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洛文尼亚前总统:以政治理性遏阻冷战气息

最近两年,美国和澳大利亚等国一些大学叫停孔子学院的消息引发不少关注,其中释放的对中国的负面态度值得注意。毕竟,多年以来,孔子学院为相关国家提供了学习汉语的机会,也为促进我们这个时代需要的广泛的文化交流发挥了有益作用。

随着经济合作扩大,中国和西方国家的文化合作变得更加重要。代表世界主要文明的国家之间开展合作,不能只有利润驱动下的贸易和投资,还必须有文化上的合作。语言障碍是一个阻碍因素,相关国家在各方面的合作和共同发展中必须尽量克服这个因素。

文化合作既要扩大文化交流,又要加深文化理解。中国对西方文化和世界语言教学表现出浓厚兴趣,学习西方语言在这方面起着重要作用。与此同时,西方对中国的迷恋从未停止。中国作为一个有着悠久历史和各种伟大艺术成就的文明将继续受到尊崇。但文化不能局限于它最崇高的方面,不能只从高等艺术加以理解,它还必须包含各种各样的文化表达,其中许多都需要语言知识。

在这方面,大多数西方国家都有很多工作要做。孔子学院在此过程中发挥了有益作用,比如斯洛文尼亚首都卢布尔雅那的孔子学院就在语言课程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它覆盖了从学前教育到后面更加复杂的汉语学习,还使一些顶尖学生能到中国继续学习。另外,它还组织一系列引人注目的文化活动,有助于商界和教育界的各种交流。

如今,很少有人怀疑与中国开展文化合作的必要性,而孔子学院恰恰在这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当然,文化合作往往不能彻底脱离双边合作的一些政治气氛。但成熟的决策者明白,承认中国与西方国家在政治制度层面存在显著差异,与坚持一个中国原则、尊重《联合国宪章》等与中国合作的基本原则,两者可以并行不悖。这就要求必要的相互理解和尊重,尤其重要的是承认语言和文化知识高于政治分歧。事实上,对语言和文化的理解有助于解释政治领域存在的差异。对语言和文化的理解能够而且必须使政治领导人了解何为明智的政治决策。当然,语言和文化的作用是双向的——从国际伙伴到中国,从中国到国际伙伴。

虽然这一切众所周知,但在政治热情高涨时却很容易被忽视。在西方,我们看到一种日益加剧的趋势,即煽动对中国的恐惧和对中国在科学、技术和文化合作等各领域的活动产生怀疑。美国把煽动对中国的怀疑作为在贸易谈判中施压的手段。但这种策略引发的意外后果可能会很严重。人们很容易陷入一个将对方视为敌人、而非竞争对手和合作伙伴的陷阱。这不是一个纯粹的假想危险。在西方,民族主义情绪已经助长了带有负面后果的政治决策。“美国优先”口号看似无辜,仅限于美国政治光谱的一部分,但已产生一系列负面影响,也影响到美国众多国际伙伴和国际合作的广泛领域。散布恐惧和煽动对中国的怀疑对相关各国都会造成危害,而且这种危害可能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消除。

有没有办法避免掉入这个陷阱?答案是肯定的,但需要巨大努力,将政治理性纳入国际讨论的中心。这不是一项容易的任务。国际关系不是纯粹的逻辑或理性,它可能被情感和激情、狭隘的民族主义甚至完全的非理性绑架。在当前这个关头,这些对国际稳定都是重大威胁。

一股冷战的气息正在世界蔓延。现在仍有时间去阻止它变成主导性氛围。更认真的思考和多边参与是必要的,也希望是可行的。8月在法国举行的七国集团峰会再次表明多边参与的至关重要,以及一些最具影响力的国际讨论的弱点。9月下旬的联合国大会将提供另一个机会,现在的国际社会亟需理性。我们需要采取一致行动,不能浪费任何机会。(作者是斯洛文尼亚前总统,现为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外籍高级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