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成昊:美国紧逼加剧盟友脱钩倾向

第51次韩美年度安保会议15日在首尔举行,增收美国对韩国的军事“保护费”成为重要议题之一。美方要求韩国每年支付高达50亿美元的驻军费用,是当前数额的5倍之多。

韩国不是美国针对的唯一盟友。特朗普政府对日本以及北约盟友均提出过承担更多军费的要求,有关磋商也将在明年陆续推进。由于美日《防卫费分担特别协定》将在2021年失效,美韩军费分担问题将直接影响美日分摊军费谈判。

军费分摊问题是美国政府在“美国优先”理念指导下对盟友政策的重要缩影,折射特朗普政府在“美国优先”主导下的对外政策思想与维持盟友体系的必要性之间若隐若现的矛盾。二战后,欧洲和亚洲百废待兴,美国的盟友面临外部安全挑战和内部重建任务而急需支援,美国为了建立并巩固以自身为核心的国际秩序与机制,也需要强大的盟友体系作为支撑。在这一战略默契和共识下,尽管存在这样那样的分歧,美国和盟友大体上能从这样一种同盟体系中互利双赢。

然而,特朗普政府对世界以及美国在其中角色的看法相比以往发生调整,认为“以实力求和平”才是应对当前国际变局挑战的正确方式,也因此改变了美国对盟友的认知和定位。在此基础上,特朗普政府认为维护美国的安全和繁荣应不受国际制度约束。这种强调本国利益的“内向式”外交,迎合了其支持者对传统政治精英自由主义外交政策的不信任,标志着当前美国政府不再把捍卫其国际秩序核心地位视作长远战略目标。

因此,特朗普政府认为美国过去因追求国际秩序稳定与盟友发展的关系是“不对称”和“不公平”的,美国在保障盟友安全的同时,盟友应在经济上加倍付出,甚至盟友应在地区和全球战略上进一步向美国靠拢、迎合美国对外战略调整,而不应拥有随心所欲的战略自由度。

这一点在美国对欧洲盟友的态度上可见一斑。美国为追求一己私利,不考虑欧洲的真实困难与需求,对欧洲采取了双重“分而治之”的战术。

第一重“分而治之”是在议题选择上。美国在部分价值观层面不断强调与欧洲的共性,企图通过思想理念凝聚盟友力量。当前所谓“意识形态冲突论”“文明冲突论”在美国国内沉渣泛起,美国对外则扬言联合价值观一致的欧洲国家对抗“修正主义”国家。然而,在涉及气候变化、伊朗核协议、自由贸易等议题上,美欧之间的认识南辕北辙,特朗普政府所强调的“美国优先”与欧洲所提倡的“多边主义”理念矛盾重重。

第二重“分而治之”是在地缘选择上。由于英国很可能离开欧盟,法、德等“旧欧洲”国家与美国的外交理念和政策分歧较大,美国意图绕过传统欧洲强国,在中东欧物色欧盟中新的战略支点。

过去,出于遏制对手、维持主导国际秩序的目标,美国在一定程度上会真切关心盟友事务、扶植盟友发展、保证盟友安全、确保盟友内部政治不滑入左或右任何一端的极端主义。为此,美国不要求在每一场经济竞争、每一项贸易协定中都要胜出,而通过经济上的让利来保持与盟友的关系。无论是欧洲还是亚洲盟友也一度认可美国的领导是其得以安心发展的基本条件。

然而,如今的美国正在国际秩序、盟友义务中全面后撤,在看似追求“公平关系”的表象下隐藏着对自身实力的深度不安与怀疑。美国滥用盟友体系中的主导地位向盟友施压,只会进一步激发盟友担心遭到抛弃的恐慌以及追求战略自主的渴望,从而推动盟友与美国渐进脱钩的进程。(作者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学者)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