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佳山:“反英雄”形象是西方的一杆枪

过去我们在谈及好莱坞电影的主流叙事时,常常着眼于那些外表帅气、能力强大的“超人”形象。然而在好莱坞电影的英雄谱系中,还有另外一种过去被忽视了的文化形象——“反英雄”。从“阿拉伯之春”中佩戴电影《V字仇杀队》主角盖伊·福克斯面具的抗议者,到近期香港街头佩戴电影《小丑》主角“小丑”面具的暴徒,好莱坞电影中“反英雄”类型的意识形态功能,应当引起充分重视。

“反英雄”在美国是传统“伟光正”英雄的“B面”或“反面”,是资本主义社会从文化上应对经济、政治和社会危机的产物。盖伊·福克斯出现在虚构的被法西斯主义极端政党独裁的英国,小丑则诞生于后“大萧条”时代经济崩溃、社会动荡的美国虚构城市哥谭。这两个典型的“反英雄”形象,都是美国通俗文艺作品对资本主义危机的文艺回应。无论是动漫还是电影,通过“反英雄”人物代替警察等正常国家机器扮演“法外执法”者的角色,为危机中的社会情绪提供了宣泄出口。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老牌资本主义国家在20世纪已经过了多轮系统性危机,积累了丰富的危机处理经验,使“反英雄”能起到传统英雄所不能起到的文化疏导作用。“反英雄”作品和形象也在一轮又一轮的资本主义危机中反复出现,与资本主义社会形成了周期性的文化心理共振。

盖伊·福克斯和小丑都被塑造成敢于挑战传统,张扬公平正义的“反英雄”,但我们千万不要高估他们的革命性。盖伊·福克斯所反抗的法西斯独裁恰恰是资本主义社会自身的痼疾;而小丑则将反抗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群众集会污名化为无政府主义暴力。无论是《V字仇杀队》还是《小丑》,对资本主义本身的批判都是晦涩且十分有限的。正如同美国通过向全球滥发美元来转嫁自身经济危机一样,好莱坞电影则通过输出“反英雄”价值观来达到转嫁国内社会矛盾的目的。在当下,传播到世界其他地区的“反英雄”形象,已经成为美国国家软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平心而论,这也是美国国家文化体制机制成熟、老练的表现之一。

对于这类“反英雄”类型电影可能造成的负面影响,美国社会已是有所准备。《小丑》在好莱坞TCL中国剧院举行首映礼时,现场采用了严密的安保措施。而对于尚不具备应对各类危机丰富经验的其他国家而言,面对这种新的意识形态竞争模式,通过“围堵”的方式显然不是根本的应对之道。IP模式本身并没有原罪,同样可以为美国之外的国家所用。尤其对于我国而言,在丰富文艺作品中的各类英雄形象、类型同时,我们也应该充分认识到,“反英雄”也是英雄谱系的一种,只有完善我国文化产业的内部结构,提升文化工业的集成、加工能力,才是应对“反英雄”负面效应挑战的正确路径。(作者是中国艺术研究院副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