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暴力在世界快闪,西式体制首当其冲

香港激进示威者星期天不顾禁令强行举行示威,一些暴徒乘机发动各种破坏活动,导致严重损失,然而这一次香港的暴力示威只是这个周末全世界至少三起严重暴乱活动的其中一起。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的示威者在巴塞罗那以及智利示威者在圣地亚哥都上演了与香港在形式上类似的暴力攻击活动。

这个世界已经很久没有在三个以上的大城市几乎同时发生严重暴乱活动了,因而这是十分罕见的一幕。值得指出的是,香港的极端势力在这当中扮演了突出的负面角色。加泰罗尼亚的示威者们明确喊出学习香港暴力示威技术、把加泰罗尼亚变成“第二个香港”的口号。在圣地亚哥,一些示威者用帽子、口罩等遮脸,一如香港的蒙面暴徒。

伦敦等地的激进环保主义者上周也模仿香港示威者破坏交通的手法采取了行动,香港示威者在以一种意外的方式向世界输出破坏性。

美国和西方的一些政治和舆论精英原本高调为香港暴力化的示威活动叫好,但暴力出人意料地“快闪”到欧洲和美洲,并且有可能向西方的中心蔓延,这让他们猝不及防,阵脚有点混乱。西方一直集体公开支持西班牙政府打击加泰罗尼亚分离主义运动,但现在加泰罗尼亚的示威者“学习香港”,西方对待香港和加泰罗尼亚的不同态度就成了一种讽刺,缺乏道义说服力。

西方在为他们支持香港的暴乱而付出代价,世界其他地区迅速点燃的暴乱预示了西方无法把控的政治风险。香港首先是法治完备的发达城市,而且它与中国内地之间是“一国两制”的关系。西方支持香港的暴力只会对中国造成一时之扰,但它打乱了西方和采用西式体制社会里对暴力的基本态度,反而对西式体制构成长期威胁。

当香港暴徒用“快闪”的方式对付那里警察的时候,暴力也前所未有地在世界施行西式制度的城市里“快闪”起来,这不以西方政治和舆论精英的意志为转移。

全世界应当对挑战法治的暴力活动采取一个标准一个态度,那就是坚决反对。各国的利益很难统一,价值分裂也很明显,而法律体系虽有不同,但却是建立脆弱的世界体系可以依赖的主要基础之一。美西方的精英出于地缘政治目的而支持摧毁香港这种城市的法治,其最终影响决非他们能够把控得了的。他们实现不了“精确打击”,制造的只能是断裂,引发范围广大的混乱。

我这里不应有暴乱,但你那里的暴乱却是正义的,这样的双重标准正在发生实际的全球性危害,因而这种双标的放肆使用终将受到现实反弹的制约。

香港暴徒成了这一轮全球暴力潮的催化剂,他们应当从全球的最新事态中回望自己,重新审视自己暴力活动的性质。随着暴力示威在世界上的蔓延,香港激进示威者从西方世界受到的赞许必将减少,那些对抗香港法治的暴徒将在国际社会逐渐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