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国友:世行应靠专业和独立赢得认同

世界银行在经过调查且没有任何证实的情况下,仍然决定调整其在新疆的一项教育培训项目,此举反映了世行正做出伤害其信誉的负面决定。

自中国于1980年恢复世界银行集团的合法席位以来,总体上和世行保持着友好互利的合作关系。世行为中国提供了数百亿美元的各类资金,支持了中国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随着国力的上升,中国也不断增加对世界银行的注资,支持世行的各项工作。特别重要的是,中国高质量、高效率和高信用地利用世行资金,建立了世行和一国合作的最佳范本,提升了国际社会对世行这一全球最大多边开发机构的信心。

世界银行在上述问题上的决定,似乎忘记了其“发展”这一核心使命,把其他应该避免的政治偏见和意识形态目标注入到其组织功能,并和开发援助项目进行挂钩。世行对新疆教育培训项目的投资,本意是为了推动新疆更好的经济和社会发展。少数国家炒作的所谓“人权”问题,不应成为世界银行过分关注的因素。更何况,世行经过实地调查也认为并不能找出证据,表明世行的资金被用于侵犯“人权”。但即便如此,世行仍然做出令人遗憾的决定。

笔者认为,原因可能主要有两个。

第一,世行新行长的个人偏好。世行前行长中途离职后,原任美国财政部副部长的马尔帕斯被美国政府提名为新行长并获得通过。与前任比,马尔帕斯更为强调美国利益优先和价值观优先。

第二,世界银行机制上的先天缺陷。美国是世行最大的注资国,在世行有一票否决权。世行很难保持中立、客观地位,不得不在一些问题上听从美国,表现为世界性不够,美国性明显。

这两大原因其实也是当前国际社会对于包括世行在内的国际金融机构不满的重要来源,前者反映了国际金融机构领导人遴选的多元性不够,后者反映了国际金融机构中美国的过大影响。国际金融治理的重要内容之一就是要进一步推动国际金融组织的公平性和代表性。

中国与世行完全可以为平等合作、互信共赢的典范关系谱写新的篇章。马尔帕斯行长今年6月份访华时,也公开表示希望通过合作与中国打造建设性的关系。中国在经济建设、基础设施投资以及扶贫领域的经验,可以成为世界银行总结的标杆范本。中国也愿意通过向世界银行增加注资等方式,进一步支撑世界银行在全球开发领域的领导者地位。

在中国近几年从世行获得资金逐年减少的大趋势下,中国并非有多在意世行投入新疆教育培训项目的资金减少。更重要的其实在于,世行如果不能坚持正义,一味配合个别大国的对华外交,基于政治和意识形态需求主动或者被动地伤害和抹黑另一个国家,这是令人难以接受的。

因此,世行应该回到开发和援助的中立立场,用专业和独立赢得包括中国在内广大国家的认同,这才是世行持续发展的活力和尊严所在。(作者是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