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朔:法国正打造新的对华战略

法国总统马克龙刚刚结束了今年的对华访问,实践了每年至少来一次中国的承诺,这也是两国元首在三年内的第6次会面,中法关系进入新的合作阶段。

与此同时,近期在法国国内围绕中国议题也是热议不断,有的声音认为中国更多是机遇,有的则认为是挑战,有的主张对华更灵活,有的则主张更强硬,林林总总,可以说各种意见都有。在这种背景下,有媒体提出了一个问题,法国是否需要统一的对华战略?

从国际格局看待对华关系

事实上,不只是舆论媒体,连法国政府内部对此也同样在进行这样的讨论。据法新社披露,因马克龙认为中国凭借自身实力、独一无二的经济和政治模式,正在改变世界的面貌,给常常各自为政的法国政府部门带来了挑战,因此马克龙从今年年初就要求政府起草一份行动准则,统一各部门的口径,制定清晰明确的对华战略。

目前这份对华战略的具体细节还没有过多披露,据称其将由法国国防安全委员会专门负责,而该委员会由总理、外交、国防、内政和财经部长等组成,由总统任主席,被认为是专注国家利益的“缩小版部长理事会”。法国向来具有全球视野,也十分重视中国,双方更有着良好的政治、经济乃至战略合作,为何此时要制定新的对华战略呢?究竟是一时兴起,还是深谋远虑?恐怕我们先要看看马克龙的对华认知到底是怎样的。

首先,马克龙是从国际格局的高度来看待中国的。今年8月27日,马克龙在对法国驻外使节会议上明确提出 “西方霸权即将终结”。他认为,自18世纪以来,国际秩序长期建立在西方霸权基础上,而这一霸权源自启蒙运动启发的法国、工业革命引领的英国以及两次世界大战中崛起的美国,但该秩序正在逐步被颠覆。

在马克龙看来,这一方面是由于西方自己在重大危机中所犯的战略错误,尤其是美国政府(不仅是特朗普政府);另一方面则是来自新兴国家的挑战,而且这一挑战被长期低估。中国、俄罗斯在不同的领导方式下均取得了巨大成功,印度同样在崛起。作为真正的文明国家,这些新的国际力量在获得强大经济力量后,开始建立属于自己的政治逻辑和哲学,且其政治灵感超过今天的欧洲人。

正是这些变化深深撼动了西方霸权的地位,使国际秩序被重新洗牌。同时,马克龙还提出,世界将围绕美国和中国这“两极”进行重构。欧洲必须在这两个力量之间做出选择,如果继续装聋作哑,只会不断失去控制权。只有法国才能从欧洲战略和国际政治的高度去考虑欧洲的存亡问题,改变欧洲逐渐被“两极”吞噬的历史趋势。

从法国自身利益出发

其次,马克龙也是从自身利益的角度来看待对华关系。马克龙是一位非常具有理想信念的领导人,发誓要重振法国的大国地位,实现法兰西的伟大复兴。他上任以来,在国内力推改革,对外倡导欧洲一体化建设,并游走于大国之间,积极发挥沟通桥梁作用,但其中最重要的仍然是国内的改革。这是实现法国发展和复兴的根本所在。

而改革并非易事,他在密集推出各项举措的同时也使社会民众感到不适应,最终引发了“黄背心”运动,可谓“理想主义撞上了现实主义的墙”。马克龙深知,要想续推改革、重振经济离不开外部助力,这种助力一方面来自于欧洲,另一方面则来自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市场。2018年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27.5%,已经连续13年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而且根据IMF的最新预测,5年之后,也就是到2024年中国依然是全球经济增长最主要的贡献者。马克龙对此可谓心知肚明,这也是其对华政策最重要的着眼点。

而且马克龙的雄心并不止于此,法国要想彰显自身的大国作用,也同样离不开中国的支持。美国政府如今大行单边主义、保护主义之道,率性退群,对法国和欧洲珍视的多边主义体系嗤之以鼻,甚至不断挑战跨大西洋伙伴们的底线。11月5日,美国正式通知联合国,启动退出《巴黎协定》的程序,而后者正是马克龙最为看重和一直积极推动的。就此我们可以理解,为什么马克龙一方面在呼吁中国巩固市场开放的同时,又不断强调双方在气候变化上合作的重要性,并称其是“决定性”的。

欧洲也应步调统一?

由此可见,法国国内关于对华战略的讨论,最大的因素源自于中国的快速发展和重要性的不断上升,需要从不适应到适应,并思考如何同中国这个重要的伙伴打好交道。事实上,不止是法国如此。今年3月,欧盟推出了新的对华战略报告,在强调与中国在全球层面进一步深化合作的同时,将中国明确定义为“系统性竞争对手”。

在马克龙眼里,不仅法国政府各部门应该统一战略,在欧盟内部也应加强团结,才能保证对华政策的有效性。马克龙曾说过,保持法国的欧洲属性并在此基础上与中国、美国、俄罗斯保持接触,欧洲才会有出路。换言之,如果欧洲不团结,将无法有效应对来自这些大国的挑战。今年上半年马克龙邀请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欧委会主席容克与习主席会谈,此次来访又带着欧盟专员和德国部长,包括明年或将举行的“27+1”会议,都说明了这一点。因此,对马克龙而言,无论是法国还是欧洲,一个统一的对华战略确是现实的需要。

当然,对于法国和欧洲统一对华战略的趋势,我们也应理性看待。或许统一的政策框架会丧失一定的灵活性,但同时更能保证某种协调性和均衡性。在全球化时代的今天,竞争与合作从来都是一体两面,有时候竞争是不可避免的,关键在于如何保持合作互利共赢的同时,能够合理地管控分歧和摩擦。

法国是中国重要的合作伙伴,中法关系在很大程度上更引领着中欧关系,已经远超过双边范畴,而是上升到了战略层面。如何处理好中法乃至中欧之间的竞合关系,不仅对法国和欧洲是一个挑战,同时也是我们应该积极思考的问题。(作者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副所长、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