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一场闹剧暴露美国会听证会的虚伪

美国国会星期二举行香港问题听证会,邀请香港激进反对派人士黄之锋、何韵诗等前往作证。后者描述了一个受到北京打压,已经失去自由的香港。不能不说,听证会上充满了偏颇的信息以及谎言。

以这种方式举行香港问题听证会,它本身就是对美国国会听证制度的羞辱。国会只邀请了香港激进反对派人士,听取的是他们对香港局势的单方面描述,而完全屏蔽了支持特区政府依法施政,支持香港警队依法制止暴力活动的那部分港人的意见。他们甚至没有为了提高听证会的可信度在作证者的安排上做做样子。

很显然,推动“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那些议员根本就没有想要得到香港全面、客观、真实信息的意思。他们举行听证会不是为了验证自己对香港局势的研判是否准确,他们是在刻意组织单方面的虚假信息,来支持他们有害香港市民利益的提案。

香港社会反对修例的人比较多,现在修订逃犯条例的动议已被港府正式撤回,但是反对派又将要求扩大到所谓“真正的双普选”上。有少数暴力分子继续兴风作浪,破坏香港稳定。在这种复杂的局势中,美国国会不仅站到了香港反对派的一边,而且在为那些最极端的暴徒打气鼓劲。

尽管香港现在的社会意见仍然是撕裂的,但可以肯定的是,支持美国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人决不占香港市民的多数。因为该法案要求对香港特殊关税地位从自动延续变为一年一审,严重威胁到香港未来金融环境的稳定性,损害了大多数香港人的利益,这与港人有什么政治诉求是两码事。

黄之锋、何韵诗之流呼吁美国国会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代表不了香港大多数人的意见,他们与美国国会少数议员相互勾结,编织了香港社会针对该法案虚假的集体态度,这样的骗局能够在美国政治体制中公然招摇过市,它只能是美国国会的一个污点,而不会给它带来光荣。

听证会的闹剧清楚告诉我们,美国国会致力推动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决不是对香港客观现实的回应,而是高度主观的东西。它是美国当前对华战略氛围与香港极端反对派利益的一拍即合,其目的是要为华盛顿提供新的制华工具,一些香港极端人士下决心彻底投靠美国,不惜为此出卖香港社会的利益。

有美国一些政治精英强硬对抗中国的战略冲动,又有香港极端反对派的里应外合,美国国会最终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可能性显然存在。不过事态的进一步发展未必就能按照这两拨彼此勾结的力量所愿,香港的未来不会掌握在华盛顿的手里,而必将握在包括香港民众在内的全体中国人手中。

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是由基本法载明的,美国怎么做,代表不了整个世界。香港持续繁荣的动力首先存在于香港内部和它与祖国的紧密纽带之中。美国的经济打压没能把中国怎么样,它就最终一定决定不了香港的前途。谁看错了这一点,就是看错了时代,误读了世界。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