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鹏:“货币主权”应当被重视

日前,随着美国正式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美国对华经济霸凌的战火也烧到了金融、货币领域。从历史上看,美国所发起的贸易战,最终也往往以其最拿手、最有优势的金融战、汇率战而收官,留给对手的则是“失去的N年”。以史为镜,为避免重蹈覆辙,中国能够从此前的案例中汲取哪些经验教训?

正是基于这一考量,早在2018年年底,笔者所在的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就启动了一项名为“中国金融白皮书”的研究计划,其中就包括从“人民币货币主权”的角度研讨中国的应对之策。

所谓完整的“货币主权”,就是指一国能够建立一个独立的货币发行体系。其核心标志是,该国央行的资产负债表两端都实现本币化。具体而言,如果一国的中央银行的资产负债表的左栏,也就是其主要资产是外汇储备;而其资产负债表右栏的负债主要是本币,这就说明这个国家央行的货币发行机制并不独立,这个国家的货币投放依赖于贸易顺差或者外国直接投资带来的外汇流入,其央行的货币投放规模、渠道和方式乃至其货币政策都受制于其外汇储备的规模。

反之,如果一国拥有独立的货币发行体系,那么其央行在应对系统性风险的时候就拥有了充足的工具,既可以买入国债向市场注入流动性,也可以接受新类别资产作为抵押物向商业银行提供流动性,甚至可以直接入市购买本国资产或者给商业银行注资,从而为市场注入流动性和信心。很遗憾,当前世界上绝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的央行都不具备完整的货币主权,因为他们都是把外汇当作本币发行的储备,以被动地适应国际金融货币的等级体系。

观察这些国家国内经济层面可以看到,其货币发行机制锚定美元汇率,以匹配他们的出口导向型经济发展模式。此举的好处是,保持稳定的汇率预期,以吸引外资;而代价则是丧失了货币政策的灵活性。换言之,一旦这些国家的央行脱离了美元,独立投放纸币,就会被国际资本认定为“违约”、“失效”。

任何国家的货币金融体系都是服务于其国民(实体)经济发展之整体的。因此,任何国家都需要根据其自身在特定阶段的经济增长方式建立起相匹配的货币发行体系。当经济增长方式发生改变的时候,货币发行机制也需要相应做出调整。包括中国在内,当其经济增长方式逐步从“外需出口主导”转向更为平衡的“内外需求双轮驱动”时,就需要建立一个独立于外汇储备规模、拥有自主政策空间的货币发行体系。这正是当前中国实体经济和金融体系所共同直面的重大课题。例如,欧元区经历了欧债危机的阵痛,却没有滑入金融危机的深渊——这正是货币主权的战略收益。

鉴此,我们提出五大政策抓手:第一,完善国有资产经营预算;第二,实现地方财政预算的硬约束;第三,打破金融机构的隐形担保;第四,建立多层次资本市场;第五,明确货币政策目标。正如上文所分析,当前在金融领域,想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就必须确立、夯实独立的货币发行机制,使之不再受制于外汇储备规模、贸易顺差、外资流入等外源因素的桎梏。(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