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刚东南亚手记之四:5G时代的中国形象

这是我八年后再访马来西亚。汽车驶近吉隆坡的地标——双子塔,可以看到附近大楼上有“中国建设银行”的大幅招牌。第二天,当我漫步街头,又看到在一家中国建设银行营业部所在的写字楼边上,有一块不大的指示牌,显示出“英国马来西亚商会”也在同一栋楼里办公。

八年前,吉隆坡沿街也有一些中文招牌,但大多还都是像“满福楼”那样的中餐馆。现在的吉隆坡街头,可以看到中国的银行、房产、通讯等不少企业的招牌与广告。

我们是来这里参加中国马来西亚人文交流与经济合作论坛的。抵达前就得知,在搁置了一年之后,中国和马来西亚将重启640公里的“东部沿海铁路(ECRL)计划”。

我在这次会上得到的消息是,中马贸易去年就突破了1000亿美元,甚至超过了中俄贸易额,而且进出口基本平衡。随着马来西亚放宽落地签,预计今年来马旅游的中国游客将超过300万。

中马关系的发展促成了马来西亚人眼中中国形象的变化。这就是为什么当华盛顿迫使全球与中国的5G技术“脱钩”时,马哈蒂尔总理会率先表示,马来西亚仍将“尽可能多地”使用华为公司的产品。

总体上看,中国形象仍然是复杂多元的,有新有旧,但其中出现了很多积极因素。这主要是因为中国对周边国家采取的积极互动的政策与地区发展的需求是合拍的。美国虽然加大了对亚太事务参与的力度,并试图构建一个与中国对立的阵线。但现在看来,美国的战略尚未形成大的阻力,尤其是对东南亚各国的民意影响不大。

东南亚曾长期受美国遏制共产主义的战略影响,民众一直对中国有惧怕心理,加之主流民族与当地华人传统上存在的一些矛盾,致使重新认识中国的“列车”不可能是直达的高铁。在不久前举行的印尼大选中,与中国的关系再次被某些反对派人士与共产主义的传播联系在一起。这被视为是旨在分化佐科总统选票的政治策划。

中国形象中还出现了一些新的负面因素。一些中国人到东南亚非法参与和开设网络赌场,从事电话诈骗,其中去菲律宾的最多。我在飞机上看到马来西亚报纸的最新报道说,越南警方近日一次性拘捕了来自中国的380多名电话诈骗的嫌犯。这些问题急需中方与各国有关部门协调解决。

中国形象的变化大部分来自于经济增长与实力的外溢,它不再像以前那样,几乎完全是通过西方媒体与当地华人这两个中间渠道而塑造的。随着更多的中国企业进入东南亚,越来越多的当地青年开始学习汉语,一些当地企业到中国投资,当地民众对中国的变化、文化和价值观有了更多的直接了解。

马来西亚与中国联系的渠道正不断扩宽。我在短暂的停留中了解到马来西亚有一种榴莲,被称为榴莲之王,只有掉落了才能吃,过去因为运输不便,在中国吃不到。随着网购与快递业的发展和物流的提速,中国人吃上这种榴莲已经不是难事,很多马来西亚商人做起了榴莲的生意。我还在在吉隆坡市区最容易堵车的路段,看到沿街电灯杆白挂着的一连串华为的广告牌。

马来西亚大学中国研究所执行所长饶兆斌博士在研讨会上的发言中说,目前东南亚民众对中国的看法大体分为四类,一是对中国友好,属友华派。二是“中国通”,属知华派。三是对中国崛起持一定怀疑态度,为疑华派。四是极少数反华派。他说,大部分人对中国的看法都居于中间的两种,既知华与疑华。

怎样才能争取更多的东南亚民众对中国的看法向前两种转移,除了应当进一步加深我们之间更直接的相互交流外,还需要改善沟通的渠道。这是我们在此次研讨会上讨论的一个主要议题。作为媒体人,我对此有深切体会。

媒体是桥梁。但中国与东南亚之间的这个桥梁现在看来主要还不是中国媒体建的,也不是东南亚媒体建的。它仍然是西方媒体建的。我们发布的很多新闻都是西方媒体转来的。他们关注什么,我们关注什么。我们传递的很多信息在通过这个桥梁时被改变了。

变化一定会到来。

中国人不能总是一边品尝山猫王榴莲,一边看的是由西方媒体报道的马来西亚消息。在马来西亚大学里学习中文的马来人,也不能总是一边读中文书,一边又通过CNN播放的中国新闻来了解中国吧?

(本文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所高级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