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隆:美国在中东进一步“人设坍塌”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18日宣布,美国不再认为以色列在约旦河西岸建立的定居点违反国际法。这个决定无疑具有颠覆性,意味着美国改变了40多年来在此问题上的政策。定居点关乎巴勒斯坦领土,一直被巴方视为巴以和谈不可或缺的议题,因此也是事关以“土地换和平”解决巴以冲突的根本性问题。美国冒天下之大不韪,在此重大原则性问题上逾越红线,标志着美国已与“两国方案”渐行渐远,也在背离国际法和国际道义的路上越走越远,这将使其丧失“中东和平调解人”的资格。因此,除以色列表示欢迎,这个决定遭到国际社会几乎一致的反对。

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后,以色列开始在被占领的约旦河西岸和东耶路撒冷修建定居点。约旦河西岸的犹太定居点已存在40多年,数量已达120多个,居民达40多万人。另有20多万以色列人生活在东耶路撒冷。以色列大规模建设定居点,一是为了安置来自世界各地的犹太移民,更重要的是以此造成既成事实,使其对巴领土的占领长期化、合法化。

但事实存在是一回事,法理和道义是另一回事。虽然以色列国内一直有人要求将定居点纳入以色列领土,但根据国际法以及以色列国内法,定居点不属于以色列领土。联合国多个决议反对以色列修建定居点,认为定居点属于巴勒斯坦被占领土。因此,违反国际法和国际社会共识的所谓“事实存在”,无论规模多大、历史多长,仍然属于“违建”,没有人能改变犹太定居点“违建”的性质。

蓬佩奥在声明中说“国际法并没有促进和平”,“在国际法问题上,关于谁对谁错的争论不会带来和平。”这番国际法“无用论”的表态看似务实,实质是以牺牲巴勒斯坦人建国权和国际道义为代价,企图把不公正、不公平的现状合法化。

其实,美国在定居点问题上也有一贯的明确立场。1978年,美国政府通过一份法律意见书——“汉塞尔备忘录”。该文件认为,以色列在巴勒斯坦土地上建立定居点违反国际法。此后,美国一直秉承该文件精神,反对以色列修建定居点。特朗普政府承认定居点合法化,不仅违反国际法,同时也是对美国长期政策的颠覆,意味着美国抛弃了对国际法和联合国有关决议最后一点尊重。

特朗普政府上台后,采取“双反一保”为核心的中东政策,即反伊朗、反恐,确保以色列利益。美国企图用“拉一个,打一个”的手法,巩固盟友关系,目的是减少在中东的投入,扮演离岸平衡手的角色。在这一政策指引下,美国利用日拱一卒的方式,一步步蚕食美国历任政府都秉承的“两国方案”有关原则。美国将驻以色列使馆迁至耶路撒冷,关闭巴解组织驻美办事处,停止向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提供援助,停止美国国际开发署驻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特派团行动等,现在又要承认定居点的合法性。特朗普政府不是没有解决巴勒斯坦问题的方案,酝酿已久的“世纪交易”之所以不敢拿出来示众,就是因为这个方案有失公允,将遭到大多数国家的反对。

根据麦纳麦研讨会透露的信号,“世纪交易”的主要内容是给巴勒斯坦人施以小恩小惠,代价是巴勒斯坦建国标准的大幅缩水。这个方案貌似旨在改善巴勒斯坦民生,实质是偷梁换柱,巴以问题的实质是以色列占领巴勒斯坦领土,这是一个政治问题。虽然巴勒斯坦需要发展经济,改善民生,但绝不意味着巴勒斯坦问题可以被偷换为经济问题和治理问题。如果美国使定居点合法,推出所谓的“世纪交易”,就是颠覆“土地换和平”原则,推翻国际社会有关巴勒斯坦问题的所有共识,这将剥夺巴勒斯坦的建国权,使以色列占领合法化。那样的话,巴以和谈将无从谈起。

定居点问题具有高度敏感性,巴勒斯坦人将其视为插在巴领土上的楔子。承认定居点合法性,就是承认以色列对巴勒斯坦领土的占领合法。因此,这个危险举动埋葬的是“两国方案”,陪葬的是美国的信誉。美国在过去数十年里打造的“中东和平调解人的人设将进一步坍塌,还将鼓动反美主义和暴力极端主义。这决定了美国这样做注定得不偿失。(作者是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海湾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