的施惠双边、造福多边,既利己又利他、既释疑又增信的举措。首先,中日一旦签署自贸协定,将有利于双边在现有基础上扩大贸易规模,提升投资质量,夯实产业互补,推动金融合作,确立人文优势,推动两国整体合作朝着新机制、新模式、新领域和新未来切实迈进,将为中日拓展“一带一路”沿线第三方市场合作等带来通商制度上的竞争优势。

其次,中日自贸机制一旦瓜熟蒂落,将对中日韩自贸区、RCEP等东北亚、东亚乃至亚太的多边通商机制构建起到制度示范、经验放大、架构参照、自我约束等作用,有利于探索建立具有亚洲特色的通商新机制。而且,中日推动自贸协定的努力将形成通商机制多边合作的倒逼机制,加速区域内其他谈判尽快完成,推动实现亚太区域自贸通商谈判的遍地开花。

最后,中日一旦携手打造自贸合作并取得务实成效,将等同于释放维护自由贸易体制和构建东北亚自贸区的最强信号,形成遏制贸易保护主义等内顾倾向的强大稳定力量,有利于阻止逆全球化的进一步蔓延。

区域一体化和全球化是不可阻挡的趋势,中日两大国作为引领亚洲区域发展、为世界经济做表率的亚洲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有责任也有义务依托先发和后发优势,发挥在规模、市场、技术、人才等方面形成的核心和竞争优势,携手维护经贸自由化,推动区域一体化。从这个角度而言,中日在区域一体化和经贸自由化上做出任何尝试不仅无可厚非,甚至可以说是不可或缺。

我们有理由相信中日关系改善符合彼此的战略利益和核心利益,那么两国若能再下一城,开启摸索自由贸易合作的努力,无疑将更有利于增进彼此的繁荣发展与民生进步。(作者是黑龙江省社科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黑龙江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