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洪建:七国集团能稳住西方阵脚吗

比亚里茨是位于法国西南部的旅游胜地,这座小城将在本周末迎来七国集团的第45次领导人会晤。作为当初“七国俱乐部”的首倡者,法国对这一主场外交可谓煞费苦心,但是“愿望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看看上一次七国集团峰会,以及过去两年特朗普主政下的美国与欧洲盟友的关系,再看看欧洲大国各自持续不减的内忧,困局似乎已经写在纸面上。

力求表面团结

从两个方面可以看出法国对这场即将到来的七国集团会议煞费苦心:会晤特意选址在大西洋沿岸,似乎有为“大西洋联盟”续命并期待美国“回归”的考虑;从议题设置和前期部长级会议的成果来看,法国也试图利用地主之利来引导会晤从软议题入手,避免再现西方分裂、美欧对峙的难堪局面。但东道主的种种努力难以掩盖欧美关系嫌隙渐深的现状,也难以挽回七国集团逐渐式微的命运。

根据法国设计的议程,“反对不平等”成为此次会晤的主题,涉及性别、教育和卫生等社会政策领域、气候变化和生态转型、贸易、税收和发展政策以及安全和数字技术、人工智能等。从社会领域入手“向不平等宣战”,既体现出法国试图将欧美之间正在出现的地缘政治矛盾转向社会分化问题,也暴露出盟友们对于“弄不过美国又对它无可奈何还得接着过”的尴尬。

为避免美国从多边机制中“任性退出”的惯性蔓延至“七国集团”,欧日加等国不得不对美采取绥靖和羁縻政策,试图以此来留住美国并换取七国的表面团结。从此前的系列部长级会议结果来看,在气候变化、贸易、伊核问题和核不扩散等美欧存在重大分歧的议题上,欧洲国家都对美国做出了不同程度的妥协,尤其在美国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和中导条约,导致中东地区局势升温、核军备竞赛可能卷土重来等重大问题上,七国集团外长会议的声明却将矛头指向了伊朗和俄罗斯,不仅指责伊朗“加剧地区紧张局势”,还将导致《中导条约》“死亡”的责任几乎完全推到了俄罗斯一方,而对于肇事者美国却连一句抱怨都不提。同时,在美国对华施压的背景下,七国集团还有意提供策应,不仅在南海和中国内政问题上说三道四,在贸易等问题上也将中国作为了其转移内部矛盾的靶子。

但无论法国这位“裱糊匠”做了多大努力,七国集团内部尤其是美欧之间的分歧都难以掩盖。作为双方避免贸易战的权宜之计,美欧自贸谈判一直未中断,但却分歧严重、久拖不决,美国的不耐烦情绪逐渐难以自控,不时放出风声对欧施压。就在峰会前夕,内部知情人士透露,由于在贸易问题上的巨大矛盾,峰会有可能无法达成最终协议。

互信基础渐失

特朗普执政以来,七国集团领导人会晤的目标从联手“治理世界”变成了联手“应对美国”,从最初的试图影响和改造到正面对峙,美国的油盐不进让它的盟友们意识到,在“美国第一”原则的政策主张下,对其继续妥协羁縻的同时,还必须自谋出路甚至另起炉灶。因此可以看到,七国一方面在讨论开征数字税的问题并声称“已达成部分共识”,另一方面法国根据其国内立法对美国企业开征了数字税。

就在此次会晤前夕,马克龙总统不仅接待了被七国集团开除的俄罗斯总统普京,提出欧俄合作“重塑欧洲”的宏大愿景,弄出了声势不小的铺垫,还趁热打铁提出与俄罗斯“重建八国集团”的倡议。法国的目的是:不仅可以通过拉拢俄罗斯来平衡来自美国的压力、提升法国和欧洲在大国之间搞平衡的能力,还可以提前对特朗普政府施加影响,为明年在美国举行的G7领导人会晤预设主题。

七国集团领导人会晤即便还能维持每年一度、相聚一堂的模样,但显然已难以弥补美国和盟友之间日渐消逝的互信基础和难以融洽的相处方式。因此法国人选择比亚里茨作为会晤地点也许还有另一层含义:这一地区盛产法国最好的葡萄酒,法国就是要用它来款待前不久还宣称要对法国葡萄酒加征关税的美国客人。

难逃式微命运?

除了七国集团内部的自乱阵脚,忽视国际形势巨大而深刻的变化、无视国际关系民主化的大势所趋,是七国集团难逃式微命运的最重要原因。

从上世纪70年代成立之初占世界经济总量70%、掌控世界经济命脉并主宰大多数国家命运的“富人俱乐部”,到今天占世界经济总量不到50%、仍顽固维护旧有等级秩序且不尊重发展道路多样性的“保守俱乐部”,七国集团的封闭狭隘、零和对抗和抱残守缺,使其难以顺应历史潮流并终于自乱阵脚。在自由主义逻辑仍占上风的时期,七国集团还能通过与新兴市场的对话来延缓其封闭;但在当前零和博弈思维重新在西方大行其道的背景下,七国集团向保守方向退却的步伐正在加快,如果一意孤行,它不足以弥补反而会增大全球治理的赤字,不足以推动反而会扭曲全球化的进程。

因此对七国集团领导人会晤的正确视角应当是,即将在法国海滨上演的,早已不再是少数人决定多数国家命运的权力游戏,而不过是貌合神离的昔日盟友之间如何相互提防和伤害的戏码,尽管那里的确有很好的法国葡萄酒。(作者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所所长)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