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明:金砖机制需处理好三大关系

巴西利亚金砖峰会在即,它是在全球化和全球治理发生重大变化的背景下举行的。金砖机制承载着打造世界最有影响力的南南合作平台的历史重任,未来机制建设需要正确处理涉及现实利益和长远目标的三组关系。

虚与实

机制建设的虚与实是相对而言,对于多边机制来说缺一不可。例如,有学者认为,每年金砖峰会的声明多达上百条,但对成员国并无约束性,显得有些虚化。事实并非如此,金砖峰会本身及其宣言的象征意义不容低估,它向外界传达新兴大国抱团联动的信号,也向国际社会表明新兴大国正努力改变与自身经济体量不相称的国际话语权体系。金砖峰会的宣言和声明反映出金砖国家不同于西方解决国家社会热点、难点的既有主张和思路,也彰显金砖国家异于西方的引导全球化的原则和立场。

因此,这些宣言实质表明:在国际力量格局大转换过程中,一个不甘继续受旧秩序支配、立志要做国际事务“新主人”的声音在响起,它是一种力量的展现,一种诉求的表达。在国际形势变幻莫测和国际关系错综复杂的背景下,新兴大国领导人能坐在一起就是一种胜利,上百条主张用同一个声音表达则是意义更大的成功,它给国际社会尤其西方世界带来的震撼力和冲击力不言自喻。

当然,光有声明传递团结和信心还远远不够,机制建设还需做实事,要有实打实的成果,因为只有“实业”,金砖才能走稳、走远。金砖银行和金砖应急储备安排,就是金砖“金光闪耀”的两大实业,它们是金砖得以区别其他多边机制的标志性项目,其成立和运转在IMF份额改革和国际金融治理改革中对某些西方大国的倒逼作用功不可没。

金砖机制的当务之急是将这两大“实业”做好、做牢,不仅如此,还需根据形势需要和机制自身建设需求,进一步扩大金砖的“实体”建设,如成立“金砖评级机构”“金砖通讯社”等实体机构,以此推动金砖在塑造国际新秩序和全球治理体系改革中取得更大话语权和代表性。。

做大与做深

在机制建设进程中,一个困扰多边机制的常见问题同样发生在金砖身上,即是优先“做大蛋糕”还是“做好蛋糕”的问题。事实上,关于金砖机制是优先扩大规模还是深化合作内涵的争论由来已久。

有的学者主张金砖需及时扩员,认为“大块头”有利于进一步提升金砖的国际影响力。比如俄罗斯科学院远东所代所长卢贾宁表示,金砖国家缺乏东南亚地区代表,且南美代表不足,吸纳印尼和阿根廷加入金砖是合乎逻辑的。“扩员论”认为,金砖发展卓有成效,已走到国际事务的“前沿”,其感召力和吸引力与日俱增。因此,应顺势而为,做大金砖,积极吸纳新成员,这有利于金砖以规模效应取胜,所谓“船大行得稳”。

另一些学者则主张“船小好调头”,当前应在整合金砖内部治理结构上下功夫,着重落实已有合作共识,扩员时机尚未成熟。他们认为,如果急于扩员,必将更多不同国情、不同利益诉求的成员国绑在一起,现有成果更难落实,势必加大成员国间的利益分歧与碰撞,反而不利于金砖的进一步发展。

实际上,多边机制的横向拓展和纵向深化二者并不矛盾,如果精心规划好金砖机制建设的框架和路线图,二者完全可以并行不悖。例如,可借鉴上海合作组织的成功经验,扩员问题可与深化已有合作内涵同时进行,金砖机制可先吸收印尼、阿根廷、埃及等地区国为观察员国,待条件进一步成熟时进而吸纳为正式会员国。实际上,现有的“金砖+”就是一种行之有效的拓展与做深同步进行的发展模式。另外,也可考虑暂时保持现有金砖机制规模,但可考虑吸纳一些发展中大国加入金砖银行,从金融合作上做大和做实金砖机制。

金砖与G7

“金砖五国”与“七国集团(G7)”的关系错综复杂,既有两个机制间的整体合作与竞争,又有两大机制各成员国间的利益交融与碰撞。整体而言,两大机制间的碰撞、较量和竞争充斥整个机制建设进程,前者的诉求聚焦在不再甘受国际事务大权和国际规制制定权继续由西方垄断,而后者希望一如既往地垄断国际秩序。

面对金砖五国同七国集团整体与个体交叉的错综复杂关系,金砖五国必须厘清金砖机制的整体利益与成员国自身利益。既不要因某个成员国的特殊利益诉求而影响金砖的整体合作效果,也不要单纯为了实现整体合作目标,强硬要求某个成员国恶化或牺牲与西方七国的关系。事实上,绝大多数金砖成员国也无意利用金砖机制作为与西方对决的平台,它们拒绝金砖染上“抗衡西方”的色彩。

成员国的学者多认为,金砖国家聚合在一起,抱团与西方争取符合自身利益的国际事务话语权和代表性,无疑是正确选择,而将机制打造成与西方势不两立的利益集团或抗衡机制,则明显不符合金砖成员国利益。即便是俄罗斯在饱受西方打压与遏制的阶段,也没借助金砖平台建立一个新的政治与安全联盟。到目前为止,金砖成员国对于合作是否拓展至军事领域也始终持谨慎态度。

金砖的诉求是争取与自身实力相称的国际权力,而非成心想“动谁的奶酪”,西方无需将金砖视为“虎口夺食者”。也就是说,金砖五国与西方七国的关系不是对抗冲突,而是合作共赢。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同属这个世界,它们并非要“两军对垒”,而是要同舟共济。尤其在世界经济缓慢复苏之际,两者应聚焦合作,合力解围,争取双方利益的最大公约数,而非以邻为壑,自筑围墙。西方七国应照顾金砖五国的关切和诉求,在“让步”中求共赢,在“包容”中见担当。(作者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发展中国家所所长、清华大学CCWE“金砖国家经济智库”高级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